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陪睡养成计划(all路——索路)

故事背景:阿拉巴斯坦篇刚结束,罗宾加入草帽海贼团没几天。

 一、 

索隆觉得呼吸越来越不畅快,好像两只手指同时插入鼻孔,而且身上如同鬼附身似的,沉甸甸的。索隆甩了甩头,可是“手指”还是堵在鼻孔,胸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晃动,他抬起手想把胸前那东西弄走,却意外的摸到了软软的有弹性的小腿。

“路飞!”索隆猛地坐起,鼻子里的异物掉了下来,可鼻腔里被臭味肆虐着。

“好臭。”眼睛适应了黑暗后,索隆发现路飞的脚在他裸露的小腹上晃了几下。原来是路飞的脚趾啊,乌索普抱怨路飞掉床的事情看来是真的,怪不得一直总吵着要和我换床,这种吊床真是麻烦呀!左右晃悠不说,掉床竟然可以直接掉到下铺的床上,什么时候可以换成和娜美那样的床就好了。这样腹诽着,索隆爬起来想叫醒路飞回到自己的床上。

透过船窗的一道斜斜的月光打在路飞脸上,白日里喧闹不停的路飞就这样静静的躺在自己床上,嘴角弯弯的,像是做了吃肉的美梦,那种说不出的安详美好让索隆突然不想叫醒路飞,就这样让他安心睡在自己床上就好。“真拿你没办法呐!”嘴角不自觉的扬起,索隆并排躺在了路飞身侧,无奈吊床太小,只能侧身躺着,可是这样手就没地方放了。“哎,只能这样了。”说着,索隆把路飞的头抱起放在了自己的左臂上,把自己的右臂搭在路飞的身上,一脸满足的继续会周公。

“额······我说,索隆你醒醒,你掉床压住我了。”软糯的声音传到耳里,索隆一个机灵,双手撑起,睁眼时已发现路飞在自己身下躺着,面露无奈,好像在说:“都那么大的人了,还掉床压到我。”

“哈哈哈哈······”周围的笑声越来越大。

“你们俩可真能睡呀!都掉下床都没反应。”娜美无奈的朝地上两人组瞟了一眼,摇了摇头,“山治君,早饭好了没?”“马上就好,娜美桑,在稍等一会,充满爱意的早点就会呈现在美丽的你的眼前!”厨房里那只色厨子又犯花痴了。

“我说,索隆,多亏你给我换床了,你那种一旦睡着就雷打不动的最适合睡在路飞下面啦!不过,你们竟然都掉床······嘻嘻······哈哈哈哈”乌索普笑的眼角晶莹,捂着肚子玩着身体不住的在地上打转,“这·······这······倒是······我······没想到的!”

“索隆,这样可不行哦,怎么可以掉床呢,我从来都不会掉床的。”乔巴一本正经的看着索隆,完全一副大人教导小孩子的嘴脸。一旁的罗宾,眼角弯弯,“剑士先生,船长可是要去卫生间了哦~”

索隆像被烫到的猫一样跳了起来,脸上红一块青一块,“呐。我说,你们不要妄下断言,不是我掉床,是路飞掉到我床上,然后又掉下去,我只是受到波及而已!”

“骗人,一定是你掉床,索隆不诚实。”看着路飞半耷的眼皮四处飘离的眼神和不自觉撅向一旁的小嘴,索隆心里叹气,算了,不和你计较。

“罗宾酱,早饭已经做好了,这是我特地为优雅的你准备了特别的充满爱的咖啡,请用!”白痴厨子龙卷风似的飞到罗宾面前,整个人都变成了桃心,可是餐盘里的咖啡一点没有洒出。

“早饭!早饭!早饭!我要吃早饭!”路飞嗖得冲出男生卧室,索隆无奈的看着路飞的残影,摇了摇头,捡起了地上的衣服。

“剑士先生很宠爱船长先生呢。”罗宾满眼是笑,可这笑让索隆有点不明所以。

“你这个绿藻头,怎么可以在罗宾酱面前裸露!听乌索普说,你还掉床,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色厨子,关你什么事!都说了不是我掉床!”

“嗯?除了你这个白痴剑士,还有谁会掉床?”

“啊!你说什么!”

······男生卧室的争吵打斗仍在继续着。

“剑士先生和厨师先生还是和以前一样很精神呢!”喝着咖啡,罗宾满脸笑意的走进了餐厅。

二、

修炼时索隆一直想着一件事情,今晚路飞是不是还会掉床,要是掉床一定要叫醒他回到自己床上。可是转念想到路飞沉睡时如此可爱安静,如果就这样被打断难免有些不忍,但是路飞对待床就像对待梅里号船头的特等席一样,不准别人侵犯,也不和别人换床,所以乌索普才无奈要和我换床。那家伙,到底该怎么办呢?

“索隆是个白痴!刚才数到2673,下一个竟然数成了2653,难以置信。”路飞躺在甲板上,一手扣着鼻孔,一手枕在头下,翘着二郎腿,两眼斜瞟着举哑铃的索隆。

还不是因为你!索隆心里念叨着。怎么办,该怎么说呢?

“路飞,你怎么不去和乌索普、乔巴他们一起玩了?”话到嘴边却又变了样,索隆心里暗骂,算了,掉床就掉床吧!

“乔巴在研究新药,乌索普把自己关在乌索普工厂里,说闲人勿进,不知道搞什么,娜美在画航海图,山治在研究食谱,罗宾在看书,没人和我玩了。”眼角下耷着,路飞显然有些寂寞。

索隆把哑铃放了下来,擦了擦身上的汗水。“你要陪我玩了!”路飞突然趴了起来,两只眼睛里冒着星星,一脸期待地看着索隆。

心里软软酥酥麻麻,索隆最不擅长应对船长的这幅表情了。“真是的!你要玩什么,先说一下,把筷子插进鼻孔这种白痴的游戏我是不会做的。”

路飞跳了起来,扑到索隆背上,“索隆真好!那陪我钓鱼吧!”

夜深了,海风凉意更浓,守夜的索隆抖了抖身子,最终还是决定回房间拿条被子暖身。借着月光,索隆走到自己床边,却发现路飞四仰八叉的躺在自己床上,嘴角隐有水痕,被子掉在了地上。“这家伙!真是难看的睡相啊。”不自觉的笑着,索隆捡起了被子给路飞盖好,自己则拿了路飞床上的被子回到了望台。看着深黑广渺的大海,索隆打了个哈欠,很快睡觉了。

“索隆!吃饭啰!”清脆的声音从甲板上传来,索隆揉了揉睡眼,看到了甲板上的一抹红光,“这家伙可真有精神!”

刚走到厨房,索隆就听到乌索普的碎碎念,“我说路飞,你又掉到索隆床上了,你干脆和索隆换一下床,省得以后······”“不要!那是我的特等床!”虽然嘴里含着肉,但是路飞的声音却不含糊。

哎,索隆摇了摇头走进厨房,“路飞不换床就算了,反正我也不会被吵醒。”

“索隆,你也太宠路飞了。”乌索普无语。

“剑士先生和船长先生关系可真好呢!”品着咖啡,罗宾笑嘻嘻地说着。

索隆脚下一滞,低着头拉开椅子坐到路飞旁边。

“嘻嘻,谢啦!索隆!”两只眼睛完成半月,腮上鼓鼓的,左眼下面的疤痕都闪着可爱的气息,蠢萌版的路飞突然贴到自己面前,索隆愣住了,幸而路飞只是贴近了一下就迅速转过脸,不然索隆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三、

接下来几天,路飞都没有掉床,索隆倒有些不自在了。因为想着路飞可能会掉到自己床上,所以晚上一直警戒着,随时接住那个软小的身体。可是那家伙整条腿都掉到床外了还是稳稳地呆在自己床上!只能白天补觉了,索隆心里叹道,抱着刀靠在小花园背阴处打了个哈欠。

若有若无的花香飘荡着,带着紫色牛仔帽的罗宾款款走到索隆身边,一手压低帽檐,“剑士先生这几天格外的疲倦呐,难道是船长先生又掉到你床上了?”

“切,才没有。”索隆眼皮半睁,嘴角瞥到一边。

“我想也是,我告诉路飞把四肢张开睡就不容易掉床了,路飞那么聪明一定不会再掉床了。”索隆的睡意瞬间消除,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满脸笑容的女人,心里暗骂真是多管闲事。

“那剑士先生又是因为什么睡眠不足的呢?”

“我说你啊,只是路飞准许你加入海贼团,我可没有认同你,不要太自以为是。”声音里有了些愤怒与戒备。

“那真是不好意思啊,剑士先生。”罗宾笑意未消,“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对路飞那么忠心,作为暗杀背叛者的我很难理解这种情感呐。”说罢,罗宾转身走在楼梯。

“哎!”索隆直起了上身,“如果你不背叛总会明白的。”

罗宾停下来脚步,转身看着索隆,“你这么说,我到有点明白了。路飞强大、自信、乐观,有着自己的信念和处事方式,是个很有趣的人,我很喜欢他呐!呵呵~~”

花香远去,索隆呆坐着,那句“我很喜欢他呐!”一直缠在耳边。

晚饭时,索隆一直心不在焉,不自然的关注着路飞与罗宾的互动。

“啊!路飞别抢我的肉!”每顿饭的必演节目开始了,乌索普看着已经进入路飞嘴里的肉只能叹气。

“路飞,可以吃我的肉哦~~~给。”坐在路飞身边的罗宾用筷子夹起一块肉送到路飞嘴边。

“嗯,好好吃,谢谢罗宾!”腮帮子鼓鼓的,路飞满脸幸福。

“喂,路飞,不准吃罗宾的晚饭,那可是我专门为女士做的既养颜又能保持身材的特殊料理!呐,罗宾酱,好吃吗?”臭厨子的眼里冒着火。

“呵呵,厨师先生辛苦了,真的很好吃,所以想让船长尝试一下。”

喂喂,罗宾那家伙什么时候坐到路飞身边的!至于这样用肉讨好路飞吗!臭厨子能不能直接把肉拿走!“啪!”索隆低头看到了手中断掉的叉子。

“我说索隆你吃个饭至于用那么大的力气吗?叉子都是需要钱买的!”娜美的魔音喊醒了闺怨状态下的索隆。“知道了,抱歉。”

索隆起身刚走开座位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看着自己餐盘里基本没动的肉,“路飞,我的肉都给你吃了,记得要吃干净!”说完连路飞感谢的话都没有听,逃一般的爬到瞭望台,开始了守夜生活。

娜美说快要进入下一个岛了,估计是夏岛,守夜时要注意雷雨天气。腥咸的海风带着夕阳的余热,让索隆的思绪更加烦躁,自己最近怎么了,那么在意路飞,虽然以前也很在意,但是今天和罗宾谈过话后发现自己更加在意了。路飞要是自己的所有物就好了,其他人不准碰路飞、不准给路飞喂饭、不准和路飞一起洗澡,不准······我到底怎么了!索隆揉着绿藻般的头发,无意间瞟到了海贼旗,对了!我是海贼,想要的东西抢过来就行!

清晨的海风带着凉意,索隆哈欠连连回到男生卧室,刚趴在床上就听到乌索普那小子神秘兮兮地对乔巴说着,“路飞昨天又掉到索隆床上了,而且······”

切,怎么不是昨天晚上掉床,不过这家伙以后也会继续掉床吧!嘴角翘起,脸上越加柔和,索隆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四、

今夜是臭厨子守夜,乌索普和路飞那两个已经进入梦乡。索隆盯着头顶的掉床,看着路飞的一条腿、两条腿、一个胳膊、然后是真个身体慢慢掉下来,敞开双臂接住路飞。“吱呀——吱呀——”吊床像是承受不住重量在叫喧着。把路飞纳入怀中,索隆看着路飞的睡颜得意的笑了。

另一边,山治在瞭望台上抽着烟想着食谱,突然灵感大发,迫不及待的想动手尝试新的制作方法,无奈娜美桑说过守夜的时候不能擅自离开,只能等到天边出现鱼肚白才下了瞭望台。先换身衣服吧!这样想着,山治打开男生宿舍的门,走过索隆的床边时突然愣住。只见在仰躺的索隆身上趴着一只路飞,索隆一手揽住路飞纤细的腰,一手握着路飞的手。山治深呼了一口气,幸好他们都有穿着一条裤衩,路飞身上也没有奇怪的痕迹,绿藻头那家伙终于明白了啊,真拿他们俩没办法呀!

接下来几天,草帽海贼团的每一个人对每天早上起来看到自家船长睡在剑士身上都见怪不怪了。倒是当事人还是没点自觉。路飞在掉到索隆床上的第十个晚上曾经醒来过,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手臂,茫然道:“索隆,我怎么睡在你身上?”结果被索隆按住,“白痴,这不是当然的嘛!继续睡吧!”然后脑袋大条的船长就:“嗯。”的一声继续趴在索隆身上。路飞掉到索隆床上的第二十个晚上曾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看到的是有着一条长疤的结实的胸膛,自言自语道:“是索隆啊!”然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评论
热度(25)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