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八)

(八)、旧事·宗介


最近娱乐八卦的头条似乎被凛给承包了,因为凛第一次公布了恋情。在八点档的明星访谈节目中,凛大方地承认自己正和一起拍戏的前辈耕作琴乃谈恋爱。一时间各种小道消息像刚出蜂巢的蜜蜂一样到处乱飞,有关凛和琴乃在拍戏时的片花、生活中互动的照片全部被挖出来。有娱乐记者质问凛是不是为正在拍的电视剧宣传而公布恋情,凛笑着说,“如果我公布恋情可以帮忙宣传电视剧,提高收视率,或许还能提高片酬。”有的娱乐评论家甚至将凛和琴乃的历代绯闻对象一一罗列进行对比,声称凛不如琴乃的历代男友,两人恋情不会长久。凛的粉丝分成了好几派,有的支持凛的新恋情,有的反对凛和琴乃在一起,有的伤透了心想要粉转路人,有的持观望态度。

宗介属于伤心的那一类粉丝。那晚凛发来邮件还在刺痛着宗介的心,“宗介,你的感情让我感到恶心,如果继续下去会给我造成困扰。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宗介拿着娱乐周刊,封面是凛和耕作琴乃的接吻剧照,总觉得耕作琴乃长得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的。这样想着,宗介翻开相册,寻找长相和耕作琴乃相似的人。

这个相册是小学的时候凛送宗介的生日礼物,宗介一开始很爱惜,塞在柜子里不舍得用。凛知道后嘲笑宗介像女孩子一样,“如果不用的话,我送的礼物就没有意义了。如果宗介不舍得用,就让我先开个头,把我的照片放进去,再把我和你的合影放进去,然后这个相册就是我们俩的专属相册。以后我们的合影全部放在这里面,怎么样,很浪漫吧!”凛得意的笑着,眼角弯弯的,露出虎牙,阳光爽朗。被眼前俊俏可爱的凛蛊惑住,宗介愣愣地点了点头,一股奇妙的情感在心里发芽。

那相册记录着凛和宗介成长的点点滴滴,宗介很珍惜,保存得很好,完全看不出已经使用了二十年,但是厚度清楚地描绘着两人相处的时间、经历的故事。相册的第一张是凛在海边玩水的照片,幼小的身体充满着生机;第二张是凛和宗介的合影,记得是过新年的时候,松岗太太和山崎太太带着他们俩一起去买新衣服的时候拍的,两人都穿上了新衣服,笑得灿烂;第三张是凛过生日许愿的照片,宗介当时问了好久凛许的是什么愿望,凛以说不来就不灵为由拒绝告诉自己,可在凛连续几次蝶泳输给宗介的时候,躺在水池边负气委屈的凛不小心说漏了嘴,原来凛是许了蝶泳游得比宗介快的愿望,后来宗介为了凛开心,故意放水让凛赢了几次,算是圆了凛的生日愿望;第四张是宗介和凛参加学校组织的野餐时拍的照片;第五张是游泳比赛得奖的合影······再往后翻,照片上的人出现了五年的断层,凛和宗介再次合影时,两人已经长得高大,消失了稚嫩和单纯。正是因为那五年的断层,宗介才意识到放弃和凛游接力是多么错误的决定,把凛推给了七濑遥。从小在一起,宗介和凛无话不谈,比对方还要了解对方。正是因为太了解,两人在游泳方面的争执也就越多,好胜心很强的两人谁也不甘示弱。所以,当凛开心地对自己讲找到了一起游接力赛的伙伴、要转校时,宗介内心的小兽在叫喧着不让凛离开自己,可是又要在凛面前坚持自己所谓的游泳是个人竞技,宗介只能放开。谁知这一松手就是五年,凛经历的悲伤喜悦的故事中没有了自己,七濑遥也霸占了自己和凛拍合影的位置。

从东京转校回到鲛柄是宗介认为做得最好的决定,因为以后的时间里,像是补偿那毫无音讯的五年,宗介再也没有和凛分开过。两人进入了同样的大学,同时进入了国家队,成了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游泳比赛的正式选手,代表日本出征。相册里的照片也越来越多。

翻到快一半的时候,一张失焦的照片吸引住宗介,昏暗的包厢里宗介和凛在接吻,周围围着很多人在拍照。记忆回到大二那年,宗介和凛同时被国家队选上,校游泳部的队友为了庆祝两人的梦想如愿以偿,决定带着刚成年的两人去酒吧一边庆祝,一边体验成人的世界。可是队友不知道,早在小学的时候,宗介就带着凛一起偷喝了家里的酒。喝的正欢的时候,坂田提议玩一种特别的双陆,不是单纯的谁的棋子先走到内盘为胜,而是修改了规则的整人双陆。按照原来的规则,棋子落脚点有惩罚也有奖励,惩罚和奖励大都是前进几步或者退后几步。而现在的规则是,队友们把各自想好的惩罚和奖励写在小纸条上,折好,放在棋盘上代替原来的惩罚和奖励。

按照平假名顺序,第一个掷骰子的是安田,接下来从安田的左手边开始顺时针掷骰子。安田的棋子走到空白处,有惊无险。到凛掷骰子的时候,凛运气很好抽到了恶搞的奖励,棋子走几步就要喝几杯酒。凛的酒量不大,宗介担心凛一会不舒服,帮凛推辞,可是凛却拍着胸脯说自己可以。凛的下一个是宗介,劝不住凛,宗介无奈地掷了骰子。停止转动的骰子上面显示的数字是六,棋子停下来的地方有白纸条。宗介打开白纸条,看到内容后眉头拧在一起。一旁的队友看到宗介一副中彩的表情,纷纷起哄,抢走纸条大声读出纸条的内容,“和右手边的人接吻,PS:舌吻。”半泽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哈哈哈哈,谁这么阴损,出这种惩罚。”安田拍着宗介的左肩,一副同情的表情,“宗介,节哀顺变,连女朋友都没有交过就要把初吻送给男人了,不过凛长得那么好看,也值了。”宗介看着另一个当事人,右手边的凛,凛已经醉了,脸上潮红,跟着其他人一起起哄,完全没有自己要被吻了的自觉,“要不算了。”刚说放弃的宗介立马就被队友们拒绝,“深井刚才都只穿内裤绕着包厢走了两圈,宗介不能临阵脱逃。”“愿赌服输嘛!”宗介无奈,目光转向凛,看着有些神志不清的凛,说了句抱歉,按住凛的头吻了下去。一旁的队友们疯狂拍照。凛被吻前就有些昏昏欲睡,宗介吻完后,凛直接睡着了。也不知是谁八卦,第二天凛和宗介激情热吻的照片连井上教练都知道了。凛怒气冲冲地找到宗介,质问宗介为什么不拒绝,搞得自己的初吻莫名其妙的没了。宗介有些惊讶,本以为凛在澳大利亚就有女朋友了,没想到凛如此纯情。为了表示歉意,宗介将新宿舍的下铺让给了凛。

下一张照片是宗介和凛在天空树的合影。橘真琴告诉凛说七濑遥的自由泳遇到了瓶颈,希望凛能够帮助七濑遥走出困境。凛曾说自己游泳的动力源泉是伙伴,七濑遥拯救了迷茫的自己。所以,即使看到凛训练再累,宗介也没有阻止凛去找七濑遥。那一次是周末,宗介约凛在上午补习后一起吃饭。结果凛翘了课去找遥,放了宗介鸽子,到很晚才回来。宗介很生气,凛为了补偿宗介,答应下周和宗介一起去天空树玩,所以才有了这张合影。

 

“找到了!”宗介抽出照片,将照片上的女生和杂志上的耕作琴乃进行对比,发现两人不但长相相似,连气质都一样。照片上是凛和黑崎、宗介和山根double date时的合影。宗介知道凛喜欢黑崎那种类型的女孩子,所以和耕作琴乃的恋情不是炒作,凛是真的喜欢耕作琴乃。确认这一点后,宗介感觉身上的力气被抽干了,手中的照片掉在了地板上。

黑崎是凛的第一个女朋友。很难想象不论是长相、人格、能力都很出色的凛在22岁时还是零恋爱经验,进入大学后,追求凛的女生很多,可是凛一门心思扑在游泳上,拒绝了很多女生。直到取得奥运会的金牌后,凛才接受了黑崎的追求。黑崎坚强温婉的性格和松岗太太如出一辙,宗介打趣凛有恋母情结,谁知凛竟然红了脸,说要你管。凛有了女朋友后,虽说训练照常,但是陪宗介一起跑步吃饭的机会少了。那时宗介感受到比七濑遥更大的危机,凛或许要永远离开自己。三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宗介抱怨凛有了女朋友忘了挚友。谁知黑崎过段时间就把闺蜜山根介绍给自己。山根的头发颜色和凛一样,也许是因为被红色迷了眼,宗介答应和山根交往试试。交往一个月后,山根说自己努力做了很多事情,可是感觉不到宗介的爱,于是两人和平分手。分手后,宗介感觉不到一丝情伤,反而觉得轻松了很多。

那时候,宗介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喜欢凛,所以才对黑崎的事情很介意。有时候太过清晰地了解自己的感情,还不如永远不要知道的好,宗介把自己对凛的喜欢视为洪水猛兽。喜欢同性,对山根也提不起兴趣,宗介以为自己是同性恋。那段时间训练总是出错,计时成绩很差,错失了很多大赛。凛察觉出宗介的异样,而宗介却一味地躲着凛。为了确认自己的性向,宗介一个人去了新宿二丁目,面对投怀送抱的牛郎,宗介感到了恶心。是啊,恶心,宗介明白凛给自己发邮件所说的恶心是什么意思。但是,想起和凛一起洗澡、睡觉、拥抱,甚至阴差阳错的接吻,宗介的身体却有了反应。原来自己只是是非凛不可,只是,无法把爱恋传达给凛。

凛呢?和黑崎分手后,凛消沉了一段时间。毕业前似鸟对凛告白,凛慌慌张张地找到自己,宗介只觉得自己没用,但又觉得有了一丝希望。后来宗介试探着问凛,如果凛喜欢男生的话,在认识的人当中选,会选谁,凛毫不犹豫地选了七濑遥。其实宗介在高三那年就真切意识到,对凛来说七濑遥是十分重要而特殊的存在,只是那时自己也把凛当成重要的人,没有多想。以前休息日的时候,凛总爱找宗介玩,还说没有宗介会很寂寞。后来即使宗介转学回来,两人的距离如此之近,凛却没有来找宗介,而是投向七濑遥的怀抱。如果没有转学回来,如果没有一起上大学,如果没有一起进入国家队,如果抛开所有外界因素,凛会不会在初中时就忘了自己?那五年的空白让宗介害怕,因为无论以后有再多的五年也弥补不了在最好的年华失去的东西。即使和七濑遥不同校,凛的嘴边也一直挂着他,习惯性地把遥和其他队友的表现做对比。因为七濑遥放弃竞泳,凛失落好久,状态一直不好,放弃参加好几次大赛。明明说了要做凛的伙伴,明明已经做了凛的伙伴,可还是替代不了不在一个队伍的七濑遥。以前是不甘心,现在是心痛,如果没有发现自己喜欢凛多好。

 

把掉在地上的照片放回相册里,宗介漫无目的地向后翻相册,看到一张和凛和江的三人合影。没记错的话,那时候宗介已经答应和江交往,原因只有一个,凛哭了。江大学毕业后先是留在学校游泳部当教练助理,后是去了东京的一家游泳俱乐部当助理,最后来到国家队当蝶泳教练上田信的助理。上田信是宗介和凛的教练,江很开心上班可以和哥哥一起,一直说国家级别的肌肉秒杀以前见到的所有肌肉。宗介一直把江当做妹妹,加上自己还没有从对凛的单恋走出,所以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江的交往请求。凛很快找到自己,头发有些凌乱,“江到底哪里不好,你怎么可以拒绝她。我一直觉得宗介是可以靠得住的,可以安心地把妹妹交给你,可是你却惹她哭。”

“对不起。我一直把江当成妹妹,所以······”

“江不是你的妹妹,她已经长大了。”

“可是——”

“宗介!爸爸离开的时候,江还小,我一直只关心自己,去留学、上寄宿学校,江她······”凛突然哽咽起来,泪水淹没红眸,“江她很喜欢你,喜欢很多年了,我希望你,你能给江幸福。你还不明白吗?”

“凛,别哭了。我——你让我考虑考虑。别哭了。”宗介从小拿凛的眼泪没辙,只能屈服。

在游泳上自己比不上七濑遥在凛心中的地位,如果和江交往的话,是不是可以拴住凛?现在想起当时的决定,宗介觉得自己很卑鄙,而且自食其果。如果当时自己能强硬点拒绝,自己和凛或许就不会绕那么多圈、兜兜转转那么多年,走入死胡同。

那么多年的坚守要放弃吗?合上相册,宗介闭上眼睛。到底还是和江分手了,她哪里都很好,只是自己不喜欢她。在宗介心底驻扎着一个叫松冈凛的猛兽,呲着牙示威,不让其他动物分享他的地盘。

如果以后的日子里没有了凛,宗介无法设想这个如果。

所以还是要当面问凛啊。


PS:

a.写这一章的时候超级没自信,拿捏不好宗介的情感,写得有些飘忽不定,可能会有小修。

b.第七章写了游泳比赛,是在第六集播出前想好的结果,和官方有很多出入(其实完全不一样),本来想修改和官方一致,结果越修越乱,对后面剧情也有影响,就放弃了。

c.谢谢一直坚持看下来的亲,我会继续努力的O(∩_∩)O

评论(5)
热度(16)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