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九)

(九)、旧事·凛&江

    

自从江取消订婚后,凛就没有和江见过面。要不是江主动约凛到blue sky喝咖啡,凛不知道何时才能整理好心情面对江。Blue sky咖啡厅是江上大学时打工的地方。当时凛为了确保江没有在奇怪的女仆咖啡厅打工,特地来“视察”,店主也因此认识了松岗兄妹。凛有些紧张,提前来到咖啡厅后给店主打声招呼后找了个隐蔽的卡座等江。

江穿着黄白相间的长裙,靓丽朝气,看不出为情所困的样子。凛看到后稍微放下了心。

刚一落座江就抱怨起来,“哥哥,你也太冷淡了吧。从来不主动联系我,我可是刚刚分手哎,都不知道来安慰我。”

“江,对不起,最近是我太忙了。”凛不敢看江的眼睛。

“真少见啊,哥哥居然给我道歉。”江的语气带着怀疑,“不过算了,哥哥一直都这样,高中的时候我发邮件给你,你从来不回复。我啊,早就习惯了你这个冷淡的哥哥。”

“江,你还好吧?就是和宗介他······”凛尴尬地不知如何开口。

“不好,很不好!”江很生气,“不过不是因为和宗介分手的原因,而是因为哥哥你。”

“我,我已经拒绝宗介了,所以,你们不需要分手。”看来江真的很在意宗介喜欢自己的事情,凛一下子慌了。

“笨蛋哥哥!你为什么总是把妹妹往不爱她的人身上推呢?”

“可是,你一直喜欢宗介,宗介他一定会喜欢你的。”

“哎,我就是对你这一点不满。哥哥,宗介喜欢的人是你,一直是你。宗介答应和我交往是因为你,和我分手也是因为你,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江越说越激动,一旁的服务员纠结着要不要把咖啡端到桌子上,“抱歉两位,您的咖啡,一杯摩卡,一杯卡布奇诺。”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控,明明今天不是为了生气才来见哥哥的。江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卡布奇诺的芬香让江的心情平静了很多。

“哥哥,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我们家和宗介家很近,两家关系很好。小时候你和宗介每天都腻在一起,开始的时候你们还会带我一起玩,幼稚园放学后我们三个一起回家。后来你们总是以男孩子的冒险不方便带我为理由,慢慢地疏远了我。我当时超级讨厌宗介的,总觉得他抢走了哥哥。

爸爸很爱游泳,我们俩总是一左一右趴在爸爸腿上缠着爸爸讲以前游泳的事情。当爸爸说曾经和宗介的爸爸是游接力的伙伴时,你第二天就找到宗介要一起去游泳俱乐部学习游泳。我也跟着去了,可是我太笨了,老是学不会。你和宗介很快掌握了窍门,学会四种泳姿和翻身折转,两个人比着谁游得快,我只能趴在浮板上羡慕地看着你们俩。不过上小学后我也找到了朋友就不怎么寂寞了。

哥哥和宗介一直很要好,即使吵架了也会很快和好。因为你的名字很像女孩子,总是被小学班里的同学欺负,被叫小凛凛,好几次你气哭了,宗介为了你还和同学打架,脸上挂了彩。宗介爸爸看到宗介脸上的淤青,笑着说宗介长大了有男子汉气概,以后能保护凛和江了。现在想想宗介或许从小就被哥哥迷住了。

爸爸离开后,你开始执着于完成爸爸的梦想,想和伙伴一起游接力赛,参加奥运会。可是和宗介的接力总是完成得不好,你烦恼了好久,回家一个人呆着房里。后来你找到遥,可是遥不愿意和你游接力。我一直相信遥会答应和哥哥一起游接力的,因为谁能拒绝那么率真开朗、可爱温柔的哥哥呢?哥哥有一种吸引人目光的魔力,我的好多同学都很喜欢哥哥,只要你和我一起回家,就有女同学说顺路要和我一起回家。某种意义上,多亏了哥哥,我才交了那么多朋友。

你从澳大利亚回来后,像变了一个人。我很害怕哥哥真的会不再理我,因为宗介上了高中后再也没有联系我。你们俩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所以我想方设法想让遥解开你的心结。幸亏有遥,哥哥才恢复到以前模样。其实我一直以为哥哥和遥互相喜欢。”

听着江说以前的事情,凛的心情慢慢放松了,可是突然冒出自己和遥互相喜欢这种惊人的语句,凛条件反射般反驳,“我和遥,怎么可能!”

“哥哥你难道不喜欢遥吗?”

“喜欢是喜欢,但是不是那种喜欢!”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和遥对彼此的执着让人惊叹,而你们自己却没有发现,以为理所当然。我想宗介就是因为哥哥对遥太过于执着所以一直没有出手。”

“宗介他以为我喜欢遥?”

“我想不止是宗介这样以为,真琴、渚、怜都以为你们互相喜欢。真琴一直都喜欢遥的,可是因为遥的目光一直被哥哥吸引,所以一直默默守护着遥。话说当我知道你和遥没有读同一所大学,超级惊讶,以为你们分手了。”

“啊!我们从来没有交往过,怎么会分手!遥有他要走的路,我有我的梦想,虽然是遥拯救了我,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因为遥而放弃梦想。”

“所以当你说要退役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听错了。虽然说游泳运动员大都是二十六七岁的时候退役,可是那么喜欢游泳的哥哥怎么会在二十六岁就退役,最起码会坚持到三十岁。我还去问了遥知不知道哥哥要退役的原因,结果遥也一头雾水。当时我刚和宗介交往,只顾着自己,你选择当明星,就把这件事给忘了。现在我知道哥哥放弃梦想的原因了,因为你无法在一旁若无其事地看我和宗介交往。”

“不是的!是因为我体力已经到极限,成绩也不如新入队的成员,所以才选择退役。”尘封的秘密被人突然解开,凛慌张掩饰,“呐,就是不想惨淡收场,不是有句话说‘在最灿烂的时刻谢幕,留给世界最美的自己’嘛。”

“嗐,不要掩饰了,哥哥。我们兄妹俩很少一起聊天,这次我想坦诚地谈谈。希望我们都能迈出这一步,向前走。以前我总在想为什么喜欢宗介,因为他的长相,他的泳技,他的肌肉,他的温柔,还是他的笑容,直到最近要分手才发现,原来是因为宗介和哥哥太像了,和爸爸也很像,我在宗介身上找到了家的感觉。宗介对我很好,可是和他在一起完全没有小花说的那种心跳甜蜜的恋爱感觉。他像哥哥一样对待我,从来不主动,甚至连拥抱、牵手都是我在主动。有时候我觉得很累想要放弃,可是坚持了那么久想着结婚后或许宗介就开窍了,又有了希望。不过现在我不会将就自己了,因为已经有人在前面等着我,等了好久了。我这次会彻底摆脱对宗介的感情,好好回应那个人的感情。”

“江,难道你有喜欢的人了?”

“嗯,怎么说呢,我想认真谈一次恋爱,他目前还在试用期,能不能转正看他表现咯。”

“对方是做什么的?性格怎么样?对你好不好?”

“哈哈哈,哥哥你也太紧张了,宗介一直说你是隐形妹控,没想到是真的。就算你再喜欢妹妹,我们之间可是不可能的哦。”

“你在胡说什么!我那样只是担心你!”宗介那家伙怎么乱说话,什么妹控啊!被拆穿的凛有点恼羞成怒。

“等他转正后我再告诉你。”江俏皮一笑,“不说我了,哥哥,我希望你能正视自己对宗介的感情。虽然对前情敌说这种鼓励的话有些微妙,但是如果前情敌是我最爱的哥哥的话,我觉得这是必要的。我知道哥哥为什么拒绝宗介,是因为我。哥哥认为如果答应了宗介的求爱,就是对妹妹的背叛,抢走妹妹的幸福。可是,哥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因为我而让哥哥不幸福的话,我也会有同样的情感啊!你不能自私地把自己划为受害者啊。你从澳大利亚回来是遥解开你的心结,你参加奥运会是宗介陪着你一起完成梦想,而我这个妹妹完全参与不了你的难过与开心!我也希望可以为哥哥做些什么,哥哥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总是默默关心着我,我知道你一直履行着代替父亲照顾我的责任。可是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你也不可能一辈子守护我。所以,哥哥,请不要因为我而压抑自己的情感。”

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和江那么坦诚地谈心,凛头一次发现江长大了,不再是那个躲在哥哥后面寻求保护的小女孩了,江似乎已经长成一个可以庇护家人的大树。凛觉得自己很没用,竟然需要妹妹来打开自己的心结。“江······”凛有些哽咽。

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百太郎发来的邮件。那家伙真是的,都说了让他放心,还是发邮件过来,马上就要比赛了,还不把心思放在训练上。不过也是因为百太郎的邮件,江又有了继续说下去的勇气。“我一直以为哥哥喜欢的是遥,所以从来没有想过哥哥会和宗介······一直觉得你和宗介很像,一样争强好胜,一样只关心感兴趣的事情,一样钟情,喜欢同样的事情,有同样的梦想,我应该早点发现的。宗介他喜欢哥哥表现得很明显,和我在一起也是三句话不离凛,那时我经常吃哥哥的醋。只是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这么看来我真的很迟钝哎。不过哥哥是怎么喜欢上宗介的,我完全看不出来。如果不是跟似鸟确认,我真不敢相信那些照片,哦,不是,不敢相信哥哥喜欢宗介。”差点说出照片的事情,如果知道被人调查,哥哥肯定会生气的。

“江,我——。”

“哥哥可以不用勉强自己说,我知道你一个人忍受了那么多年,突然被我这么赤裸裸地摊开来讲,一时半会也接受不了。不过不能让宗介等那么久哦,因为你的绯闻女友,宗介最近可是很伤心的呢,每天晚上都借酒消愁。”看着凛惊讶的表情,江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和琴乃小姐是在炒作,宣传新片加上间接拒绝宗介,可是宗介不这么认为的哦,谁叫琴乃小姐长得那么像你的第一任女友。”

“凛前辈,江。”似鸟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餐桌前。

“爱,你怎么来了?”

“我正好在附近。金田导演联系我说要谈电影的事情,他想让你当最新电影的男主角!”似鸟的眼里闪着无数颗小星星。

“金田秀一导演,那个得了很多国际大奖的导演?”江的声音提高了很多分贝。

“是的!”似鸟自豪爽快地回答道。

“哇!哥哥好厉害!似鸟,请一定要帮哥哥争取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凛前辈,金田导演几个小时后就要坐飞机出国,希望能和你尽快见个面。所以我们要现在赶去成田机场。”

“可是,江——”

“哥哥,当然是工作的事情重要啦!我要说的基本说完了,快去机场吧。”说完,江伸开了双臂。凛抱住江,听到江在耳边轻声说了句,“我希望哥哥能放下过去,勇敢地去追求幸福!”

 

因为时间紧急,凛只来得及和金田导演互相认识、简单谈了谈角色特征。送别金田导演后,凛让爱把自己送到家附近的公园,想一个人静静。傍晚的公园还带着白天的温热,一对兄妹趴在草地上在找四叶草。凛看着他们,想起江说的种种,心情很复杂。自己是个情感外露的人,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都会表现在脸上,可是唯独对宗介的喜欢一直埋藏在心底。自己也想外露,可是发现喜欢的时候已经错失了外露的时机,而且那种感情也不是可以随便外露的。

凛和宗介从高三开始就住在同一个寝室,到大学,进入国家队,两人都被分配到同一间屋子。凛一直说是孽缘,因为每次都要猜拳决定上下铺归属,不过每次都是自己赢。两人一直在一起,经常被队友打趣像老夫老妻一样。凛总是被强大的事物吸引住目光,进入国家队后,宗介的实力突飞猛进,霸道坚定的蝶泳征服了所有队友,包括凛。不知不觉间,凛的目光从遥身上移开,聚集到宗介身上。凛和黑崎分手后,自由泳陷入了瓶颈,怎么也无法提高。国家队里弱肉强食,如果连续几次比赛失利就会被淘汰下来。凛很不安,脾气变得暴躁起来,队里没人理会自己,只有宗介陪在自己身边,每天在训练后帮自己增加训练量,帮自己想办法提高成绩。当自己突破瓶颈后,兴奋地抱着宗介庆祝。拥抱的那一瞬间,凛发现宗介已经成了自己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自己越来越依赖宗介。正如黑崎所说,凛总是依赖宗介,和宗介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女朋友都要多,让人忍不住吃醋,所以才提出分手。宗介十分优秀,在国家游泳队里很受欢迎,女队里有几个喜欢宗介的运动员。当自己撞到女队的人向宗介表白的场景时,凛忽然意识到宗介不是自己的所有物,这种要失去宗介的危机感让凛感到恐惧。似鸟的告白点醒了凛,凛对宗介的占有欲原来是喜欢。刚刚明白心意的凛,内心摇荡着,不知道该怎么和宗介相处下去。而江却在那时告诉凛她喜欢宗介,凛忽然觉得自己对宗介的感情丑陋而罪恶,比起男生的自己,江更适合宗介。凛极力撮合宗介和江在一起,可是他们俩在一起的情景一直刺痛着凛。凛做不到若无其事地在一旁看着他们浓情蜜意,嘴里说着祝福的话,所以选择离开。幸而当时自己也到了游泳运动员退役的年限,没人怀疑凛的决定。原以为自己把感情隐藏得很好,不会被人发现,可是爱却轻易看穿了自己。今天江主动来找自己,是爱安排的吧,不然他也不会直接冲到咖啡厅告诉自己电影的事情。这些年欠了爱太多,如果可以真想好好补偿他。为什么喜欢的人偏偏是宗介,如果是爱的话,对所有人来讲一定会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江的话,让凛放下了很多包袱。放下过去么,真的可以吗?躺在草地上,身上斑驳的树影随风摇晃,凛似乎睡着了。


ps:接下来一段时间有点忙,所以大多数时候会隔天更。不会坑的==。

谢谢一直看下来的亲,我会努力的~~

评论(13)
热度(28)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