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十一)

(十一)、答复


“先生真的很抱歉,酒店没有空房了。最近是旅游旺季游客很多,酒店的房每天都爆满,需要提前两周预定房间。”前台接待小姐含着歉意向凛微微低头,“先生,和您一起来的那位先生在我们酒店已经入住4天了,要不您和他住在一起?”

凛有些焦躁,本以为到了酒店可以单独住一间,晚上好好想想明天怎么和宗介相处,可是事与愿违只能退而求其次。“那他住的是双人房还是大床房?”

“这个我们需要查一下,您还是问下本人比较快。”

“那还是麻烦你查一下。”要是有勇气问的话,就不会让宗介在一旁等着,自己到前台了。

“您稍等——是山崎宗介先生吧,是大床房。”

“什么!”屋漏偏逢连夜雨,凛啧了舌,只能跟着宗介坐上电梯。电梯上的数字匀速变化着,逼仄的空间让凛有些喘不过来气,到底该怎么面对宗介?

“凛。”宗介的声音让凛回过神,“快看,那边是摩天轮。”电梯朝外的一侧是透明的,可以看到台北夜景,凛朝着宗介所指的方向看去。兴许是太晚了的缘故,原本五光十色的街灯、招牌和通体带着亮光的大厦群都黯淡了下来,只剩星星点点和交错盘旋的黄色光河,被黑幕包裹住的城市偶有车鸣。摩天轮停止了旋转,上面的彩灯交替闪着光,斜上方挂着一弯皓月。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去游乐园的事情吗?”

“不是经常去吗?”

“是啊,不过第一次的印象最深刻。”

“哈啊!想起来了,我们一起坐了摩天轮!江哭着吵着要去,可是又怕高,妈妈一直哄着江,结果就我们两个坐了。当摩天轮升到最高点时,我们俩还许了愿。”

“还记得许了什么愿望吗?”

“那时候能有什么愿望。”凛叹了口气,想起小时候争强好胜的自己,无奈地笑了。“不是游泳比你快,就是长得比你高,最大的愿望是得奥运冠军。”

“凛还真是单纯的游泳白痴。”宗介揉了揉凛的头发,凛用胳膊蹭了下宗介,“不许笑哦!倒是宗介一直都不告诉你许的是什么愿望。”

“那个啊,是秘密喔。到了,是1808号房。”

“什么呀,宗介告诉我嘛。”

“下一次一起坐摩天轮的时候再告诉你。”

“切,宗介真狡猾。”

 

浴室里有浴缸,阳台可以看夜景,微型的旋转吧台上摆着几瓶红酒,紫色的灯光营造出浪漫的氛围。“这次比赛住的房间不错嘛!以前都是两人住一间,现在你一个人住一间。”凛坐到床上,拍了拍被子,对房间唯一不满的就是只有一张床。

“是主办方安排的,教练大床房,运动员双人房。”宗介放下随身包,“凛先去洗澡吧!换下的衣服我叫人送去洗,明早送来。这里有提供睡袍,洗完澡你要穿内裤吗?需要的话,我去便利店给你买一次性的暂时穿一晚上,明早你再换回自己的。”

“怎么感觉宗介像老妈一样,有点不适应。就一晚上而已,反正有睡袍,那种事情无所谓啦!”

“欸?凛不是裸睡派吧,真的不需要?”

“呃······诶······”眉毛上下拧动着,凛纠结起来,“那还是麻烦宗介了。”

“哈哈,那你要平角还是三角?”

“不要什么都问我啦,我要去泡澡了,你看着办啦!”凛走到浴室,打开水龙头让流水声掩盖自己乱成一锅粥的思绪。宗介绝对是故意问自己的,明明从小一起长大,做了那么多年的室友,宗介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不喜欢裸睡,是平角内裤派。前不久自己还发邮件狠狠地拒绝了宗介,虽说江坦诚的话让凛放下了包袱,但是自己还没有做好要接受宗介的准备。

“凛,脱下的衣服放到篮子里。我一会去取。”

“好的!”

“凛,和以前一样就行了。”隔着门的声音听不出情感,凛想宗介一定是在安慰自己。宗介总能注意到自己些许的情绪变化,所以在电梯里才故意转移话题让自己放松些。和以前一样吗。脱完衣服,凛整个人浸在浴缸里,红色的发丝漂浮在水面,宛如散入水中的睡莲。或许只有和以前一样才是迈不出第一步的自己唯一可以做到的吧!明明对任何事情都能直接明了的袒露心意,唯独在对宗介的感情上遮遮掩掩不知所措。这么想着,凛有点羡慕宗介了,宗介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向自己坦白心意。“因为是凛,我必须认真。”忽然想起宗介和自己作为队友也是对手第一次站到世界的舞台上参加比赛时,宗介这么对自己说。凛一直以为宗介说这句话是在肯定自己的游泳实力,现在想想那句话的含义不止是游泳。

“凛,浴巾、浴袍和内裤都放在篮子里了,别泡太长时间喽。”宗介打开卫生间的门,透过磨砂的玻璃浴室门隐约看到凛还泡在水中。“脏衣服已经送去洗了。”

“嗯,我知道了。辛苦了。”入水、抱水、划水、推水和空中移臂,蝶泳的手臂动作分为五个环节,可惜浴缸太小,只能双臂入水。在四种泳姿中,凛最喜欢蝶泳和自由泳。自由泳动作流畅一气呵成,无拘无束而且游起来速度最快。而蝶泳的姿势很像展翅飞翔的蝴蝶,波浪式上下打水的双腿和海豚前行时律动的尾鳍如出一辙,蝶泳将天空和海洋联系在一起,浪漫极了。在凛的鼓动下,宗介也选择专攻蝶泳,后来游得比凛还好。说起来好久没和宗介一起游泳了,那种连指间都兴奋紧张到战栗的感觉也好久没有体验了。

泡完澡后,凛推开浴室的门,看到篮子里有白色的平角内裤,“切,宗介那家伙。”简单擦了身子,凛裹上浴袍走了出来。

宗介皱着眉盯着电视,神情专注,想必是听不懂中文吧。“看什么呢?”凛抱着胳膊半靠在门上,歪着头戏谑道。

听到凛的声音,宗介转过头苦着脸朝凛摊开手掌,“我还以为中文与汉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能大概看明白,结果我高估了自己,刚才换了几个台都没有字幕。”

“哈哈,你带iPad了吧,直接上网看日本的节目不就行了。”头发上的水流到脸上,凛将鬓角的头发撩到耳后。“宗介,吹风机在哪里?”

“梳妆台旁边,你等一下,我帮你吹头发吧!”宗介从梳妆台旁拿起吹风机,推着凛坐到茶几旁的沙发上,调了吹风机的温度和风速,“感觉怎么样?”

“还好。”

“明明以前都会吹干头发的,自从你当明星后洗完澡总是忘记吹干头发。”

“当明星很忙啦,尤其是赶进度的时候,吹头发很麻烦呀,放着不管也会干。吹头发那功夫还能用来看剧本。”

“真拿你没办法,虽说是夏天,但还是吹干了好,你又不像我是短发。”凛的头发比上次见的时候长了些,扎起的小揪揪有食指长,抓在手里像丝绸般柔滑细腻。头发上的水滴沿着白皙的脖颈流入浴袍内,胸部透过半敞开的领口若隐若现,宗介干咽了口水。

“你不是说带队来参加比赛,比赛结果怎么样?”茶几上有两本娱乐杂志,凛闲着也是无聊,随手拿起一本翻看。

“和以前差不多。倒是百太郎那家伙状态超好,得了好几项仰泳的冠军。”

“阿百那家伙挺能干的嘛!平时训练成绩时好时坏,只要参加比赛绝对会爆发。”世界各地的娱乐杂志都一样,到处乱喷狗血,真无聊。凛勉强翻到最后一页,赫然发现杂志封皮背面的左下角有一张自己在东京拍戏的剧照,上面写着“日本明星松冈凛、耕作琴乃近日来台拍戏,下期剧组探班大揭秘!”茶几上的另一本杂志正好是下一期,发行日期是今天。前天中午确实有记者来剧组探班,想要单独采访两位主角,结果被监督以赶进度为由给拒绝了,所以杂志里面只有几张剧照和制片人采访。凛瞬间想起宗介在紫藤树下说的有事要留下来,那事情应该是去机场办理改签手续。“宗介。”

“怎么了?”

“没什么。”以前只要有负面新闻或者绯闻传出,宗介总会在第一时间联系到自己,询问情况,或是安慰或是鼓励。啊阿,真的很难想象严于律己正儿八经的宗介会看娱乐杂志。原来宗介一直注视着自己,只是自己隐藏了情感刻意不去关注宗介。是该好好回应宗介的情感了,凛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宗介,我说的是如果,如果你和我交往的话,我们不会和其他情侣一样,我们都是男人。我是明星,工作很忙,没什么休息时间,你是教练,每天生活很规律,我们或许好久都见不到一面。我不能和你逛街、出去吃饭、去约会,不能把我们的恋情公布,我会有其他绯闻对象,在拍戏时会和人接吻拥抱。”凛的声音有些哽咽,“这样的我,你还愿意和我交往?”

宗介关上吹风机,俯下身从后面抱住凛,“傻瓜,我爱的人是松冈凛。他啊,很优秀,很努力,有很多人喜欢他。我和那些喜欢他的人一样,想着他、看着他就很幸福了。但是啊,我太贪心,总是想让他的目光多在我身上徘徊哪怕比别人多一秒钟,总是想把他藏到一个只有我能找到的地方。如果他把我当成众多追求者中最特殊、最重要的,回应我的贪心,我怎么可能拒绝他。”

泪水滑过脸颊滴落到宗介的手臂上,还带着温热,凛转过身,看着宗介湖绿色的眼睛,“宗介,我······”

凛的眼眶里堆满了泪水,宗介微微皱起眉,两手托住凛的脸、用大拇指轻轻擦拭凛脸上的泪水,流水般的温柔,“不要哭了,凛。”宗介的安慰似乎打开了凛的泪腺闸门,凛扑进宗介怀里哭得更凶了,呜咽着,“我喜欢你,宗介,一直喜欢着你······”


评论(2)
热度(20)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