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十五)

(十五)、姬金鱼草


宗介回东京后,凛两天的休假也结束了,又开始了忙碌的剧组生活。

耕作琴乃刚回到剧组就对凛格外关照,拍戏强度大时主动向导演请求休息,关心凛的一日三餐,还一直送凛礼物。凛有些不明所以,虽说琴乃前辈丝毫不摆大明星的架子,平日里对剧组里的人都关爱有加,但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凛试着问过琴乃几次,可是琴乃总是以拍戏太累要休息为由,每天一收工就躲到酒店房间里不出来,也不和剧组的同事一起吃饭。在琴乃回来后的第三天早上,铺天盖地的娱乐八卦搞得满城风雨时,凛才明白琴乃为何每天都摆着一副很对不起自己的表情了。像泄洪的水库一样,娱乐记者们一窝蜂地找到剧组,想要采访松冈凛和耕作琴乃。虽然这些采访要求都被监督和制片人拒绝了,但是娱乐记者的频繁造访对剧组正常的拍摄进度还是造成了一定影响。尾田监督迫不得已向媒体发出了通告:“《青春物语》剧组感谢媒体朋友对剧组的关注与支持,欢迎各位记者的探班。但是频繁的采访要求影响了剧组的正常拍摄,希望各位想了解两位主演(耕作琴乃和松冈凛)的隐私的媒体朋友能在尊重两位主演的工作、尊重剧组的工作的前提下进行采访。本剧组将在近期统一安排媒体探班时间,想了解《青春物语》及其演员情况的媒体朋友们请关注剧组的官网信息。”

在《青春物语》开机后,松冈凛在娱乐节目中曝出女友是耕作琴乃,开拍过半,耕作琴乃在戛纳电影节上公开秀恩爱。两位主演的绯闻空前地提高了电视剧的关注度,剧组里的人对两位主演造成的麻烦也见怪不怪、欣然接受了,每天收工后还专门给两位主演留够充足的情侣时间。

凛看完琴乃在法国的采访视频后,瞬间头大了,虽然和耕作琴乃的恋爱关系是假的,但是那么赤裸裸的告白难免会让人误会,以后很难收场。晚上拍完戏收工后,凛叫住琴乃,琴乃自知今天的绯闻闹得太大躲不过,只能跟着凛回了酒店房间。

“凛凛,对不起!”刚进入凛的房间,琴乃弯下腰鞠了九十度的道歉躬。

“喂,喂,你这是干嘛。”琴乃待人一向真诚,是个敢爱敢恨、敢作敢当的人,凛第一次见到琴乃的时候就被她爽朗热忱的性格吸引,欣赏并憧憬着这个演艺圈的前辈。凛拉起琴乃,倒了杯水递给她。“总觉得你最近很不对劲,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琴乃闪躲的表情,凛又加了一句,“我当你是朋友,希望你这次坦诚点。”

琴乃接过水杯,握住杯子的双手不自觉地加重了力度,“凛凛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事情吗?”

回想起第一次偶遇的场景,凛弯起了嘴角,“嗯,那么有冲击性的场面当然记得啊。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在新宿的酒吧,有个女孩被一群男生欺负,周围没人站出来帮那个女孩,你拎着酒瓶摔在桌子上,和那群男生叫板,气势汹汹地,竟然把那群男生给轰走了。爱还说你像电影里的女英雄一样,第二天和你见面谈广告的事才知道昨晚的女英雄是你。”

“女英雄吗。”镁光灯前的伪装全部卸掉,此刻的琴乃露出和年龄相符的神情,寂寥落寞,“只有在戏里我才是女英雄,拍了那么多年的戏,有时候都分不清戏里戏外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只有和他在一起,我才会暴露本性,找回自己。可是,他从来都不要我。那天是因为我见到他和其他女人接吻,一时生气才去酒吧喝闷酒,醉了后才出手帮人的。”

“他?”据凛所知,琴乃的前几任男友都是娱乐圈的黄金剩男,但是每段恋情都维持不了多久。被曝光的时候恋情也基本结束,但是爱刨根问底的娱乐记者们还是挖出很多花边。琴乃对那些言过其实甚至诬蔑造谣的花边的态度很潇洒,任凭娱乐记者妄加修饰,也从不站出来辟谣。

琴乃握在手中的水杯里的水晃动起来,她稍稍呼了一口气。“刚出道的时候我不会喝酒,每次参加party,他总会替我挡酒,那时候我真的以为可以永远躲在他的背后撒娇。不是有句话说爱上一个人就卑微到尘埃里了吗,那时我还小,心高气盛的,可唯独面对他时很自卑,担心自己配不上他,谁叫他那么出色,年纪轻轻就成了很优秀的导演。可是他从来没有给我机会,只留给我幻想中的背影。他每交一个女朋友,我都会大醉一场,发飙出气。呵呵,现在都练成了千杯不醉,真是讽刺呢。”

流连花丛的优秀导演,从琴乃出道就认识的人?模糊的线索逐渐清晰起来,凛很确定,“他是岩井俊,对吧。”每次听到这个名字,琴乃的心脏就像被蜜蜂蛰住一样疼起来,肿胀着,无处释放毒液。咬住嘴唇说不出话来,她只能点头。

一切都水落石出。凛刚出道时就被人说和岩井俊长得很像,所以琴乃在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才那么惊讶,之后主动接近自己。一开始凛觉得不可思议,国际巨星竟然对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那么亲切,可是一年多的相处,琴乃的所作所为都是率性认真的,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做作和虚伪,凛想这或许是琴乃被那么多女性粉丝喜欢的原因吧。因为凛长得像琴乃喜欢的人,所以当凛无理取闹要和琴乃假扮情侣的时候,琴乃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

岩井俊是个风流多才的浪子。二十岁刚出头,他的处女电影《四季》就囊括了日本电影学院奖的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两项大奖,一时风头无两,被称为电影鬼才。与光辉的电影事业相比,岩井俊的私生活混乱不堪,每拍一部戏都会和女主角传出绯闻。琴乃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岩井俊导演的《初恋》,琴乃在很多访谈中也提到岩井俊是她的伯乐。可是凛从来没有听说过琴乃和岩井俊两人的绯闻,圈里的人都说他俩像父女一样。

“你一直都喜欢他?”凛有些后悔说了这句话,有些事情不是喜欢就能解决的,就像自己喜欢宗介,可是因为种种原因,只能推开他。

琴乃盯着水杯,自嘲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喜欢了,因为已经成了习惯,听他喜欢的歌,吃他喜欢的菜,看他拍的电影,走他走过的街,一直被他牵引着。他到国外发展,我也跟着去国外,以为自己可以和他并肩的时候,却被他甩得更远。”

原来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凛有些不解,以琴乃的性格是不会纠缠没有希望得到的东西,“那你不放手?”

“放手吗,我也以为自己可以放手,交了很多男朋友。他说他不爱我,可是我每谈一次恋爱,他都会跑过来告诉我那个人配不上我,说我值得更好的。他明明不愿意接受我,一直说不可能和我在一起,却在意着我和什么样的人交往。所以每次见到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我也报复似的,和其他人交往,放任娱乐记者写绯闻,让他生气。现在想想,我也真是自暴自弃啊。”

“所以你才在巴黎······”

“嗯,走红毯的时候他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他真是很敏感呐,知道我不喜欢年纪小的男人。他介意我的男友,每一次阻挠都让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我还想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不再拈花惹草,开始关心我。我高兴地向他炫耀自己的新恋情,可是转眼我就看到他和女朋友亲热的场面。我一下子被嫉妒冲昏了,所以才说了那样的话。现在想想自己真的像白痴一样,一直被他牵着走。真是对不起啊,本来答应你不正面回应恋情的。”

“没事,反正是我先找你帮忙的,让你利用一下没关系啦。只是······”凛欲言又止。

琴乃注意到凛的踌躇,“凛凛,上次你说想让一个人死心要和我假扮情侣,我回来这几天你心情一直很好,和我走之前你为情所困的样子完全不同,所以,我在想你是不是不需要和我继续假扮情侣了?”

“嗯,我们交往了。”

“啊!”琴乃惊愕地捂住了嘴。

凛狠下心,“在你伤心的时候这么说很抱歉,但是我不想让他误会,我想我们假扮情侣这种荒唐的行为应该停止了。”

“嗯,也是啊。以前媒体一曝光我的恋情,他总是主动找到我。这次是我第一次公布恋情,可是他到现在都没有回应,我想也不需要继续装下去了,要是再装下去,自己就真的太可怜了。我的任性给凛凛和凛凛女朋友造成了困扰,真是很抱歉。”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声打断了琴乃的话,凛去开门。门口是个年轻朝气的小伙子,“不好意思打扰二位。我是剧组的场务岛崎明,耕作前辈有个国际快递需要签收一下,麻烦松岗前辈转交。”

快递包装上的文字是法文,凛忽然意识到什么,找到寄件人名字,果不其然。“琴乃,是岩井俊寄给你的。”

琴乃瞥了一眼快递,扭过头,“扔掉吧!这几天我也好好想过了,这次真的要放弃他了。”语气有些动摇,琴乃背过身。“我三十二岁了,爸妈也一直盼着我能嫁出去,有个好归宿。我也成熟到可以接受不被喜欢的事实了,不会再让他的一时兴起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了。”

“琴乃,我想你应该和岩井俊好好谈谈。男人的心情我稍微能理解一些,我觉得岩井俊他是喜欢你的。他虽然游弋花丛,但是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成家,一直关心你。我想他是把你看得很珍贵,你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可能他也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他可能爱的很笨拙,也不会表达,太过珍贵反而无从下手,所以这些年一直僵持着。琴乃你不明不白的这么放弃,还不如彻底弄明白,如果他不爱你,就彻底死心吧。”

凛把快递递给琴乃,琴乃低头看着快递,犹豫着。“好吧。”琴乃打开快递,拆开包装,里面只有一个姬金鱼草书签,书签上有一行字:请知晓我的爱意。握住书签的手抖了起来,褪色的往事渐渐变得有颜色,琴乃想起了十年前自己送姬金鱼草给岩井俊的事情。岩井俊收到姬金鱼草的时候很惊讶,他说自己平时不在家不能照顾好,早晚会枯死。在琴乃的强烈要求下,岩井俊才收下。没想到那么多年了,他一直种着,也知道了自己当初送姬金鱼草的心情。明明下决心要放弃,可是看到这暧昧不清的书签,琴乃哭了起来。

姬金鱼草的花语是请知晓我的爱意。

>>>>>>>>>>>>>>>>>>

意识到整整一天都盯着手机等待凛发来的邮件,宗介有些懊恼自己的耿耿于怀,晚饭过后扔下手机去公寓附近的健身房运动。可是越是不去想就越是在意,宗介的大脑一刻都不停地惦记着凛,只能匆匆回家,一路上后悔自己不带手机。

凛发来了邮件,主题是,“对不起。”宗介打开邮件,“对不起,宗介,我和琴乃不是真的。可是现在不能澄清,希望宗介能谅解。”

躺到床上,手机屏幕的光一闪而灭,宗介觉得肺部被浓密的墨绿色海藻团团缠住,有些透不过气来。即使没有问凛,宗也相信绯闻不是真的。可是凛这样坦白反而让宗介觉得自己的介意是那么的多余。

“啊阿,真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凛只属于我一个人。”宗介把头埋在枕头下,即使隔绝了外界所有的声音,也静不下骚动不已的内心。



(图来自tumblr)

PS:这一章算是把第八章和第十四章的小坑给填满了,剩下的坑也不多了。

o(╯□╰)o想在开学前把这篇宗凛文完结,所以剧情赶了点,原创人物也不怎么出彩,剩下的篇章基本就是宗介和凛甜甜蜜蜜了。

评论(4)
热度(11)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