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排球少年!!】#影日#白痴夫夫的日常(四)

 (四)、呆子,以后不准排斥我!


总感觉最近影山飞雄的表情更加恐怖了。国文课上,日向翔阳托腮想得脑袋冒烟也想不出来自己最近有做惹怒影山飞雄的事情,难道是败给青叶城西和大王者的原因?不会吧,那家伙早就振奋起来了,还和自己约定下次绝对不会输。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社团活动休息时间,田中龙之介拉起日向翔阳的手,仔细研究了一下,“真小啊!白白瘦瘦的好像女孩子的手。”

“啰嗦啦!”日向翔阳把手背到身子后,像只发怒的小狮子,“难道田中前辈摸过女孩子的手?”

“女孩子的手!”红晕爬到耳稍,田中龙之介不敢直视日向翔阳天真无邪的眼神,怎么能在后辈面前失了威风,男人之间谈女人的时候就是要摆足气势,遂闭上眼睛昂着头,有些结巴,“那······那是·······那是当然了,有好几次呢。”虚张声势的语调渐渐低了下去。神出鬼没的西谷夕踢了下田中龙之介的屁股,“切,有姐姐的家伙真幸福,那家伙牵过姐姐的手。”

“小夕!”好不容易让后辈对自己这个前辈露出羡慕崇敬的表情,就被西谷夕无情地拆台了。田中龙之介死鸭子嘴犟,“就算是姐姐,我也算是摸过女孩子的手。哼!”

“诶?那这么说我也摸过,我有牵妹妹的手。”日向翔阳那人畜无害的笑容让田中龙之介气得心里痒痒的,可是无法反驳。“话说回来,田中前辈为什么要看我的手?”

“啊,我差点忘了。最近影山脸上有好多道抓痕,我想平时只有你敢和那阴森森唯我独尊的家伙打着玩,他脸上的抓痕肯定是你抓的,就来看看你的指甲是不是该剪了,打排球要是指甲太长很容易受伤的。”

“哈哈哈,确实是呐,只有日向敢和影山对着干呦。”西谷夕不知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诶,我一直都有好好剪指甲的,你看!”日向翔阳将葱白的小手摆在田中龙之介的面前,“不长吧!”

“是不长啦,剪得也很圆润。”田中龙之介点了点头。

“一看就是排球运动员的手!”西谷夕拍了下日向翔阳的后背。

“嘿嘿。”被夸奖了,日向翔阳笑的灿烂。

田中龙之介煞有介事地捊起没有胡子的下巴,一副名侦探的架势,“那影山那家伙脸上为什么会有伤?难道是家暴?”

“不可能!”“不可能!”乌野最矮两人组试着想象天王老子我最大的影山飞雄低声下气被打的情形,瞬间冷汗直流,拨浪鼓般摇着头齐声否定。

“那是为什么呢?日向,你去问问!”前辈两人组露出奸笑的表情。

“啊?为什么我去,影山最近表情都很恐怖,我都不敢直视了。”日向翔阳撅着嘴,眼睛瞥向朝这边看来的影山飞雄,忽然灵光一闪,“哈!我终于明白了,影山表情恐怖的原因!”

“日向,你一惊一乍的干嘛,这可对前辈的心脏不好哦。”

“抱歉!最近啊,我一直觉得影山的表情比以前恐怖多了,原来是因为脸上多了抓痕!有种超级不良的感觉!如果有了飞机头”,日向翔阳学起影山飞雄的表情,把前额蓬蓬的头发卷成飞机头,像模像样的,“那就是乌野一霸!”

日向翔阳绘声绘色的表演让田中龙之介和西谷夕两人抱在一起狂笑起来。

一旁的影山飞雄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总感觉日向那呆子在和前辈们说自己的坏话。影山飞雄盯着日向翔阳看了一会,那家伙明明看到自己还傲娇地把脸撇回去,绝对有猫腻!遂拿着球走到日向翔阳的身后。

感到身后有股强烈的杀气,日向翔阳本来笑着的脸瞬间停在一个扭曲诡异的表情上,对面的田中龙之介和西谷夕摆出一副“自求多福”的表情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退场。

“你们刚才说什么?”王子殿下发威了。

龟速转过身来,日向翔阳紧张地牙齿在打颤,眼看看着地上,“那个,影山,我绝对没有说你坏话!”

“嗯?”影山飞雄将一个“嗯”字转了几个调,威胁力急剧上升。

“那个······”日向翔阳横下心,指着影山飞雄的脸,“我们在说你脸上的抓痕。”

“哈?”

在王子殿下敏锐的观察力、精准的判断力、强烈的掌控欲、恐怖的表情(最重要)前,日向翔阳觉得以后的秘密都瞒不住影山飞雄了。“影山你最近脸上一直都有抓痕,表情看起来很狰狞、很恐怖的。”

“抓痕?”影山飞雄摸了摸脸。

“是啊,我想知道影山脸上的抓痕是怎么来的!”

“被野猫抓的。”影山飞雄故意放低声音。

“什么?野猫?”日向翔阳惊讶的大叫起来。

“别说那么大声!”影山飞雄赶紧捂住日向翔阳的嘴,迅速扫描四周,月岛萤那混蛋果然注意到了。

“噗噗噗噗噗。”月岛萤刻意捂住半边嘴,让声音听起来嘲讽感十足,“听到了吗,山口,连野猫都不喜欢球场上的王者呢。看来王者真的是人畜共愤的存在。呵呵呵呵。”

“月!别这么说啦!”山口忠慌张地要拦住影山飞雄投到月岛萤身上的杀人视线。

“切!”虽然没有理会月岛萤的挑衅,影山飞雄却带着一副“我果真最讨厌那个四眼混蛋!”的表情回到球场。

社团活动结束后,乌野高中排球队全员一起回家。

月影疏斜,时有轻风相伴。等到路上只剩下影山飞雄和日向翔阳两个人的时候,日向翔阳决定把纠结了一下午的问题问出答案。

“影山,那个,问你个问题,不准生气。”

“要看是什么问题。”

“呃,就是,为什么你会被野猫抓到啊?”

“干嘛问这个啊?”影山飞雄吸完最后一口牛奶,舔了下嘴角,回味嘴里残留的菠萝香蕉的甜香。

“就是想知道嘛!不然我晚上会睡不着的。”日向翔阳摇起影山飞雄的手臂。

“哈,这是什么烂理由啊。”影山飞雄觉得日向翔阳可以在自己胳膊上荡秋千了,有些无奈,但是被求的感觉很爽。

“快说嘛!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我保证不说出去!”

在影山飞雄视角里,日向翔阳软篷的橙发里窜出了上下阖动的毛茸茸的耳朵,身后摇起和发色一样的尾巴,周身闪着漫画里女主角出场时的光辉,就像只曳尾求食的金毛犬。

每次都被日向翔阳真挚的闪着光的小眼神迷惑,为了掩饰心中的小悸动,影山飞雄装作淡定地抬头看天。“不是因为你求我,我才说的,只是因为我想说才说的。就是那个,这几天上学路上,我老是遇到一只黑色的和一直橙色的野猫。我觉得它俩很可怜,就每天都喂它们包子吃。那只橙色的猫超级可爱,我就想抱住它,结果每次它看到我靠近时就从我脸上跳走,还顺带抓了我一下。”

“诶?”日向翔阳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真难想象影山会对野猫那么温柔。肯定是你的表情太恐怖了,小猫被你吓跑了。”

“所以说,我生来就这个表情!而且一点不恐怖!不光是猫,小狗在路上见到我都会绕道,捞金鱼的时候,金鱼都游到离我最远的地方,去动物园从来没见过孔雀开屏,水族馆里的鱼群从来不游到我跟前······”影山飞雄憋着满肚子的苦水一窝蜂到了出来,“超烦的!”

“嘛,总之就是被动物排斥了。”日向翔阳心生怜悯,影山那家伙也太悲剧了。

“日向难道没有烦恼的事情吗?”

“啊,有啊。虽然不肯承认,我的手太小了,单手不能握住排球。每次看到你和大王者单手握球嗖的一下发出去,超帅的!然后我就试了试,可是······”日向翔阳拉起影山飞雄的手,和自己的手掌心相对。显而易见,影山飞雄的手比日向翔阳的高出了一个指节。

灰心的日向翔阳像只垂头丧气的金毛犬。欸?金毛犬?影山飞雄豁然开朗,眼前不就有只不排斥自己的大型金毛犬吗!影山觉得自己的烦恼迎刃而解,弯下手指和日向十指相扣,“日向,以后不准排斥我。”恐怖分子威胁的表情加上命令的语气破坏了暧昧的氛围。

“啊?为什么?”日向翔阳一脸茫然。

“没什么。”影山飞雄不好意思的别过脸。日向那家伙要是知道我把他当成金毛犬肯定会生气。

“诶,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可是要打败你的人,所以不要再因为被小动物排斥而消沉了!”日向翔阳握紧了影山飞雄的手,承诺般点了点头。



评论(2)
热度(30)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