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十三)

(十三)、约会


退房后,宗介和凛一起去了酒店附近的日本料理店。虽然台湾日本料理的味道和日本的不一样,但是店里环境清幽,人也不多,三文鱼的口感饱满嫩化,凛吃得还算满意。

出了料理店,左转走了大概200米就到了威秀影城。影城里目前热映的两部日本电影一部是恐怖片《雪山》,一部是纯爱片《晴空》。凛忽然想起真琴,真琴人高马大的,就是胆子太小,只要有人说些怪力乱神的事情,那家伙总会吓得躲到遥的身后,拼命地晃着遥的胳膊。所以真琴从来没有看过恐怖片,哎,也不知道那家伙和遥进展得怎么样了。

“凛,你要看哪一部?”

“《雪山》吧!前几天剧组人说还不错,逻辑推理类型的恐怖片。”

“欸······”宗介有些迟疑。虽然说小时候经常和凛一起去郊外探险,比如破旧的寺庙、废弃的厂房,凛总是冲在最前方,无惧无畏,阳光的笑脸总是让宗介不安的心情一扫而空。只是恐怖片的话,宗介有点发怵。既然凛要看,宗介只能作陪,“那好吧,我去买票,你在那边椅子上休息吧!”宗介把凛的帽子往下压了压,确认不会被看到脸后才去排队买票。

影城里来来往往的有很多情侣,牵着手,勾着腰,好不甜蜜。凛摊开手掌复而握住,如果可以的话,也想和宗介一直牵着手。

“凛,买好票了,还有10分钟开始,我们过去检票吧。”

“嗯。”宗介左臂环抱着爆米花盒子,两手各拿着一杯可乐,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电影票,没有空余的手可以牵,凛莫名的有些低落。

“怎么了凛,身体不舒服?”

“没什么。”凛摇了摇头,“宗介还是那么喜欢喝可乐啊,我来拿可乐,你去检票。”

影厅里稀稀疏疏的有十几个人,宗介选的十排12、13位两个座位正对着屏幕中间,前后左右都没有人。宗介把背包放到隔壁座位。

电影开头是一片银装素裹的雪山,六个年轻人在筹划登山,没有恐怖的氛围,宗介提着的心慢慢放下来。可是后面情节突飞猛进,雪崩、死亡、逃跑、躲避、头七还魂、鲜血、身边的人不知是人是鬼。宗介额头上满是冷汗,握住杯子的手无意识的加大了力量,“噗”的一声,可乐从吸管中喷了出来,滴到宗介的牛仔裤上。

“宗介,你没事吧?”

“啊,额。”宗介回过神,慌忙把可乐放到水杯扶手上。凛拿出随身包里的纸巾给宗介擦裤子上的可乐渍,“害怕的话,握住我的手。”带着试探的口吻,凛把手放到扶手上。

看着凛纤长白皙的手,宗介从紧张害怕的情绪中走了出来,自己一直纠结于恐怖片,连最基本的情侣约会该做的事情都忘记了。“凛,抱歉。”

十指相扣,宗介和凛相视一笑。

“宗介,你觉得女主的男朋友是是鬼,还是女主的朋友们是鬼?”

“男朋友。”

“啊?为什么?”

“不是有句话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男朋友很爱女主,所以想要和她生生死死在一起。”

“欸,我倒觉得朋友们是鬼,因为爱一个人就要守护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凛真是浪漫啊。”

“哈,是宗介想得太阴暗了,乐观点嘛!”

不是乐不乐观的问题,是执念吧!宗介看着和凛相握的手,凛,我对你的执念或许已经生生世世都不能放弃了。

 

两点半电影结束,宗介和凛打的去台北市立大学天母校区的诗欣馆。在路上,凛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一时兴起想要游泳,忘记身上还有吻痕这码事。

“宗介,那个,诗欣馆人多不多?”

“今天上午泳池换水,下午5点才对外开放。我和馆长算是熟人,他允许我们提前进馆。”

“这样啊。”凛吐了口气,“这么说就只有我们俩?”

“对!”宗介拉住凛的手放到大腿上握住。

“有种回到游泳队的感觉,为了早点成为正选,我们俩可是卯足了劲练习,晚上的时候游泳馆里经常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练习。”凛转头看着宗介,眼睛里神采飞扬,腿上的肌肉都在兴奋地颤抖着。

宗介弯下腰右手托腮,侧着脸微笑着看凛,只要提起游泳,凛都会着魔般得兴奋。

 

给管理人员打过招呼后,宗介和凛进入了诗欣馆。诗欣馆的地下一楼至地上二楼都是游泳馆,馆内设施完善,50米10水道国际竞赛标准游泳池承办了很多国际大型游泳比赛。

换衣间里,凛换上宗介的黑色SPEEDO泳裤后,感觉和以往穿自己的泳裤的松紧度方面有微妙的不同,不过还算合身。SPEEDO的泳装以轻便、减少阻力著称,很多奥运冠军比赛时都爱穿SPEEDO的鲨鱼皮泳衣,宗介和凛也不例外。

“宗介你的泳裤还是那么素朴,中裤或长裤,一直都是黑色的带着灰白条。”凛照着镜子,拉伸上臂的肌肉。

“再好看的泳裤,不实用也是白搭。”宗介站在凛的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凛,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

凛倏地脸红,“宗介,都是你干的好事啦。”

“抱歉,没想到你想来游泳。”

“昨晚想游泳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会发生那种事,那个,不用道歉,那种事我也不讨厌。”凛觉得自己的脖子都红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镜子里的表情。耳边忽然传来温热的吐息,宗介从背后抱住了凛,头埋在凛的颈窝,凛感觉痒痒的。

“那以后我多做点。”刚说完,宗介掰住凛的脸,对准凛的唇吻了上去。刚喝完香草味的可乐,凛的唇上残留着甜甜的香草味。辗转厮磨片刻,宗介忍不住用舌尖撬开凛的嘴唇,钻进凛的嘴里舔舐凛的舌面,柔韧的舌头吮吸着凛口腔的甘甜。舌面酥酥麻麻的,凛转过身体,正对着宗介,双手环抱住宗介的腰。不满宗介的单方面挑逗,凛探出舌头先是舔上宗介的嘴唇,渐而用牙齿轻轻咬噬着宗介的下唇。凛想要掌握节奏,舌头慢慢进入宗介的嘴中,笨拙地从上颚开始描绘宗介的口腔轮廓。宗介享受着凛的主动,又不甘示弱,托住凛的头,慢慢引导着和凛双舌交缠上下翻动,银色的液体在唇舌的往来间沿着嘴角流下。凛感到胸腔里有头小兽在不安的躁动着,渴求着更多,双手抓住宗介赤裸的后背,呼吸声越来越粗重。

“咳咳,不好意思打扰两位,山崎先生,泳池的水已经换好了,馆内温度也调好了,可以下水了。”诗欣馆的救生员在门口犹豫了半天要不要进去,看山崎先生那架势要是此刻再不进去估计就再也不能进去了。

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宗介和凛忘情的吻,凛连忙推开宗介,尖利的牙齿划破了宗介的嘴唇。

“好的,麻烦了。”宗介挡住救生员的视线,摸了下嘴唇,手上蘸到些许血液。

救生员走后,凛连忙走到宗介身边,“宗介没事吧!抱歉,刚才······”

“没事。”用舌头舔着嘴唇上的伤口,宗介揉了揉凛的头发,“凛的牙还真是锋利啊。走,我们去游泳,要不要比试比试?”

“正有此意,宗介,先帮我压身体。”

“嗯。”

做完热身运动,凛和宗介一同站到了起跳台上。

“好久没和你一起站在起跳台上了,老规矩,对面的秒针走到12时如水,100m蝶泳,折返一次。”带好泳镜,凛拉了下头带,“啪!”

“凛啊还是老样子!准备好了哦!”

“噗通!”

两人几乎同时入水,快三年没有训练的凛丝毫没有退步的感觉,只是宗介的入水点更远。入水姿势、角度、双腿打水、划动双臂、出水换气,两人游泳的动作都是那么的完美。

旁边水道扑腾的水流涌过分道线,凛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宗介的存在,斗志像被海风吹得高高鼓起的船帆。以前只有和遥一起游泳的时候才会有血液燃烧的感觉,后来遥放弃竞泳,凛曾以为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可是此时此刻,凛感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对胜利的渴望马上要冲破心脏,叫嚷着快一点,再快一点。

凛在后面紧咬住自己不放,要是在比赛中,宗介全身的神经都会瞬间绷紧,散发出威慑的气场。可是现在,宗介觉得泳道的前方不再是黑暗,被水包裹着,放佛漂浮在太平洋的中间,夜空中群星闪烁,水面纹丝不动,五彩斑斓的鱼儿在身下徜徉,朝阳从弧形的水平面升起,霞光四射,世界在此刻熠熠生辉。啊,这就是凛所说的“看到了不曾见过的风景”吧,舒畅安心平和。

双手同时触壁,宗介摘下泳镜和泳帽,转过头看到凛还在游着。飞腾的双臂像蝴蝶一样,溅出无数水花,最后加速冲刺,触壁。出水后,凛猛地摘得泳镜和泳帽,“宗介,挺能干的嘛!输给你了。”没有不甘,凛爽朗地伸出左拳,酒红色头发上挂着的水珠随着凛的喘息一上一下地滑动着,宗介笑着用左拳相击。“以后有时间来馆里游泳吧!”

 

到车站转乘机场大巴,凛执意要送宗介到机场后再离开。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很快就过去了,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再长的时间也会觉得转瞬即逝。

“宗介,路上注意安全,东西别忘带了,到东京后给我打电话。”即使叮嘱了好几遍,凛还是觉得说不够,刚开始的恋情就要面临分离的苦楚,真希望能抓住时间。

“嗯,我会注意的。倒是凛,在山上拍戏,昼夜温差大,记得吹干头发,晚上多穿点衣服,别感冒了啊。”说完,宗介把凛拉到转角靠墙,摘掉凛的帽子挡住靠边的脸,抬起凛的脸轻轻吻住凛的嘴唇。时间似乎静止了,熙熙嚷嚷的机场似乎变得鸦雀无声,凛抱住宗介。如果没有分离,此刻岁月静好。

“凛,我走了。”重新给凛带好帽子,宗介拍了拍凛的肩膀。

“嗯,路上小心。”

安检的队伍很长,宗介转了五六个弯后,回头找刚才凛离开的位置,凛已经不在了。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凛发来的邮件,三个字,我爱你。



ps:前天开了《排球少年》影日的坑,我喜欢的cp很多啦,比如新番里面《月刊少女野崎君》野崎君X小御子、《元气囝仔》半田清舟X木户浩治、《恐怖残响》9X12、《东京喰种》金木X英良,蛮想尝试写写其他cp的短篇。

但是我保证宗凛这篇《插足》会继续写下去,前面挖的坑还没有填满(*^__^*) 只是更新时间可能不是特别规律了,看文的亲请见谅啦!我就是这么一个花心的人>.<~

本来这章是要虐的,我没按时间完成更文任务,所以只放糖了。。。。

评论(17)
热度(17)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