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十二)

(十二)、共寝


凛他喜欢我!?宗介以为自己听错了,想让凛再说一遍确认。但是,要推开梨花带雨的凛,宗介做不到。就像是小时候一直想要的机器人在圣诞节那天早上突然出现在床头,自己惊讶欢喜但又担心会被人收走,只能做几天好孩子。宗介一手搂着凛的腰,一手轻拍着凛的背,感受怀里温热的吐息,闻着沐浴露残留的清香,在烈焰上煎熬的理智逐渐败给了情欲。等凛的哭泣声渐渐停止,宗介慢慢推开凛,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凛的表情,“凛,你刚才说喜欢我,是真的?”凛还在啜泣,眼睛有些红肿,但是目光不再游离,坚定地直视着宗介,郑重地点了头。

像是持续的梅雨天突然放晴,像是出海三个月终于打捞到鱼,像是沙漠里饥渴的旅人突然发现绿洲,宗介觉得耳边有数百只百灵鸟在齐声歌唱,自己似乎飘到天堂上参加诸神盛宴,被云气中的鲜花美食环绕。除了狠狠地抱住凛,宗介的兴奋幸福之感无以言表。凛回抱住宗介,“宗介,之前我一直在逃避,说了过分的话,做了过分的事情,对不起!今后我不会再逃避了。”

“太好了,太好了······”比幸福还要美好的是什么,宗介想不出形容词。魂牵梦绕的、此刻在自己怀里的人是属于自己的,宗介只想要把凛揉进血液里,不知不觉加大了手臂的力量。

“那个,宗介,你抱得太紧了,我快喘不过来气了。”

“抱歉!”宗介慌张松开臂膀,前后左右仔细查看凛的身体有无异常。

“没事啦。”凛破涕为笑,“宗介真是的,不要小题大做啊。”

“我刚才太激动了。总感觉不真实,想要抱着你确认下。”挠了挠头发,宗介有点尴尬。“那个,我去洗澡,凛别哭了啊。”

“我哪有哭!”本来就很红润的脸因为害羞更红了,凛起身走到微型吧台,打开酒瓶,倒了一杯红酒,“宗介真是的!”

本想暂时逃离暧昧尴尬的处境,可是到了浴室,回想起方才凛的种种,宗介的下半身诚实地做出了反应。“可恶!”凛刚哭过情绪不稳定,宗介也不知道现如今的凛能够接受自己到何种地步,如果此刻出去会不会被拒绝呢?又一次天人交战,最终是理智战胜了情欲,宗介调了淋浴的水温,让冷水清醒头脑、压住欲望。

擦干头发后,宗介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宗介洗得好慢。”凛摇摇晃晃地走到宗介身边,敞开的浴袍露出嫩白的肌肤,脸色潮红,食指和中指拎起的酒杯里装满了红酒,随着凛左右倾斜的身体晃出,“好开心啊,终于把想说的话给宗介说了。等了你半天还不出来,我一个人喝了好多。”

春色满园,诱人心扉,宗介觉得刚才的冷水澡白洗了。微型吧台上的三瓶红酒已经告罄,“凛,你醉了。”宗介接过凛递来的酒杯,一饮而尽。宗介扶着凛坐到坐到床上,凛挣扎着要抢走宗介手中的酒杯,宗介把凛按倒在床上,“凛,不要再喝了,身体感觉怎么样?头疼不疼?”

“嘿嘿嘿,宗介像老妈一样!我没事啦!”凛举起双手捂着宗介的脸,傻傻地笑着。

“凛!”长长的睫毛下是醴泉般的眼睛,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嫣红的脸颊透出绮靡,宗介的理智渐渐崩溃,朝着那一抹艳丽吻下去。口腔里充斥着红酒的醇香,宗介觉得自己醉了。凛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在宗介的深吻下,渐渐溢出几声嘤咛。像是得到许可般,宗介的舌头探到凛的口腔深处,更加急剧地挑逗、交缠着凛的唇舌,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原本浇灭的欲望慢慢抬头,宗介想要和凛更亲密的接触,扯开凛的浴袍,嘴唇沿着凛的耳朵、脖子、锁骨、胸膛、乳头、腰、大腿一路亲吻下来,凛挣扎着扭动身体,不停地叫着宗介的名字。回应着凛的呼喊,宗介重新吻上凛的唇,左手摆弄着凛的乳头,右手揉搓着凛的分身。不一会儿,凛的白色内裤上支起了帐篷。半褪下凛的内裤,宗介趴在凛的胯间,右手扶住凛的分身,舌头轻轻地从根部舔到顶端,停留在顶端绕着圈不紧不慢地挑逗着。凛眼神迷离,一手抓住床单,一手抓住宗介的头发,嘴里时不时发出呻吟。宗介加快了爱抚的速度,凛也越来越难耐,身体一阵抽搐,终于发泄。宗介舔了舔手上的白液,想要征询下凛同不同意做全套。

“凛,可以吗?”凛没有回到,宗介期许地抬起头,只见凛盈润的嘴唇有些红肿微翘,潮红的脸上满是幸福。这家伙竟然睡着了!宗介苦笑着看着胯下精神抖擞的分身,诶,只能自己解决了。不过这次可以正大光明地不靠想象。

 

上午的阳光透过嫩绿的窗帘将室内照得暖洋洋的,空气中漂浮的尘埃清晰可见。

手臂被重物压着麻到没有知觉,宗介想要移动一下胳膊却发现动不了,睁开眼看到凛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睡的正香。昨晚的种种历历在目,宗介笑得咧开嘴角,眼睛里写满了温柔,嘛,就让凛多睡会吧!轻轻吻了凛的额头,宗介细细观察起凛的脸。凛的睫毛又浓又长,闭上眼睛时在眼睑上打下一层阴影,细长的眉型不显柔媚,到多了几份俊逸;挺直的鼻梁让凛看起来坚毅顽强,不薄不厚、恰到好处的嘴唇让人充满遐想。好久没有这么仔细地看凛了,想到昨晚之前自己和凛还是将近决裂的朋友身份,宗介感慨恍如隔世,真希望此刻就是永恒。

兴许是宗介的注视太过热烈,凛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遂慢慢地睁开眼睛,入目处是宗介湖绿色眼眸,柔情似水,缱绻如斯,让人感到温暖而安心。“宗介你醒啦,早安!”凛凑到宗介的嘴边,蜻蜓点水般轻触了宗介的唇。“早安吻。”宗介有些楞住,直直地看着凛,直到凛感到不自在,红晕爬上脸颊。“我去洗手间,宗介你别愣着了,快起床啦!”

凛向来直爽,想要什么、想做什么都会直截了当地表达,这一点宗介是知道的,可是第一次亲身体验凛在恋爱中的直爽,宗介的反射弧神经突然变长了。幻想中的凛和实际中的凛重合,宗介有些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宗介拍了下头,自己真是的,别扭啥,这么主动的凛难道不是自己一直以来所希望的吗,下一次一定要好好回应,毕竟已经幻想过无数次了。

那边床上的宗介正在懊恼刚才的举动有些不合时宜,这边卫生间里的凛正看着镜子中上半身的吻痕茫然惊错,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昨晚和宗介做了?凛脱下浴袍检查全身,除了上半身和大腿根部有星星点点的吻痕,其他地方没有不适,到像是积累很久的欲望消除后般神清气爽。宗介那家伙应该没有做全套吧。凛套上浴袍,开始洗漱。

“凛,我进来了。”

“嗯。”

“你的衣服在床上,刚才服务员送来了,已经干了。”宗介已经换上衣服,拿起牙刷,挤上牙膏开始刷牙。

换好衣服后,凛照着全身镜看看有无不妥,忽然发现脖子上没有吻痕,T桖露出的地方也没有吻痕。“宗介,你······”

“怎么了?凛。”洗漱完,宗介准备收拾东西。

“嗯嗯,没什么,我在想宗介真的很温柔。”

“哈,那是什么啊。对了,我们今天去约会,昨晚你来我这儿没有带墨镜,我包里有,你拿去带着,万一遇到狗仔队就麻烦了。我下午6点的飞机,现在是——”宗介找到床头柜上的手表,戴在手上,“11点,我们一会先去吃午饭,下午你想去什么地方?”

“只剩下7个小时了啊,要是能早起一会就好了。”

“没办法啊,你一直赶进度,昨天当了一天导游,晚上又喝了酒,明天还要接着拍戏,多睡会就当是休息了。”

“嗯,话是这么说。对了,昨天泡澡的时候我还想我们俩好久没有一起游泳了,要不我们今天一起去游泳?”

“你确定要去游泳?”宗介有些错愕。

“你等等,我再想想啊。”凛翻开宗介的包,找出墨镜戴上,左右摆下造型,看起来还算搭,“现在是夏季,去游泳的人肯定很多,市民游泳馆里绝对像煮饺子一样,而且我要是被发现了会很糟糕。这个不行啊!恋人的话,应该是去看电影、逛街、吃饭、旅游吧,去游泳的话好奇怪。可是好想游泳啊。”

宗介走到凛身边,宠溺地刮了下凛的鼻子,“想游泳的话,我知道哪里有人少的地方,诗欣馆,前几天比赛的游泳馆,离酒店不远。看电影的话,附近有好几家影院,我昨天特意看了下,有两部日本电影在热映,我们可以选一个看。那我们先去附件的饭店吃饭,大概到12点;然后去看电影,2点半左右就可以去诗欣馆游泳,游一个多小时。这样算下来,6点前赶到桃园机场绰绰有余。凛,这样安排怎么样?”

“嗯!”凛重重地点了点头,咧开嘴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我送你去机场!”


ps:

十二章本来想写约会的,结果写着写着就h了。。。我对写h很苦手的,所以这章更新慢了。亲们食用愉快~~

评论(3)
热度(26)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