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十四)

(十四)、正牌女友


走到桃园机场进门大厅,凛接到似鸟打来的电话。

“凛前辈,你在机场吧!”

“嗯,爱你怎么知道的?”

“昨晚宗介前辈发邮件告诉我了。宗介前辈已经走了吧?”

“嗯,刚走。”

“凛前辈别伤心,等拍完戏回东京就可以见到了呀。”

“笨蛋,我哪有伤心。你打电话有什么事?”

“耕作琴乃前辈她18时20分到达桃园机场,昨天她登机前发邮件给我说希望你能去接机。那个啥,昨晚你和宗介前辈在一起,我不好意思打扰。我想你一定会去机场送宗介前辈,所以现在才告诉你,正好顺路。”

“接机?那个女强人需要接机!开玩笑吧。”

“凛前辈,耕作前辈好歹也是女生吧。”

“好啦,好啦,我去接她,航班班次是?”

“嘻嘻,凛前辈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呐。班次是ZW230,耕作前辈下飞机后会主动联系你说具体地点的。”

“切。”凛看了下时间,向出境大厅走去。

>>>>>>>>>>>>>>>>>>>>

有教育学家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那么抛弃一个习惯需要多长时间?同样是二十一天,只需要用下一个习惯来改变上一个习惯。对遥来说喜欢凛已经成为习惯,十几年的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在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里,不知不觉间遥的眼神总是围着凛转,留意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哪怕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一句话,关心他的比赛,买娱乐杂志追逐他的动态,看电视剧想了解他的每一种姿态。就算遥决定放弃喜欢凛,可是总会在换台的时候停留在娱乐频道,看着虚张声势的娱乐八卦,遥甩了甩头,自己真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最近真琴来遥家里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偶尔还会过夜,每次来都是一身疲累。遥有些奇怪问了几次,但是真琴总是笑呵呵地敷衍过去。

下午真琴打电话说要留宿,遥下班后去超市多买些菜。走到饮品区时,遥踌躇了一会,最后决定买几罐啤酒回去。今天一定要问清真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遥做好饭时已经快八点了,真琴还没有回来。遥百无聊赖地看起了电视,习惯性地换到娱乐频道。这个时间应该是在播放电影报道吧!演员们使出浑身解数宣传自己主演的、近期要上映的电影,遥看着直打哈欠。凛如果拍电影的话,也会在这里宣传吧,那时候凛又会用什么样的宣传方式呢?肯定是用真诚的话来鼓动观众,凛发自肺腑的话总会让人触动、感到信服,至少遥这么认为。演员们的宣传片段过后,是电影明星八卦,最近娱乐圈比较火的新闻就是凛和耕作琴乃的恋情了。

“耕作琴乃法国高调示爱,松冈凛台北秘密接机。”斜体红色的标题出现在屏幕的上方,原本有些麻木的遥提起了精神,拿起遥控器调高了音量。

“自松冈凛公开两人恋情,一直没有回应的耕作琴乃,日前在法国参加戛纳电影节时接受记者采访,首次回应和松岗凛的绯闻。”电视里,站在无数镁光灯前面摆姿势的耕作琴乃着酒红色晚礼服,螓首蛾眉,明眸皓齿,一颦一笑万种风情,即使没有珠宝的衬托,她也是技压群芳的存在。耕作琴乃笑看着镜头,宠溺的语气,“凛凛他虽然比我小,但是很体贴,是个出色的男人。”她忽然停顿一下,面露羞涩,“最近我们在一起拍戏,突然分开几天,有些不舍呢,真想现在就飞回去给他撒娇。”左手食指轻触唇面,抛了个飞吻,迷煞万千,“凛,我喜欢你哦。”

画面一转,是桃园机场的出境大厅,耕作琴乃和松冈凛两人在拥抱。虽然两人都有做防护措施,但是体型、穿着打扮、发色暴露了两人的真实身份。除了拥抱图,还有牵手、 相视微笑、并排边走边聊天、松冈凛给耕作琴乃打开车门等甜蜜互动的照片。

“耕作琴乃今年三十二岁,日法混血美女,十八岁时以歌手身份出道一炮而红。二十岁时得到著名导演岩井俊的赏识,出演电影《初恋》,获得年度新人奖,正式进入影视圈。二十五岁时进军好莱坞,虽然一开始不太顺利,但这些年的努力,她在国际上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的日本明星。松冈凛今年二十八岁,之前效力于日本国家游泳队,获得两届自由泳奥运冠军和一届蝶泳奥运冠军。因其出色的长相,魔鬼般的身材,精湛的游泳技术,松冈凛在世界各地有着广泛的拥趸。松冈凛两年前退役后进军娱乐圈,至今星途坦荡。”电视里不断迭换着耕作琴乃和松冈凛的剧照、杂志照,还有他们参加活动、接受采访时的视频片段,旁白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觉得两人十分般配。

“耕作琴乃以前交往的男性都是成熟的年上系大叔,和二十七岁的鲜肉明星松冈凛交往实属头一回。并且之前耕作琴乃从不在媒体面前主动秀恩爱,此番两人高调示爱,让之前怀疑是公司为即将上映的电影和正在开拍的电视剧做宣传的人疑虑难消。单凭耕作琴乃的名号,票房和收视率已经有了可靠的保证。可是这般秀恩爱到底为何,让人难以捉摸。对此,网上的意见不一。有网友认为,琴乃和凛的姐弟恋是真的,因为两人都是头一次那么正式地对待。也有网友认为是松岗凛借耕作琴乃的名声炒作······”

看着主持人一张一合的嘴,遥感到身边的景物一一隐去,一切声音陷入于无,自己似乎陷入深夜阒然的街道。难道凛真的放弃宗介了?那天傍晚在东京湾游轮上凛哭泣的脸出现在街道的尽头,凛到底是没有迈出那一步,回归了正常的人生,融进了黑暗之中。或许自己决定不再插足是正确的选择。

“即使放弃了,遥还是那么关心凛啊。”背后突然传来真琴的声音,遥从沉思中抬起头,真琴一脸倦怠的表情。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才电视里介绍耕作琴乃的背景时我就进来了,遥看得太认真,没有听到开门的动静。”

“哦。”遥低下头,“真琴还没有吃饭吧,一起吃吧,做好有一段时间了,可能有些凉了。”

“啊,抱歉,我忘给你说,隔壁班的流川老师请客,我吃完饭才回来的。”

“这样啊。我买了啤酒,要不要喝?”

“啤酒?”真琴惊愕地瞪了下眼睛,随即明白了什么,“好的,我陪你喝。”

两人坐到餐桌旁,遥默不作声地吃了起来。真琴开了两罐啤酒,一罐递给了遥,自己扯着另一罐仰头灌下,“遥,既然你对凛念念不忘,你可以不放弃的。况且,你从来没有亲自问过凛对你的感受。”

“不需要。”

“嗙!”真琴把啤酒罐摔在桌子上。

“真琴?”遥有些意外。

“遥,抱歉。”真琴整理下情绪,“刚才的报道我看了,难道你不觉得耕作琴乃和你长得很像吗,嗯,倒不如说是一种类型的,而且之前凛喜欢的女性、交往过的女性都和遥很像,难道遥没有发现?”

和我一样?筷子上夹住的茼蒿掉了下来,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真琴。

“遥,你从东京回来之后就变得很奇怪。先是给我说你要放弃凛,也不提凛的事情,虽然你以前也不会主动提。你总是心不在焉,还和以前一样时刻关心凛的动态。”

“真琴,你误会了。真琴你是我们几个人中最了解我的,而我,则是我们几个人中最了解凛的。可能是一直关注着凛的缘故吧,我对他的想法或多或少都会了解。凛他喜欢我,但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喜欢,以前凛总是注视着我的自由泳,想要和我一较高下。现在我们都离开了游泳,彼此间没有了羁绊,凛的目光早就转移到宗介身上。上大学的时候,不,应该是高中最后一次游泳比赛,我就隐约感受到了,只是我不愿意承认。去东京前,我还抱着一丝希望,可是看到凛后,我想我可能无法再进入凛的世界,所以才会放弃。你说的凛喜欢的女孩子和我很像,其实渚以前当着我的面问过凛。凛当时很惊讶,他完全没觉得我和他的女朋友有相似的地方。可能只是碰巧凛喜欢这类型的女孩子吧!而我是男的,所以不在考虑范围内吧。”

遥的声音平淡得没有丝毫情感波动,真琴有些慌乱,“遥,对不起,我······”

“没事。真琴,我有事情想问你,你和伯父伯母吵架了吗?”

“啊,我没事啦,没有吵架了。”垂下眼皮,真琴有些不自在。

“真琴,我希望你能告诉我真相。”遥笔直热切的视线让真琴招架不住。“诶,败给你了。其实几年前爸妈就开始让我去相亲,我也尝试相了几次亲。可是遥说要放弃凛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有机会了,所以难得地反抗了他们一下,然后就这样了。”

“相亲?你以前没有给我说过。”

“呃,那个,我觉得遥不会关心,就没有讲过。”

蓝色的眼眸中有些不明情愫闪动着,遥低下头,不关心,怎么会不关心?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喜欢的是凛,但总是会介意真琴的事情。小时候,温柔大方的真琴总能交到很多朋友,而自己冰冷的性格只有真琴一个朋友,所以每当真琴撇开自己和其他人一起玩,自己总是很生气。当凛主动和自己搭话时,遥忽然觉得自己的世界变大了,不再围着真琴转。可是这些年兜兜转转,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留在身边的只有真琴。

“真琴,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心照顾。我不是很会表达的人,但是,我想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希望你能幸福。”

“遥。”

“我对凛的感情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消失的,我不想用半吊子的心情对待真琴。所以,我现在还不能回应你的感情。”

柳暗花明,霾云消散,真琴的眼神一下子充满了神采。“遥!”真琴抱住遥,“没关系的,只要遥能看到我就好,不管要过多久,我都会等。”

肩膀上有些湿热,遥抬起手拍起真琴的后背,轻轻安抚着。

>>>>>>>>>>>>>>>>>>

游泳队的训练日复一日,没什么区别,只有在大赛来临前才会紧张起来。可是今天,游泳馆里的低气压比大赛前一天晚上训练时还要让人喘不过气来,因为山崎教练突然变得很严厉,看谁都不满,把每个人都噼里啪啦骂了一通。

江有些奇怪,明明前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宗介心情还很好,甚至参加了游泳队的庆功party,玩到深夜。今天早上打卡的时候宗介就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队员们都很识趣地敬而远之,可是在吹毛求疵一心找茬的人眼里还是很容易被抓住小辫子的。

“宗介,出什么事情了吗?”江有些担心,下班后在游泳馆出口等宗介。

“江啊。”宗介向上提了提单肩包,“没有啊,怎么这样问。”

“我看你今天心情不好,所以就等你出来问问。难道是哥哥的事情?”

“一点小事而已。”

“小事,不会吧。如果是小事,以你大度的性格怎么会一整天都不开心。肯定是和哥哥发生了什么。让我猜猜,嗯,难道是哥哥和耕作琴乃的绯闻?”

宗介眉头一皱,撇了下嘴,“江可以当侦探了。”

“bingo!宗介总是这样,把所有事情藏在心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直接和哥哥明说不就行了。”江看了下手表,已经快六点了,“我和百百约了一起去吃饭,先走了。宗介,好好直视内心,把想说的话都给哥哥说,我可不希望哥哥和我一样,在一起那么久,连恋人的真实想法都不知道。”江拍了下宗介的肩,转身离开。

“江——”宗介愣了一下,刚要喊出江的名字时,却发现江已经笑着走到百太郎的面前。“算了。”自言自语了一句,宗介抬头看天,今天是阴天啊。打开手机,没有未接电话,没有未读邮件。宗介有些懊恼那天晚上没有问凛关于耕作琴乃的事情。



评论(2)
热度(10)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