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三)

(三)、单身聚会

 

左岸酒吧,凛和宗介高中毕业后经常在这里消遣。10点,是店里最热闹的时候,连包厢里似乎也被大堂喧杂的歌舞传染地有些躁动暧昧。   

宗介在202包厢里等着凛,看着手表上的分针、秒针同时走向12,包厢的门被推开了。凛带着墨镜、鸭舌帽遮住脸和红发,褐色七分裤,红黑条T恤,看起来休闲时尚。

“凛,还是那么准时啊!”宗介指着手表调侃道。

“从小养成的好习惯,不准嘲笑。咦,就我们俩?”凛将墨镜和帽子摘了下来,露出酒红色的头发。

“是啊,这次只和你一起喝酒,怎么不乐意?”

“哪有,国家队金牌教练的邀约,小演员松冈凛真是受宠若惊。”

“少贫了。今晚能喝吗?”宗介小心问道。

“明天你和江订婚,我请了一天假,安啦!我好久没有和你一起好好喝酒了。”凛用小腿蹭起了宗介的膝盖。每当凛对宗介有点小意见,总会做这种小动作,宗介很享受凛的这个小习惯,总感觉很像是小猫蹭主人求投食、求抱抱的撒娇,亲昵的可爱。

看到桌子上有几瓶威士忌和伏特加,凛各倒一杯,将盛有威士忌的酒杯递给宗介,“宗介你总是喝威士忌,不换个口味?”

“说我换口味,你自己不也是只喜欢伏特加。我刚进202,三井就吩咐服务员送来了酒,都不需要的点了。”宗介笑着看凛,凛笑起来露出白白的鲨鱼牙,如果和凛舌吻,肯定会受伤吧,致命的诱惑啊。

“三井可真会做生意,听说已经将左岸的分店开到北海道了。”凛小呷一口酒,敞开双臂仰躺沙发上,闭起眼睛,“当明星后,经常有酒会,可不是每次都能喝到自己喜欢的酒。宗介,你还记得我吗第一次喝酒的事情吗?”

“当然记得,你酒量不行,喝得还又快又急,很快就醉了,倒是酒品还好,不闹事,呆呆的像是发烧了。我把你抱到我宿舍,你躺在我床上休息两天才好。”

“哈哈,我现在酒量比以前大了,不信今天可是试试。”凛嘴角上扬,一副挑衅的眼神。

宗介忍不住揉了揉凛的头发,“你这家伙,还是那么好胜。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那你还约我喝酒。”凛像是想起什么,突然侧身打量起了宗介,蓝色T恤下面的肌肉隐隐露出痕迹,“好羡慕宗介,身材还是那么好。”说着,凛一会捏捏宗介的肱二头肌,一会敲敲宗介的胸肌和腹肌。“我现在肯定没有宗介游得快了。”眸色渐深,宗介明白那其中的落寞,不想凛继续低沉下去,他掐了下凛的腰。

“噗!干嘛啊,宗介,吓我一跳。”

“你身材保养的还可以呀,肌肉还是那么紧实。”

“那当然咯,我可是经常锻炼的,每天早晚都会坚持跑步。”

“呵呵,怪不得被评为最受少女喜爱明星身材第一。”

“啊,又是那种奇怪的排名,宗介你啊,最近怎么都关注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要是少女,绝对会选你排第一。”

“为了保持你心中的第一,那我可要一直保持身材喽!”眯着眼笑的宗介看起来像在定位猎物的野兽,凛想起了大学同学经常说宗介带有总裁气场,狂暴而有节制,被他盯着看总会觉得内心的小算盘都被他识破了,此刻的宗介在想些什么呢?光从表情很难猜出来,不愧是神秘而强大的总裁。

“你在笑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宗介放下酒杯,摸摸了自己的脸。

“嘿嘿,没啥。”好险,总觉得刚才自己想的事情被宗介察觉,凛吐了吐舌头,故作安定,“宗介,要不要听听我的新歌?9月份会发行唱片,歌词和曲子都是我自己编的。”

“你要发专辑?影视歌三栖发展?”

“经济公司那边是这样打算的,不过出专辑的消息现在只有内部人员知道,等到前田先生写好其他曲子再对外公布。”

“前田?就是那个前田尚舞!那个超有名的词曲家!凛很厉害嘛,竟然请前田来写歌。”

“嘿,我之前在电视剧里唱过插曲,前田先生有听到,很喜欢我的声音,这次去找他,一拍即合。我记得宗介很喜欢前田写的歌,你经常戴耳机听的《谢谢你的等待》、《昨日星空》、《下一秒》、《樱花小镇》,我也很喜欢。等他写好歌,我先唱给你听!”

“凛。”凛总会在不经意间给自己感动,强忍住内心的躁动,宗介右手握拳伸到凛的眼前,和凛碰了拳。

“那接下来,你要好好听我写的歌哦。”

凛举起话筒试了试音,看向宗介,神情专注。

“这样就全部改变了

我是这样坚信着的

扭曲的视野 前方过度的期待 Exit?

纠缠的违和感与刺痛的即视感

真正的gateway

不是其他的任何地方

若是来到这里就会明白

那样的自己放佛被看透一般

浑噩的今天

因为诚实面对终于

感觉恢复了回来

那一天的starting point

Passing through the gate

不再踟蹰了

Passing through the gate

不再迷惘了

虽然是自作主张,但是因为没有办法

只能如此

发泄过后 懊恼的矛头 regret

重叠的残像与无尽的残响

寻找像是被碾碎的梦想

想要将再一次感受到的速度

回想起来

用不是任何人而是符合自己的泳姿

让心灵更加自由的解放

何时将以前那柔和的情感

在不断注入的未来里找到回应

真正的gateway

······”

凛唱歌很好听,宗介从小就知道。幼稚园的时候,凛作为学校代表参加了区里的大赛,获得第一名,那时宗介坐在观众席,心里满是骄傲,比自己登台表演还要兴奋。现在听到凛的歌声,宗介不知道自己脆弱的自制力会不会崩溃,包厢里昏黄煽情的光线时而打到凛的身上,凛似乎有魔力般,散发出慑人的光彩,四周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如果缩短寿命可以让时间停滞,让凛注视自己的目光不再转移,宗介愿意用以后的10年20年来换取。

“喂,宗介,你怎么发呆了。我唱的怎么样?”凛的小腿又蹭到宗介膝盖上。宗介回过神来,笑起来眼角垂下,很是温柔,“很好听哦!我好久没有那么认真听你唱歌了,想起小学你经常唱给我听,没想到真的要成歌星了。”

“以前我也没有想过啊,一直以来都是想当游泳运动员的,不过那个梦想早就实现了。当明星还是似鸟那家伙缠着我让我试试,没想到真的走了下去。”凛晃了晃酒杯,抬头一饮而尽,啧了啧嘴。

“凛,会一直当明星吗?”宗介拿下凛的酒杯,斟满了酒。

“不知道,当我找到下一个梦想,或许就不会继续当明星了。明星这条路太难走了如果没有似鸟,我早就放弃了,说起来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似鸟呢。”凛举起酒杯,怀旧似的,慢慢品了起来。

“似鸟对你真是一心一意啊!从高中的时候,感觉像你的小跟班,个子小小的却很勇敢很努力,不怕你发怒。”

“是啊。”凛似乎有点醉了,“似鸟很勇敢,很努力,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敢于追求,失败了也不放弃。不像我,那么多年从来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心,连坦诚的勇气都没有。”酒红色的眸子黯淡无光,似有些许雾气氤氲,声音越来越低沉。

似鸟考上大学后,向凛告白了。凛和宗介一起去了东京的体育大学,很快被国家队选进,而似鸟进入的普通的大学学习管理。当时的凛不明白为什么后辈会对自己抱有那种情感,问了宗介,宗介一点都不吃惊,只是问了凛对似鸟有没有那种超越朋友的情感,比如想拥抱、接吻、上床。凛红了脸,怒叫“怎么可能有!”宗介说既然这样,就要好好给似鸟一个答复,不要让他徒增烦恼,期待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虽然凛好好拒绝了似鸟,可是似鸟一直没有放弃,继续追求着凛,后来似鸟渐渐减少了去大学看凛的次数。当似鸟成了凛的经济人时,他告诉凛自己已经放弃追求凛,只想在旁边陪伴着凛,他知道凛心有所属,也知道凛提前退役的原因。凛很吃惊,自己退役的时间和正常游泳运动员无异,只是对于热爱游泳的自己来说确实有些早。凛提前退役确有原因,只是自己从来没有吐露过,自己的感情也一直没有告诉别人,而似鸟却轻易发现。难道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以至于外人都能轻易发现,那么教练、队友,江,还有,宗介,是不是也已经发现了?正是因为似鸟的告白,凛才慢慢发现自己对宗介的感情超出了普通朋友的界限,可是发现的太晚,江已经捷足先登。当江对自己说她喜欢宗介,希望哥哥可以帮忙时,凛动摇了。长兄如父,同性禁忌,这些困扰着凛,纠缠的情感快要窒息,凛在比赛中连连失利。当江哭着说宗介拒绝自己时,凛突然觉得内心阴霾一扫而空,开心地要跳起来,可是江的眼泪让凛又瞬间陷入深深的自责,自己怎么可以以妹妹的痛苦为乐。凛抱住哭泣的江,不知道是忏悔还是绝望,凛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让宗介和江在一起。

明天宗介和江要订婚了,自己也要和那段情感说再见了。凛看着酒杯里晃动的液体,想着如果今天是书本的最后一页,不用翻页,明天永远不要来多好。


PS:

1.歌曲是凛的角色歌之一gateway

2.今天七夕,希望凛凛和宗介长长久久甜甜蜜蜜


评论(2)
热度(19)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