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六)

(六)、旧友来访

   

     凛周二全天都要拍戏,便委托爱把遥接到家里。晚上10点多,凛回到家里,发现遥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或许是凛开门的动静太小,遥没有察觉,等凛坐到自己旁边时,才惊讶地叫了声:“凛!”

“抱歉啦,本来想好好招待你的,结果这周工作太多。你吃过饭了吗?”

“没事。我也有工作要做。我做了晚饭,你要吃吗?”

“不会是青花鱼吧?”凛看起来很累,瘫躺在沙发上。

“嗯,不止青花鱼。”

凛摸了摸肚子,自己急着赶回来,忘记买宵夜,“说起来肚子有些饿呢,好久没吃你做的料理了。”

遥把冰箱里的饭菜摆到餐桌上,放了两副碗筷。凛有些奇怪,“遥,你也没有吃?”

“嗯,想等你一起吃。”

“你呀,还是那么温柔。”凛双手合十后开始品尝久违的青花鱼料理。遥做的青花鱼和高中时的味道有些像,但是口感更好了,看来真如爱所说的,遥现在成了岩鸢的名厨师了。想到对什么都free的遥成了厨师,凛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嗯,不,没什么。遥,我这周都会很忙,每天都会很晚回来。没时间陪你好好逛逛了,不过,给你的观光路线提个参考意见的时间还是有的。你明天要去哪里?”

“我也不是很想观光,总之工作要紧,观光的事情还是等工作结束后再说吧!”

“真难得,遥会对游泳之外的事情如此上心。”

“我喜欢料理。”

“嗬,遥对喜欢的事情一直都是那么执着呢!”

“嗯,你也是。工作很累吗?”

“还好,这部戏在东京的戏份快要拍完了,下个月要去台湾拍,中间有几天空档,大概5天后,正好是你走的前1天,我要好好尽尽地主之谊。”

 

安顿好家里的一切后,宗介在周末晚上开车回到了东京。下个月要带队参加亚洲游泳锦标赛,最近必须加紧训练了。在训练间隙,宗介还是会打电话给凛,可总是无人接听。江请了一天假,说要去宗介家好好给伯父伯母道歉,宗介本想陪着江一起,可是被拒绝了。不知是谁大嘴巴,游泳队里的人都知道了宗介和江取消了订婚。原本金童玉女游泳队的一段佳话,结果劳燕分飞,周一一早就有队员拍宗介的肩膀让他看开点,不过也有些对江觊觎已久的队员在一旁幸灾乐祸。

下午宗介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的声音听起来比昨天好了些。不知道江对父母说了什么,母亲在电话里不停地鼓励自己勇敢追求幸福,无论宗介喜欢的人是谁,父母都会支持。母亲的话让宗介稍微放了心,不过要想打开凛的心结似乎不是那么容易。看着在4号泳道游得飞快的御子柴百太郎,宗介忽然想到了什么。等到百太郎游到岸边,宗介叫住了他,“百太郎,晚上一起吃饭吧!”

摘下泳镜,看着眼神讳莫如深的宗介,百太郎心里有些发寒,宗介不会知道了吧。

训练结束后,宗介带着百太郎进了教练专用的餐厅包间,顾及到百太郎要参加比赛,点了几道营养晚餐。等餐的时候,看着眼神闪躲不安的百太郎,宗介笑出了声。“百太郎,你做了什么亏心事,那么害怕。”

“没有,绝对没有做对、对不起宗介的事情!”百太郎一副壮士赴死的神情。

“那好吧,我问你,上周一你和江出去,到底谈了什么?”

“没什么!”百太郎一口咬定。

“真的?”

“真的!”

“那好。你喜欢江对吧?”

百太郎瞪大了眼睛,脸颊瞬间红透了,“你,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你喜欢江,江是个很好的女孩。你肯定也知道我们分手的事情了,我想说,最近江心情不好,我希望你能多陪陪她。”

“宗介,你······”百太郎再一次被宗介大胆的发言吓住了,自己喜欢江的事情虽然大家都知道,可是被江的前男友这么淡定的提起,总觉得不怎么对劲。

“江明天回馆,我也不好再和她那么亲近。你去车站接她回公寓,我放你半天假。”

“啊!”百太郎有些不知所措,宗介这么主动地撮合自己和江,总感觉有些不安,如果宗介知道江分手的原因,不知道还会这么热心的当红娘吗?

御子柴兄弟俩喜好一样,高中时都喜欢上了江,只是清十郎因为不断地被拒绝,上大学后便放弃了。而百太郎却一直执着于江,就像小时候执着于抓住大的楸形虫一样,不论失败多少次都不减少对它的喜爱。御子柴夫人得知两个儿子被同一个女人拒绝后,特意调查了江,而调查结果令人吃惊。当御子柴夫人把私家侦探偷拍的一些照片放到百太郎面前时,百太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照片都是宗介和凛的亲密照,虽然对于同性好友来讲,互相拥抱、一起睡觉、洗澡都很正常,可是有几张是宗介亲吻凛的照片却突破了同性好友的界限。为了消除内心的猜忌不安,百太郎开始刻意观察宗介和凛。那时宗介和江开始交往,凛也渐渐疏远了宗介,到了26岁生日那天离开了国家队。宗介对江百依百顺,百太郎觉得那些照片上的东西不可信,肯定是私人侦探为了钱而作假,就把照片随手扔在了宿舍。可是无巧不成书,前段时间宿舍大扫除,江负责监督仰泳运动员的宿舍卫生,那些尘封的照片被江发现了。江找到自己并质问照片的事情。自己一下子慌了,只能把几年前母亲调查江的事情,和自己观察宗介和凛的事情如实告诉了江,并再三为宗介辩解,说照片是假的。可是江的表情很失落,明显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周六又取消了订婚。百太郎觉得取消订婚的事情都是自己的错,可是自己不敢把照片的事情给宗介说。

战战兢兢地吃完晚餐,百太郎向宗介鞠了90度的躬,十分诚恳,“对不起,还有谢谢!”宗介被百太郎的举动吓住了,愣了一下随即揉了揉百太郎的头发,“快到比赛了,训练加把劲!江就拜托你了。”

 

凛想用工作麻痹自己,忘记宗介和江的事情,可是晚上一个人时还是会想起宗介那天对自己说的话,“凛,我喜欢的是你。”用被子、枕头捂住耳朵,可还是堵不住声音。像是被施了魔法,宗介的告白声驻扎到自己的心里。得知宗介的心意,凛本应很开心,好不容易两情相悦,可是,怎么可能只有他一个人幸福,江该怎么办呢?宗介每天都在给自己打电话、发邮件,可是自己没有勇气看,因为不知道看到后,自己还能不能继续逃避。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江。

 

东京的戏杀青后,凛带着遥在东京四处参观。傍晚时,凛带着遥来到东京湾,准备坐游轮看落日。西边的天空慢慢被铅色的云吞噬,在铅云和白云间出现几道橙红的云层,夕阳安稳地坐在橙红色的云层上,整片天空在不知不觉间变成梦幻的蓝紫色。夏日的暑气在晚风的吹拂下少了暴躁,像婴儿熟睡般渐渐安静下来。

游船慢悠悠地前行着,湾两侧林立的高楼渐渐亮起了灯,游人在岸边喧闹着,庆祝着夏日的“生啤节”。凛想起自己第一次是和宗介一起来的东京湾,宗介在东京读高中时就已经去过了。自己看到彩灯闪烁的彩虹大桥,顾不得吃船上的多国风味自助餐,兴奋地让宗介帮自己拍了好多照片;望见东京塔时,和宗介约定以后比赛得冠军一起去巴黎看埃菲尔铁塔。故地重游,物是人非。今天和遥玩了一整天,看历史遗迹,自然风光,总感觉被熏陶了,似乎也看开了很多。仰头望天,星星穿越光年一个一个的闪现,天大地大自己是何其渺小。凛苦笑,逃避了一个星期是该面对的时候了。趁遥去洗手间的空档,凛打开手机浏览宗介发的邮件。

“凛,江的事情对不起。不要生江的气,一切都是我的错。”

“凛,我一直都喜欢你。抱歉没有早点告诉你。”

“凛,还在生气吗?”

“凛,我知道你生气,但是不要忘记吃饭。”

“凛,今天又工作到很晚吧,晚上回家记得吃些易消化的东西。”

“凛,洗完澡要记得擦干头发。”

······

泪腺不受控制,眼泪流了下来。原本很正常的邮件,在明白对方的心意后,才知道自己一直被关心着,被爱着。但越是这样,自己心里的负罪感也就越强。

游轮上的乘客骚动起来,“看到东京塔了!”“好漂亮啊!”“真的好高哦,比周围的大楼高出很多。”“不是说天空树更高吗?”

遥穿过人群回到凛身边想要和凛一起看东京塔,却发现凛的脸颊上有泪痕,望着东京湾的眼神空洞悲伤。遥握住凛的肩膀,“爱哭鬼。”

“是风吹得眼睛不舒服。快看,那是东京铁塔,仿照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建造的。当时是日本最高塔,天空树建成后,它就成日本第二高的塔了。下次你来我带你去天空树吧!”

 

宗介晚上跑步的习惯还是高三那年和凛在一起后养成的,现在晚上不出去跑步会觉得少了些什么。跑完步回到家里洗完澡后,宗介想起似鸟说今天凛休息,便准备发个邮件让凛早点休息。拿起手机,发现凛给自己发了邮件。宗介心中忐忑差点摔掉手机,但是看到内容后失去了继续发邮件的勇气。

 

 

 

 

 


评论(2)
热度(17)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