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

原作10年后设定。

(一)、订婚

 

“遥,总觉得凛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呢。”真琴的眼里有些落寞。

电视机里播放着凛主演的电视剧,男主角是个不可一世的富家公子,和凛一点都不像。遥将视线从电视上转移到快融化的冰棒上,看着绿色的水珠一滴一滴地落在地板上,怔楞的脸上不辨喜怒。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你的所有消息都是别人告知的。看着屏幕上的你演绎着喜怒哀乐,总觉得那么亲切却又遥不可及。

七月的东京真热啊,遥觉得离开浴缸的这段时间似乎喘不过气来。

 

真琴在佐野小学当老师。少子化的原因,佐野小学一个年级就只有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只有十几个人,真琴的工作还算轻松,隔三差五来遥家串门。真琴这次串门不是平时的即兴而起,而是为了确认遥是否收到宗介和江订婚的消息。

虽说江群发了邮件告诉他们自己要订婚的消息,可是平时不用手机的遥说不准到现在还不知道江的喜事。

真琴在前门叫了几声“遥”,没人搭理后,就从后门进去直奔浴室。遥果然还在浴缸里。

“遥。”习惯的伸出手,拉起在浴缸里穿着泳裤的遥,真琴无奈的笑了,这场景重复几千遍了。

“遥,你收到江的邮件了吧?”

擦着头发的遥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什么邮件?”真琴想起了以前游泳的时候,凛经常说的话,“你那冰冷的语气,我会让他热起来的。”或许只有凛才能让遥的表情、情绪更丰富吧。

“是江要和宗介订婚的邮件哦。”没有注意到遥惊愕的表情,真琴继续说下去,“高中的时候,江就很崇拜宗介了吧,不对,他们更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呢,凛、江、宗介是青梅竹马呢,这次他们可是亲上加亲。宗介和凛比赛的时候,江一直陪伴在旁边呢,还以为江是个兄控,没想到原来是钟情宗介。对啦,凛主演的电视剧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一起看吧!”

真琴之后说的什么遥已经忘了,他机器般穿好衣服,坐到电视机前,慢慢消化着江要和宗介订婚的新闻,江和宗介订婚的话,凛呢?十年前自己的离开后,凛和宗介到底发生了什么?

电视剧里凛扮演的富家公子遇到女主角后逐渐转变了性格,从不近人情变得会笨拙地体贴他人,虽然言语上还是逞着强。这转变让遥想起了高二那年,凛刚从澳大利亚回来后暴戾的性格,在和自己解开心结后,恢复了小学时候的阳光爽朗。

从来没有自信地认为自己是女主角,所以才选择了离开。

伸出手想去触碰屏幕里面的人,却发现触感冰凉,不得不承认凛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事实。既然他已放开,这一次,可不可以试着自己当一次女主角?

 

“嗯,越来越远了。”像是在确认什么,遥把剩下的冰棒塞进嘴里。真琴有些惊讶遥的反应,本以为他会说,“无所谓”、“没感觉”之类的话,原来凛离开后,遥也会寂寞。不,遥肯定会寂寞,游竞泳,是因为凛在隔壁的泳道啊。凛对遥的影响很大呢。

 

“遥酱,真琴酱,我和怜来咯!”一向大大咧咧活蹦乱跳的渚小心翼翼地拎着纸箱子走进了客厅。遥有些诧异,怎么今天大家像约好似的都来了。

“遥前辈,真琴前辈,渚说想给你们惊喜,所以没有提前打招呼,抱歉了。”怜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啦,反正周末,我和遥都不用上班。倒是渚,拎的什么东西呀?那么小心。”真琴还是那么体贴。

“真琴酱是不是来通知遥酱,江酱和宗介酱订婚的事情?”

“是啊。”

“我就知道遥酱肯定收到邮件也不会翻看,呐,我猜到真琴酱肯定会来遥酱家里告诉遥酱,我正好也有东西想让大家一起尝尝,所以今天来了,没想到我的预感那么准,遥酱和真琴酱都在。怜酱,我是不是很厉害。”渚说得洋洋得意,眼神里眉飞色舞。怜笑着看渚,眼神里半是宠溺半是无奈。

“哈哈,不愧是渚。”真琴忍不住笑了。

“江酱和宗介酱的订婚仪式是在下周六晚上,我想送给江酱一个礼物,就是这个——”渚打开纸箱子,里面是一个造型很可爱的粉色蛋糕,“当当当当!这是我和怜酱新研发的蛋糕,特地为江酱订婚准备的,希望大家可以试尝一下,提提建议,我和怜回去再改善一下配方。”

“下周六晚上?”遥瞪大了眼睛。

“对呀,真琴没有告诉你吗?”

“啊,我忘记了。刚才只顾着回忆江和宗介以前的事情,又看了凛主演的电视剧,把那事完全忘记了。不过周六那天我会记得叫遥一起去的。”真琴朝遥笑了笑,“呐,遥?”

没等遥回答,渚又抢过话头,“嘿,说实话,收到邮件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江酱和宗介酱在一起给人的感觉是像是江酱和凛酱在一起,完全是兄妹。御子柴兄弟俩都很喜欢江酱的,我还以为江酱会选择御子柴兄弟中的一个呢。”

“我也这么以为,可能江真的喜欢宗介前辈,毕竟江一直陪着凛前辈和宗介前辈参加比赛,近水楼台加上日久生情。”怜推了推眼镜。

“嗨,这样吗······”渚充满质疑的语气让真琴笑了起来。

“渚和怜难道不是近水楼台加上日久生情嘛。”听到真琴的打趣,怜耳根红了起来,不自然地将脸撇到一边。

“哈哈,也是呐!怜酱不要害羞啦!对啦,江酱的订婚仪式,凛肯定会来吧,话说我们几个都好几年没有聚在一起了。”渚把蛋糕切成了两半。

“是啊,自从凛退役后进了娱乐圈,我们就没什么联系了。这么说来,从凛进入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那时候起,我们几个就不怎么聚会了。”真琴帮渚将吃不了的一半放进冰箱。

“凛前辈一直都很忙呐,不过遥前辈应该和凛前辈的联系很多吧?”怜把渚分好的蛋糕递给遥。

“凛吗,过年的时候会发祝福邮件。”遥接过怜递来的蛋糕,犹豫着从哪里下嘴。

“嗨,我还以为你们每天都会互通邮件呢!遥酱好冷淡!”渚嘴里塞满了奶油。

“我提议趁这次订婚仪式,我们几个聚聚吧!正好赶上下周末的夏祭,我们可以穿着和服看夏日焰火,结束后可以喝酒、唱K,来个不醉不休,你们说怎么样?”怜的语气里透着喜悦,自从和凛和解,他和凛的关系日渐亲密,发现凛是个善良温柔努力的人。凛前辈虽然不爱表达,但总会用行动表示关心。怜想,凛前辈肯定也很想念大家,只是俗事缠身。

“怜酱,好主意!遥酱,快点打电话给凛酱,告诉他我们的计划!”渚一脸期待的望着遥。

“为什么是我?”遥终于找到了吃蛋糕的切入点。

“总感觉,遥酱说的话,凛酱一定会同意!是吧,真琴酱!”渚朝真琴眨了眨眼睛。

“呵,呵,渚说的是呢!”真琴有些无奈。

渚找到被扔在鞋柜上遥的手机,拨通了凛的电话。“呐,呐,电话拨通了,给你。”

遥无奈放下手中的餐碟,拿起手机,听到“嘟,嘟”的声音,心脏忽然快了起来,身体抗拒着接通,可是电话那边很快传来了凛的声音。

“遥?”

电话那边传来是久违的凛的声音,带着一丝疑问,和十年前带着稚嫩的腔调不同,是完全成熟的充满男性魅力的声音。突然想起前段时间某个娱乐杂志上面刊登了一个调查,最喜欢哪个男明星的声音,凛排在第一,力压很多人气声优。喜欢凛的声音的理由很多,低沉的性感、邻家哥哥的阳光温暖、华丽的帅气······凛的声音自己再熟悉不过,可是现在却觉得陌生,充满疏离感,毕竟一起夜聊的日子已是很久的记忆了。

压住心里的种种不适,但声音的起伏出卖了淡定的表情,“凛,江和宗介订婚仪式你会参加吧?”

“会啊!怎么?”

“怜提议我们几个聚聚,下周末,也就是江和宗介订婚仪式的第二天是夏日祭典,我们一起去玩,夏祭结束后,喝酒、唱K。你有时间吗?”

“额,你等等,我问问爱有没有通告,别挂断——爱,下周末有没有通告?”凛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剧本,一手拿着电话,湿漉漉的头发不时滴着水滴,蓝色背心上已阴湿一片。看着凛搭在肩上没有使用过的毛巾,似鸟爱一郎又开始头疼了,最近几个剧都在加紧拍摄,凛也忙得顾及不到擦干头发这种小事。

“凛前辈,都说过要擦干头发再工作了,哎,我来帮你擦吧。”

“抱歉,刚才突然想起有段剧情需要再揣摩一下,别老说擦头发的事情了,快说下周末有没有空闲时间?”

“下周末有个广告要拍,是在下午4点,大约两个小时,怎么了?”

“那拍完广告后,我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话是这么说,凛前辈现在可不能随意活动,万一又被狗仔队抓拍,传出什么绯闻很麻烦的!”

“嘛,嘛,去和遥他们一起玩,不会有事的。喂,遥在听吗?我下周末晚上有时间,周六的时候我们再约具体时间吧!”

在渚的要求下,遥把通话外放了。听到凛和爱的互动,真琴有些惊讶,以前胆小但一直担心凛的爱,现在充满自信,那架势都快成凛的老婆了。

“爱酱好幸福,每天和凛一起,简直是全国的女性粉丝的头号敌人!”渚对着手机大声调侃道。“凛酱,那么久没有见,有没有想我们啊?”

“什么嘛,渚也在呀,这么说,真琴、怜都在喽。”

“凛,好久不见!”

“凛前辈现在变得很帅气!”

“你们啊,一点没有变啊!哈哈。”因为日程很赶的缘故,一直紧绷着神经的凛听到他们四个人的声音后放松了下来,想起了高中时期的种种。“我们五个确实好久没有见到了,抱歉呐,都是因为我太忙,真希望能有个假期和你们一起去箱根泡温泉啊。”

“温泉,好呀,好呀,那我们10月底一起去,像修学旅行一样!”渚开心地抱住怜的胳膊。

“10月底啊,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呢。”凛有些头疼,虽说奥运冠军的名号让自己迅速红了起来,但是不想被评论家说成没实力、完全靠脸蛋身材和粉丝支持才走到这一步。所以自己才那么拼命,希望能得到认可,现在一切以工作为先,10月底有没有时间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

“哎,不要嘛!凛酱我们好不容易才能聚在一起,一定要抽时间一起玩几天!”

“是啊,凛前辈。”怜跟着附和。

“凛,你工作那么忙,也该休息休息啦!”真琴说。

“凛。”遥不知道该怎么说。内心期待着和凛的相遇,但都隐隐抗拒着,怕改变,难道改变的还不够多吗?

“真是的,到时候会抽出时间的,放心吧!”虽说答应了,凛还是很烦恼,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事情。

“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哦!”渚伸出小拇指做出拉钩的动作,“凛酱我们拉钩,不许变哦!”

“好啦,好啦,不会的。我还要看剧本,周六订婚的时候再见吧!”看着欲言又止的爱,凛知道又有事情要忙了,挂了电话。

“凛前辈真的很忙呢,刚才就和爱再谈为了工作忘记擦头发的事情,爱这个经纪人当人可真负责,饮食起居什么都过问,也难怪那么忙的凛虽然几次节目采访看起来很疲倦,但是身体却没出什么大问题。”

“是啊,爱酱很会照顾人呢。”

 

真琴他们走后,遥回到浴缸,沉在水里,如果永远不要出来多好,不用面对外界,不用面对自己波澜再起的内心。


评论(2)
热度(35)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