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十)

(十)、夜市


8月的台北比东京热很多,丰富的降水减少了干燥。位于的台北市近郊的阳明山早晚温差大,空气清新凉爽,是夏季避暑胜地。连续一周在阳明山拍戏的凛虽然赶进度很累,但是适宜的气候让凛很快消除了疲劳。

凛所在的《青春物语》剧组因为女主演耕作琴乃临时要参加戛纳电影节的首映,延期两天拍摄,凛也因此有了两天假期。剧组里的人大都第一次来台湾,趁着休息组团下山去参观台北。凛在国家队时曾来过台北参加亚洲地区的游泳比赛,和宗介一起玩遍了台北,本想留在山上好好研究剧本,结果被制片人拉去当导游。

市区的温度比山上高了好几度,在加上周六拥挤的人潮,凛一早就想回酒店了。可是剧组的人都很兴奋,自己也不好意思扫了大家的兴,只能忍着高温带着他们去了台北比较有名的景点。在故宫挤了一上午后好不容易看到翡翠白菜,就匆忙离开赶往中正纪念堂,下午在香火旺盛的艋舺龙山寺上香求签。晚上在101看过台北夜景后,剧组的人分成了两拨,一拨想去西门町逛酒吧,一拨想去士林夜市吃风味小吃。一心想早点回去的凛选择去士林夜市,因为夜市离住的饭店很近。

坐捷运到剑潭站下车时已经快9点了,凛带着剧组的人步行到了士林夜市。给剧组的人交代完回去的路后,凛让他们自行分组自由活动。似鸟一副要尝遍夜市所有美食跃跃欲试的表情让凛感到十分无语,为了不让似鸟吃坏肚子,凛陪着他去曾经和宗介一起去过的小吃摊。似鸟看起来文弱,可食量不是一般的大,简直是惊人。吃完一份蚵仔煎和蚵仔面线后,一路上又买了大份炸鸡排、天妇罗、大饼包小饼,喝完青蛙下蛋和珍珠奶茶后,又买了木瓜牛奶。等到了大肠包小肠店时,似鸟手里的食物已经扫荡一空。凛手里拿着一路没喝完的珍珠奶茶,吐槽似鸟上辈子是饿死鬼。

梁记大肠包小肠是百年老店,慕名来买的游客络绎不绝。凛想起和宗介第一次在梁记吃大肠包小肠的事情。当时排队的人很多,凛和宗介只会简单的中文问候,对老板所说的要放多少辣椒、要不要加孜然和其他配菜一窍不通,两人各自指着招牌上的食物图要了两份不同的。结果宗介买到的是特辣,刚咬下一口,嘴里像被烧着了一样,热辣烫麻,宗介张大嘴巴直呼气,喝了好多冰水才消除辣意。凛买到的是微辣的大肠包小肠,虽然是微辣,可是辣味很足,尚属于可以接受的范围。凛想把自己的大肠包小肠分为宗介吃,结果那家伙一朝被蛇咬,死活不肯吃。

排了20分钟的队后,似鸟终于站到了柜台前。不会中文的似鸟向凛求助,拿似鸟没办法的凛走到前面,“要一份微辣的,不加孜然。”凛因为这部戏恶补了中文,日常对话已经没什么障碍。

“凛!”

这声音太过熟悉,像是听了很久的老歌,可以不自觉地哼唱,凛转过身,宗介站在对面的街道上。半明半暗的路灯下,宗介显得不真实。

“宗介!”瞳孔变大,宗介的出现让凛措手不及,夜市里嘈杂的声音似乎静止了,人来人往,而两人的眼中只有对方,就这么对望着。手中的奶茶掉到地上,凛回过神,在仓促弯腰捡杯子时,眼睛的余光发现宗介在走过来。“还不能见宗介。”此时凛的脑子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他转过身拉住似鸟要离开。似鸟刚拿到的大肠包小肠还很热,突然被凛扯着胳膊走,手被烫到,慌乱地两手交替拎着。“凛前辈,怎么突然拉我。”凛没有回答,加快脚步往前走。

“凛,等一下。”

被凛拉着的似鸟转过头看到宗介在后面追着,惊讶的问凛,“宗介前辈怎么在这里?”

“我不知道。”凛还在走着,无视宗介的声音,抓住似鸟手臂的力气越来越大。

“很疼啦,凛前辈!”似鸟挣开凛的束缚,抓住凛的衣服迫使凛停下来。

“爱?”

“凛前辈!”似鸟的眼里满是坚持,“还记得下午抽到的签吗?请不要再逃避!”说完后似鸟转过身,“宗介前辈,快点过来。”

小跑到似鸟面前,凛还是别着脸低着头不愿直视宗介。“谢谢你了,似鸟。我有话想和凛说,凛接下来还有工作吗?”

“不用谢啦,凛前辈今天和明天两天都休息,所以宗介前辈尽情说吧!”似鸟忽然退了一步把凛推到宗介面前,凛猝不及防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宗介连忙伸手扶住凛。凛看到自己的手搭在宗介的胳膊上,像炸毛的猫一样,立马抬开双手,后退几步,目光低垂。

“这样啊,那我借用凛到明天晚上,你们住在哪个酒店?”

“宗介!”凛终于抬起头看宗介。看到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宗介忍住抽动的嘴角。

“在阳明山附近的酒店,具体地址我发邮件给你。”似鸟是行动派,食物用胳膊夹住,翻开随身包拿出手机,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游走。“搞定!”

“爱,你怎么——”凛有一种腹背受敌的感觉。

“安啦,宗介前辈可要好好看着凛,千万别让他受伤,后天还要拍戏。OK?”

“嗯,不会让凛受伤的。”宗介看着凛,语气不像是简单的承诺更像是誓言,“那我们走了,似鸟谢谢咯!”

“拜拜!”

凛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境下被宗介拉着走了,一路上不停地要甩开宗介的手,可是力气不如宗介,又怕引起围观,只能将就着跟着宗介走出了夜市。“宗介,你要带我去哪里?”

“以前我们去过的地方。”

两人一前一后安静地走了二十分钟,闹市的声音渐渐消弭,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终于到了宗介所说的曾经去过的地方。木质的长廊上爬满了藤蔓,晚风吹动着藤叶,发出瑟瑟声响。长廊两边不知是月季还是玫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月光透过藤叶的间隙洒落到地上,宗介拉着凛坐到了长椅上。

“凛,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晚上看不清,好像,没多少印象。”

“也是,我们俩只来过一次,还是在三年前事情。四月底,上野的樱花都谢了,而这里的紫藤花开的正旺。”

紫藤花,凛忽然想起拍上部戏时学习了俳句,记得是松尾芭蕉的“疲惫不堪借宿时,夕阳返照紫藤花”。夕阳,紫藤花,凛记起来了。那天下午和宗介出来跑步,结果迷路了。走到这边的长廊,放佛看到了无数淡紫浅蓝色的小型瀑布。蜿蜒的灰褐色枝蔓上点缀着团团浅绿的叶子,一串串硕大的花穂垂挂在柔嫩的枝条上,淡淡的紫色中带着浅蓝,灿若云霞。柔和的春风吹动着挂满云霞的枝条,律动的紫藤花放佛是倾泻的瀑布,在晚霞的照耀下,浪漫美好的如同爱丽丝仙境。柔风、香花、鸣鸟、彩霞,一天的疲劳慢慢消除了。“没有漂亮的紫藤花了啊。”凛抬头看着藤叶,目光里带着回忆,喃喃自语。

“是啊,没有紫藤花了。但是明年花还会开,只是我们不一定见得到。”宗介望着凛,眼神哀伤。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植物的寿命或许没有人长,但是如果代代人在这片长廊种上同样的紫藤,多少人见到的是同样的淡紫浅蓝的云霞,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虚费了多少光阴,宗介觉得如果现在不说清楚的话,以后被时间偷走的不止是年龄更是对一个人无法割舍的情感。

“凛,我喜欢你。”郑重的,坚定的,宗介直视着凛。

“宗介。”回望着宗介的凛充满着挣扎。

“一直以来我们情如手足,太过亲密的关系让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你,等我意识到的时候,你的所有都在吸引着我。看到你和别人交往,看到你放弃游泳,看到你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我所有的脑细胞在吵着叫你不要离开我、快点看到我。我现在已经忍到了极限,我受够了你远离我和其他人在一起,我想霸占你,让你只能看到我。我知道凛的目光一直都在遥身上,也喜欢黑崎那类女孩子。我没有自信比······”宗介的声音越来越低,正如他的心情低落到尘埃,但是看到尘土中的一线阳光,挣扎着抓住最后的希望,“但是,我希望凛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可以继续爱你。”

双手捂着微张着嘴,凛内心百味交错,乱如蛛网。“宗介,我······”

“凛,如果为难的话,你不用现在就回复我,但是明晚你回去前要告诉我答案。在你回复前,我想陪你度过一天。如果你答应了,明天会是我们交往第一天的纪念日。万一,万一你拒绝的话,这一天会成为我们最后的美好回忆。”宗介握住凛肩膀的手有些抖,不安,只能央求着。

凛无法拒绝宗介发自内心的感情,微微点了点头。宗介松了口气,看了下手表,已经11点多了。“凛,今晚和我一起住吧。我住在嘉欣酒店,离这里不远。”

宗介住在附近的酒店?凛忽然想起一直想问的问题,“宗介,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台北的夜市?”

“哦,忘了告诉你。我带队参加亚洲游泳锦标赛,比赛在台北诗欣馆,离这里蛮近的。我们以前也在那里比过赛,还记得吧!今天上午最后一场比完了。”

“一个人来的夜市?”

“嗯,队里的人下午就回去了。我下午有些事情,所以把机票订在了明晚。”

“这样啊。那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宗介看着凛的侧脸,嘴角温柔地翘起,“还不知道。”


评论(7)
热度(10)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