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七)

(七)、旧事·遥

 

遥侧头靠在车窗上,水蓝的眼睛里迭换着窗外的风景,心事重重。

 

加油声、消毒水味、水珠、泳装、泳道、哨声、触板声、滚动成绩的显示屏,遥似乎回到了高中最后一次地区大赛游泳比赛的会场。记得自己自由泳和真琴仰泳都进了地区大赛的决赛,而渚和怜止步于县大赛,不过混合接力以绝对优势进了决赛。鲛柄高中的成绩更加耀眼,进入地区大赛的一半成员都来自鲛柄游泳队,凛的100m自由泳和100m蝶泳都进了决赛。凛的100m自由泳和自己是相邻的泳道,在起跳前,凛一如既往的挑衅自己。凛起跳姿势完美,入水距离超过其他选手。再加上爆发力很强、擅长短距离自由泳,凛在前五十米领先于所有选手。遥在触壁前看到了已经转身游走的凛,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遥的身体先于思考,奋力折转,双手加快拨开水面的速度,双腿摆动的频率也在加快。观众席的呐喊声渐渐远去,遥的五感集中在前方晃动水流上,凛还在前面,还要加快速度,一定要追上凛。遥在不知不觉中被凛改变了很多,游竞泳、参加接力、在乎输赢、和同伴一起游泳会更开心、接受挑衅、努力训练提高速度。

“4号泳道,松冈凛55’’05。”

“5号泳道,七濑遥55’’08。”

在地区大赛的第一天,遥和凛的100m自由泳都进入的全国大赛,凛打破了地区大赛的自由泳记录。第二天凛和山崎参加100m蝶泳比赛,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凛和其他人比赛,可是看到山崎和凛在相邻的泳道,遥总觉得不舒服,像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似的。在观众席上可以看到凛斜撇的嘴角,一副好胜的模样,却听不到凛和山崎在交谈着什么。遥想,凛肯定不是在挑衅山崎,因为山崎比任何人都执着于胜负,要不然怎么会被专业队伍挑走。在全国级的游泳选手面前,凛不甘示弱,最后以半个手臂的劣势位居第二。蝶泳是凛的专攻,可却输给了山崎,初一寒假的事情还历历在目,遥担心凛会不会受打击,想着要不要去安慰凛。刚想离开观众席,却被真琴拉住了。“遥,你看凛。”

已经上岸的宗介伸出手拉住凛,得意地嘴角弯起,“凛,这次我赢了。”凛啧了舌,接过宗介递给的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用小腿蹭宗介的膝盖,“什么呀,下次一定是我赢。”“哈,那可不一定哦。”“宗介,要不要和小学一样打个赌,要是全国大赛我赢了,你就要满足我一个愿望。当然,你赢了,我也会满足你一个愿望。”凛伸出左拳。宗介看着已经恢复如常的凛,答应了凛的要求,以右拳相击。

大赛最后一天是混合接力赛,遥和凛分在了不同的组别。当成绩出现在滚动屏上时,遥、真琴、渚和怜四个拥抱在一起庆祝岩鸢游泳部晋级全国大赛。短暂的庆祝后,遥他们回到观众席看鲛柄游泳队的混合接力赛。

当凛带着队员出现在等候区时,遥莫名的焦躁起来。之前要么和凛作为队友,要么作为对手,但没有做过旁观者看凛和其他人游接力。经过高二那次事件,凛和遥冰释前嫌,彼此都明白了游泳的意义所在、动力所在。凛想要组成一个队员们都真心想要参加接力赛的出色的队伍,只有这样才能将彼此的信念传达,取得胜利后才会发自内心的喜悦。凛最后选择了蛙泳不是很好的似鸟爱一郎,仰泳实力发挥不稳定的御子柴百太郎和全国级的蝶泳选手山崎宗介作为混合接力赛的成员,而不是选择鲛柄游泳部里单项最强的选手。在县大赛,鲛柄接力队的成绩不是很理想,勉强进入了地区大赛。可是在地区大赛,即使山崎和凛在后半程接连超越几组选手,仍与全国大赛失之交臂。

比赛结束后,遥看到凛从更衣室出来,转弯走向一个狭窄的通道,想着叫住凛,可是转弯后看到的情景让遥喉腔里的“凛”消失在空气里。凛双手抓住山崎的衣服,头埋在山崎的怀里哭泣,山崎温柔地拍着凛的背安慰着他。去年凛负气离开地区大赛会场的时候,是似鸟在一旁陪着凛。遥突然明白,凛和自己不是一个队伍了,不能作为队友一起游泳、训练,能为凛庆祝胜利、惋惜失败的只有他的队友。胸口闷闷的,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压住,遥拼命地跑出会场,希望把脑海里的事实抹杀掉。

时间继续前行,全国大赛结束后,凛被专业队伍看上,和山崎去了同一所大学。遥也接到了东京一所体育大学的邀请,一直困扰着的进路问题似乎解决了。真琴想当老师,准备去东京的大学进修。

遥在大学里一开始的表现很突出,可是后来慢慢失去了竞争优势,看来奶奶说的话没错,二十岁以后天才就是凡人了。真琴和遥的学校很近,两人的往来和以往无异。看到有些消沉的自己,真琴偷偷找到凛,想让凛帮忙开导自己。

凛在专业队伍的训练很紧张,唯一的周末休息还要兼顾修完必要的学分,平时也没有假期。平常人都会叫苦不迭,但这一切对凛来说都是很理所当然,因为他的梦想就是参加奥运会,站在世界的舞台上,这些训练都是必须的。凛答应真琴的嘱托,周末抽出半天时间去陪遥。凛的好胜心很强,而不在乎输赢的遥只要和凛在一起就会对输赢格外在意,两个人经常在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进行比赛,比如谁的衣服脱得快、谁捞的螃蟹捞得多、谁的气球吹得大、谁吃的炸虾多。凛找到遥后,立马要进行自由泳的两人胜负比赛。遥的自由泳成绩从大二开始就没有怎么提升过,近期也没有参加比赛。而凛则不同,最近参加很多大赛赢了一堆奖章,简直星光璀璨前途一片光明。遥不想和凛比赛,可是如果连游泳都不能在一起,自己和凛还有什么羁绊呢?遥最后还是和凛一决胜负,结果可想而知,遥惨败。获胜的凛没有大声欢呼,而是伸出左手,想要和自己击掌,可是遥犹豫着。凛啧了舌,拉起遥举到一半的手,强行击掌。凛给遥讲了自己在澳大利亚的经历。凛刚入校就提出了游泳部的入部申请,可是入部实力考核的时候,信心满满的自己却是最后一名。凛不敢相信,自己明明发挥的很好,游出了和在岩鸢游泳俱乐部一样的好成绩。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凛比其他部员都要努力的训练,可是成绩仍然不理想。当时凛的英语很烂,没有朋友,游泳也不顺利,经常一个人坐在港口大桥看悉尼湾落日。凛渐渐明白,自己不是天才,体格上也不如澳大利亚人、不如欧美人,可是好胜如他,怎么可能放弃。遥明白凛是想要鼓励自己继续参加竞泳,可是自己如果连校预选都通过不了,怎么可能和凛在更大的舞台上相遇?如果不能和凛一起游泳,参加竞泳那还有什么意义?凛的出现让遥明白了很多,所以遥准备在努力一年,如果那是还是不行,那就只能放弃竞泳,做一个喜欢游泳的凡人。

在遥努力的那一年,凛作为日本大学生代表之一参加了亚洲大学生游泳锦标赛。比赛是在东京代代木体育馆举行的,遥没有告诉真琴,自己一个人去看凛的比赛。凛参加了四个项目,分别是50m自由泳、50m蝶泳、100m自由泳和100m蝶泳。在50m的两场比赛中,凛以绝对优势通过预赛杀进决赛,两项最终均摘得冠军。而两场100m的比赛,凛也取得100m自由泳冠军,100m蝶泳季军的傲人成绩,不过100m蝶泳的冠军被山崎夺走。山崎参加的200m蝶泳、400m蝶泳都摘得了冠军,观众席上的女孩子激动地把山崎称为“蝶泳王子”。等凛比赛结束后,遥打电话想祝贺凛的胜利,可电话却是山崎接通的。

“凛在吗,我有话想给凛说。”

“凛在洗澡,有什么话我可以转达,反正我们一天到晚都在一起。话说,听凛讲,你状态不好,本以为能在比赛见到你,结果看了参赛名单也发现没有你,凛很失望呢。”

遥不知道还怎么回答,匆匆说了句帮我祝贺凛获得冠军,就挂了电话。以前虽然和凛不是一个学校,那种距离感还是可以通过时不时的比赛消除,而现在一个只能在观众席,一个永远活跃在赛场,两人之间的距离再也无法消除。凛的目光不再看向自己。遥跌跌撞撞地回到岩鸢,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岩鸢游泳俱乐部的门前,突然被真琴叫住。

真琴看到遥站在俱乐部的门口,有些奇怪本该在东京的遥怎么会出现在岩鸢,便叫住了遥。走到遥的面前,发现遥眼角的泪水不断地从水蓝色的眼睛里流出,真琴惊讶地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抱住遥,轻拍着他的背安慰他。那天晚上真琴一直陪着遥,太过温柔的真琴让遥卸下了防备,说起今天去看凛比赛的事情。

“遥的眼睛一直离不开凛呢,遥真的很喜欢凛。”真琴说的是事实,遥也慢慢察觉到自己对待凛的心情和对待真琴他们不一样,可是这种隐秘的感情被真琴这么直接的说出来,遥的心情有些复杂。

“遥上大学后即使能每天游泳也不怎么开心,我想是没有和凛同校的原因吧。可是遥还是那么拼命的练习,想和凛一起游泳。可是,你努力了那么久,那么拼命,还是不能和凛在一起。遥,我希望你的目光不要只集中在凛的身上,也多看看我,看看我们。”真琴越说越激动,甚至摇起了遥的肩膀。

“真琴。”

“啊,对不起,我太激动了。”真琴松开了握住遥肩膀的手,身体坐正,“遥,有件事情一直没有告诉你,虽然今天讲有些不合时宜,你还在为凛的事情伤心。可能太激动了,以前憋着的话,今天突然有勇气说出来,如果今天不说的话,我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有勇气说。”真琴深呼了一口气,“遥,我喜欢你,就像你喜欢凛那样。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凛,凛那么优秀,游泳,我怎么努力都无法和他竞争,我一直都羡慕嫉妒者凛。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也许是真琴的发言太具有震撼力,遥只顾着惊讶,不知道如何作答,直到真琴落荒而逃。第二天真琴又找到遥,为昨天的行为作了解释,说是自己一时糊涂说错了话,让遥不要介意,继续做朋友就好。

朋友吗,真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从小开始两人就在一起,从来没有真正分开过。遥无法把真琴的告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也无法彻底忘记凛去面对真琴,只能照真琴所说,关系和往常一样。

大三的时候,不想自已最爱的游泳变成负担,遥决定放弃竞泳,放弃和凛在同一泳池的竞争的未来,选择去学料理。大学毕业后,遥回到岩鸢,找了份厨师的工作,想游泳的时候就去俱乐部,生活轻松了很多。可是总有些悸动无法消除,遥一直困在原地。

 

“岩鸢站到了,请到站的乘客准备好行李下车。”电车广播的声音让遥从回忆回到现实。

路过检票口时,遥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遥!这儿!”是真琴来接自己了。什么时候把真琴的陪伴当做理所当然了呢?习惯这东西真可怕。这几天和凛的相处,遥清楚地发现凛的目光早已不在自己身上。既然很早就放弃了竞泳,也是时候给真琴答复了。遥对朝自己招手的真琴笑了笑。


评论
热度(14)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