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四)

(四)、放手

 

宗介和凛去舞池跳了会舞,回到包厢又唱了会歌,就已经1点多了,第二天如期而至。

看着趴在自己腿上安安静静睡着的凛,宗介庆幸凛不耍酒疯,让自己可以仔细端详那张迷倒万千女性的脸。

醉酒的缘故,凛的脸带着红晕,盈润的嘴唇上还有点酒痕,宗介的手抚摸着凛的脸、鼻子和嘴唇的轮廓,最后还是忍不住低下头去采撷,先是嘴唇轻碰,再是用舌头辗转划过唇形。要深吻吗?来不及思考,宗介的舌头长驱直入,穿过鲨鱼牙组成的保护林,触碰着舌面,描绘着口腔的形状。舌头时不时碰到鲨鱼牙,呲,有点疼呢。

“嘤。”凛感到不适,挣扎了一下,慢慢转醒,看到宗介正盯着自己,侧身抱住宗介的腰,撒娇道,“宗介,今晚住你家哦。”

“遵命,鲨鱼王子殿下。”宗介拧了拧凛的鼻子,很是宠溺。

“什么乱七八糟的啦,宗介。”凛很快又闭上了眼睛。

 

凛宿醉有些头疼,可是那恼人的手机铃声一直响个不停,睁开眼发现不是自己的卧室。凛拍了拍头,想起自己借宿在宗介家里。床头柜上叫得正欢的手机是宗介的,浴室有水声,宗介应该在洗澡。

凛接通电话。

“宗介,我有事想给你谈谈。”

“江,我是凛,宗介正在洗澡,有什么事情我帮你转达吧。”

“哥哥!你和宗介在一起?”

“嗯,昨晚一起喝酒,就睡着宗介家里了。怎么下午订婚,这就等不及见男朋友啦。”

“哥哥!真是的,让宗介下午4点前回我电话吧。”

 

昨晚还是喝的有点多啊,宗介用水拍了拍脸,今天醒来时就10点多了,也没去晨练。凛那家伙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呵,自从和江交往后,就没和凛同床共寝过。上一次还是在奥运会比赛前一晚,凛太激动睡不着觉,跑到自己房里要打游戏然后就睡在了一起。订婚前一天有这种福利,真是讽刺啊!

洗完澡宗介才想起来浴巾还晒在阳台上,忘记拿到浴室。凛应该还在睡觉吧,这样想着,宗介赤身裸体走出浴室。

“啊,宗介你怎么不穿衣服!”凛看着一丝不挂的宗介,表情很不自然。

“你醒了呀,我还以为你在睡觉,浴巾晒在阳台忘拿了,我就直接出来拿浴巾了。”宗介歪头一笑,想缓解尴尬。

“我去拿浴巾吧,你这样怎么可以直接去阳台,真是的,暴露癖啊!”凛愤愤地走到阳台扯下浴巾,扔到宗介身上。

“呃,是我大意了。凛你头疼吗?要不要去冲个澡?”宗介接过浴巾,围在腰上。

“嗯,感觉还好,昨晚多谢照顾啦!对了,刚才江打电话,让你下午4点前回电话。我去冲澡了。”刚关上浴室的门,凛又立马打开,“差点忘记拿浴巾!宗介,找一件你的衣服借给我穿,要小号点的。”

真是急躁啊!江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订婚的事情父母都已经准备好了,结婚的日子也选好了,下午从东京开车回家吃完订婚宴一切就都尘埃落定了。真不想回去啊,可是爸妈对江很满意,对亲事很积极,几乎包办了所有准备事项,凛的妈妈也对自己很满意。真头疼啊,如果不长大就没有那么多烦心事了。还是到下午再回电话吧。

把给凛替换的衣服放到浴室门前,宗介决定趁凛洗澡这段时间,做午饭。

凛从浴室出来就闻到一股香味,穿上宗介的衣服,哎,果然还是有点大,一会让似鸟把衣服送过来吧!

“宗介在做什么,好香。”

湿湿的红发不再张牙舞爪,服帖的趴在凛的头上,时有水珠从中滴下,发梢承受不住重量,轻轻反弹。宗介抬头看到凛,有些得意,“上周去中国比赛,学了几道中国菜,带了食材回来,正好做给你尝尝。”

“咦,记得宗介做饭很好吃。不知道中国菜做的怎么样。”凛走到宗介身边,看着锅里的豆角在调料的作用下色泽更加讨喜,不禁食欲大动。“宗介,还有多久啊,我饿了。”

“半个小时吧!快去把头发擦干,房间里空调温度低,小心别感冒了。”

“好吧。有什么我能做的?”

“呃,那就去把碗筷准备好吧!”

 

上好菜后,宗介开始一一介绍。“这是龙井虾仁,玉白鲜嫩的虾仁配上清香的龙井嫩芽,成菜后色泽雅丽,滋味独特。虾仁是日本的,龙井是中国带来的,口味和在中国吃的有些不一样。”

“很好吃的哦!这个甜甜黏黏的莲藕是什么啊?”

“是桂花糯米藕,把糯米灌在莲藕里,加上桂花酱和大红枣,软绵甜香。桂花、莲藕、糯米对脾胃都有好处的。”

“那这个呢?”

“是糖醋里脊哦。这个是清炒茭白,那个是西湖莼菜汤,还有那个是盐水鸭。”

“都很好吃,宗介厨艺越来越好了。你下午什么时候出发?”

“开车的话,从东京到老家大概要2个小时,订婚宴是7点,我准备4出发,提前1小时到,接待一下亲戚朋友。”

“那你带我一起回去吧,我让似鸟帮我带几套换洗衣服过来。”

“你穿我的衣服看起来还可以啊!”

“肩部有点宽,你可是比我高7厘米啊,切,1米9的身高。”

“你183很不错了,日本明星里面你可是一览众山小哦。”

“话是这么说,可你从小就比我高,很不爽哎。小六的时候,我和遥一般高,到高中时我比他高两厘米,现在比他高,大概5厘米吧!”

“你对遥还真是念念不忘啊!”

“哪有啊!前几天遥给我打电话约我和他们一起聚会,说是夏祭。好久没见他们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遥不游泳太可惜了,现在听说他当上了厨师,遥手艺很巧,做饭很好吃,应该干得不错吧!”

“晚上回去好好问问不就行了。下午我要出去给你妈买点礼物,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好呀,算是这顿饭的回礼了。”

 

高大帅气的宗介和凛两人走在银座的三越里,时不时有女生叫住他俩求合影。虽然凛做了伪装,但难保不被发现。宗介挡在凛的前面,以不方便为由尽量回绝。买好礼物后,还不到3点,宗介和凛到一家咖啡厅休息。点完餐后却发现江坐在咖啡厅的角落,盯着桌子上的手机。

“江,你怎么在这里?还没有回家吗?”宗介和凛走到江的桌前。

看着哥哥和宗介在一起,江原本阴郁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哥哥,你可以让我和宗介两个人单独聊聊吗?”

凛握在椅子上的手突然不知道往哪里放,尴尬地举起拍了拍头,“那我在那边等你们。”

“宗介,你怎么没回我电话?”

“电话?哦,我忘了,怎么,发生什么事情了?”宗介坐在江的对面。

“宗介”,江鼓足勇气,“我决定取消订婚,我们分手吧!”说出这句话,江觉得堵在心里的阴天一下子放晴,放松好多。

宗介惊的张开了嘴,一直以来缠着自己不放的江,竟然要放手。“江,到底发生什么,你怎么突然要分手?”

“嗐,宗介,我一直都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不想放弃。后来你答应和我交往,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只要我努力,你早晚会爱上我。但是,虽然交往了,彼此间发了无数条邮件,通了无数次电话,逛了上百上千次街,我们之间的距离没有缩短一厘米,努力是赢不来爱情的。宗介,你的心不在我这儿,你总是透过我去看别人。后来我知道你一直注视的人是谁,但是,但是,输给哥哥,一个男生,我一直接受不了,所以才鼓动你爸妈和我妈说要订婚。”强忍着心中的痛,江用尽量平淡的语气说着残酷的事实。“宗介,你不用自责,一切都是我一意孤行。趁现在还没有酿成大祸,我已经告诉妈妈我要取消订婚。给你和伯父伯母造成伤害,很对不起。”江低下头,恳求宗介的谅解。

“江,我······”宗介不知所措。

“宗介,我还没有成熟到可以祝福情敌,但是,哥哥他,他很温柔,他是喜······算了,这么多年,你们一直原地打转,总是把对方推得很远。希望我们取消订婚后,你们能够迈出一步,这样我的放弃才不会显得一无是处。”江朝着宗介笑了笑,用手招呼凛过来。

“可是,请帖已经发出去了,朋友都请好了,突然这样——”

在一旁的凛一直关心着江和宗介的谈话,看到宗介惊讶的表情,江不停地道歉,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你们怎么谈得那么严肃,宗介你欺负江了?”

“哥哥,有件事情必须告诉你。我和宗介要取消订婚了,我们决定分手。”

“什么!”凛的声音很大,几个客人朝这边看去,发现是两男一女,以为是劈腿好戏。

“哥哥,你冷静些,是我不喜欢宗介了。在订婚这天才说出分手,是我太任性了。不过,要是再不分手,以后结婚也不会幸福的。所以”,江离开座位向凛弯下腰,“希望哥哥能理解。”

“可是”,凛看向宗介,发现宗介正盯着自己,眼神里充满莫名的情愫,“宗介,你们这是怎么了,那么突然······”

“对不起,凛,我同意和江分手,因为我从来都不爱江,我喜欢的是你。”

一记晴天霹雳袭来,凛瞪大了眼睛。

 


评论(1)
热度(23)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