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五)

(五)波澜


宗介和江把前来参加订婚宴的亲朋好友安顿好后,已经11点多了。和亲友们解释起来虽然麻烦,但好在他们都很宽容,没有深究,让自己和江难堪。只是,宗介的父母暂时无法接受,需要时间慢慢消化这个震惊的事实。把江送回家后,宗介一个人去了高中常和凛一起跑步的海边,继续打着凛的手机,结果还是关机状态。宗介摸了摸依旧肿着的右脸,想起下午凛愤怒的拳头,自己和凛到底会怎么样呢?

今晚的月亮甚圆,巨大的玉盘和海相接在天际线,倒映在波光粼粼中。此时的月亮似乎和海水交融,可终究是镜花水月,两者相隔38万多公里。凛是那轮孤月吗?和江分手后,宗介松了口气,可是凛肯定会自责,他的包袱会越来越重,说不定这次自己把他推得更远了。要放弃吗?阵阵海风带来咸湿的空气,水面的月影晃了晃,过一会又恢复平静。宗介苦笑,握住凛的手从来没有松开过,即使和江交往也从没真正想要放开凛,自己真是不折不扣的人渣,说不定真如江所说的,把江当做凛的替身。

紧握的手机突然响起,宗介慌忙打开,是似鸟打来的电话。

“宗介前辈,凛前辈和我在一起。他刚睡着,不用担心。”

“谢谢你啊,似鸟,一直以来那么照顾凛。凛,他,有没有说什么?”

“凛前辈回来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宗介前辈,如果你喜欢凛前辈的话,请不要再放弃了。那个,凛前辈是个别扭的人,如果你不主动,或许他永远都缩在乌龟壳里。”

“可是,凛他,喜欢的人一直是——”

“前辈,请对自己有点信心。”

信心吗,昨天的告白完全是冲动,自己不敢等信心培养起来。因为每次培养起信心去插足,总会被打击,所以自己才决定顺其自然,希望时间可以冲淡他们之间的羁绊,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凛的依附。

 

下午真琴收到江取消订婚的邮件后,和渚、怜约好晚上去遥家商量对策。

遥把切好的冰镇西瓜放在餐桌上,想着渚喜欢蘸盐吃,又从厨房倒了些盐放在碟子里。一番准备后,遥坐在榻榻米上等着他们三人的到来。

“江突然说要取消订婚,真让人吃惊。”怜看着有些失落的渚,有些不满,“我和渚做的蛋糕也白费功夫了。”真琴知道渚和怜为了给江惊喜,花费了很多心思,可是现在最难过的人应该是江,“是啊,可是分手那么突然的事情,江,她肯定很难过。”

“今天江还要安抚来参加订婚宴的亲戚朋友,肯定很累,要不我们明天去看看她吧!”渚睁大眼睛期待的表情让在场的三个人无法拒绝,遥和真琴同时点了头。

“江为什么会突然说分手,肯定有原因。我有预感,绝对不是她说的和平分手,可能是宗介出轨。”右手轻按眼镜框,怜摆出侦探的姿势。

“怜别瞎猜了,明天去问问江就知道了。”真琴及时阻止了话题,可是阻止不了四人心中的猜测。

 

周末上午,遥和真琴在岩鸢车站与渚和怜碰面后一起出发去江家。

“伯母,打扰了!”遥、真琴、渚和怜一同说道。

“啊拉,是你们啊!快进来吧,外面那么热,先喝杯茶,我去叫江下楼。”松岗太太热情的招待遥一行人,温柔的脸上看不出是否还为昨日之事困扰。

过了5分钟左右,江下楼了。遥他们来的时候,江还没有起床,昨天忙到很晚才睡,被妈妈叫起来的时候还有点疲倦。江简单换上衣服,匆匆下了楼,红色的发梢杂乱的翘起。“遥前辈,真琴前辈,渚,怜,你们来的那么早。我刚起床,招待不周别介意啊。”

“怎么会,是我们不请自来,打扰你休息了!”真琴还是那么温柔。

“江(kou),我们今天来是想问你昨天晚上的事情。昨天下午我们收到邮件都很吃惊,想问你原因,但真琴说你照顾亲戚会很忙,所以我们今天才过来。”

“渚还是那么直爽啊,直奔主题。”江坐到沙发上,眼睛有些红肿,昨晚肯定哭了很久。

“凛,没有回来吗?”遥看到客厅里面没有摆放凛常用的东西。

“哥哥啊,我和宗介昨天在东京就把取消订婚的事情告诉他了,结果,哥哥他,他啊,还打了宗介,明明是我主动提出分手的,宗介一直配合我的任性,昨晚要不是他帮我应付那些亲戚,我一个人肯定会崩溃的。”江苦笑着,昨天的事情确实很棘手。

“凛前辈一直都很关心江的,高中的时候,每次江被御子柴兄弟纠缠,凛都会冲上去帮你解围。”

“问题不在凛,怜你跑题了。江(kou),为什么会分手呢?是不是因为宗介有了新欢?”

“渚,你问的太直白了!”真琴发觉江的表情有些不对劲,想要挽回,“江不想说的话,我们还是不问了。”

渚的追问让江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掀起涟漪,只要想起还是会很心痛呢,下了那么多决心,只要有人发现自己的一丝脆弱就会彻底崩溃。江拍了拍脸,有些事情还是永远不被发现的好,“没事,可以告诉你们的哦。我啊,其实一直把对宗介的感情错当成爱情,到最近才发现自己对宗介的感情是和对哥哥的一样。”

“那宗介,他爱你吗?”江有些惊讶,遥一向心思细腻,或许早就看穿自己的谎言,才问出这个问题。“宗介他一直把我当成妹妹照顾,和我一样把亲情错认成爱情。”

“总感觉有些微妙呢。如果都把对方当成亲人,说明彼此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那完全可以结婚亲上加亲啦!”

“嗬,渚的想法真有趣。”江忍不住笑了,“那照你这么说,我和哥哥也可以结婚喽!而且那么多年来,你和怜对彼此来说也是如同亲人般的存在,难道也会结婚吗?”

“江(kou),你这话说的不对喽,我和怜的情况和你们不一样啊,不是说结婚后爱情都会变成亲情的吗。”

“我和宗介,只有亲情,所以不会那样。”听着江落寞的声音,真琴用眼神示意渚不要在追问下去。

松岗太太看到江和朋友们谈的开心,稍稍放了心。女儿的决定虽然莽撞,但是看到那双坚定的眼神,放佛看到了丈夫的影子。丈夫认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松岗太太决定支持女儿。

 

离开江家,遥一行人走到车站。电车发车前几秒,遥突然说有东西忘在江家里,需要回去拿,让真琴他们先回去。

遥记得凛曾说宗介家离他家不远,走过两条街,左转上坡路过两户人家,再右转大约走50步就到了。站在宗介家门前,遥正犹豫着要怎么给宗介父母打招呼,却被突然响起的车喇叭声打乱思路。遥转身看向那辆车,只见那辆车慢慢转入巷口,最后停在了宗介家门口,宗介从车里走出来。

“七濑遥!你怎么在这里?!”宗介一夜未睡,海风吹得有些感冒,声音低沉沙哑。

“山崎,我有事想和你谈。”

“说实话,我真不想见你。”关上车门,宗介走到遥的面前,高大的身影把遥挤到门的一角。

“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遥抬头不甘示弱地盯着宗介,“你曾经说过不要让我妨碍凛,现在我想把那句话还给你。”说完,遥推开宗介转身离开。宗介仍低着头,想着遥说的话,“不要妨碍凛”,自言自语道,“到底是谁在妨碍谁啊!”

 

下午4点半,《Men’s Joker》杂志拍摄现场,主角凛迟迟未出现,摄影、化妆师和编辑们等得有些不耐烦,小声议论着凛耍大牌。在4点50的时候,凛终于现身,可是拍摄过程中频频出现失误,本来两个小时的拍摄延长到四个多小时,杂志社的工作人员有些不满。似鸟小心翼翼地给杂志社的工作人员道歉,给加班的员工准备晚餐,摄影棚里的不满情绪才减少了些。拍完广告,似鸟问凛还要不要回岩鸢,因为上周约好今天晚上要和遥他们去参加夏日祭典。凛这才想起手机昨晚关机后就再也没有开机,现在快9点了,回去也来不及,要给遥他们说一声抱歉。一开机,来自同一个人的几百条未接电话、几十条未读邮件洪水般涌现,凛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本以为工作的疲倦可以让自己忘记琐事,可有些事情总也逃避不了。凛内心的湖水波澜再起。

手机的来电信号闪烁起来,是遥打来的电话。

“遥,对不起,今天的工作刚结束,来不及回去了,夏祭你们几个去玩吧!下次有时间我们再聚吧!”

“夏祭聚会取消了,江说你今天不会回来。”

“江,她现在怎么样了?”

“江是个坚强的女孩。”

“也是呐。”

“凛,你还好吧?”

凛不知道该怎么回到这个问题,通话中出现了沉默。

“凛,我下周二去东京。”

“啊?你来东京,有什么事吗?”

“是餐馆安排我到东京来学习一周。”

“这样啊,那我要好好接待你咯,我在东京住了快10年,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

“嗯。”

“住的地方找到了吗?”

“还没。”

“那你到我家来住吧!”

“嗯。”

“遥还是和以前一样话说的好少啊。”

你也是和以前一样爱逞强,其实内心早就下起了雨。直到挂电话,遥也没有说出来。

 


评论
热度(13)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