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十六)

(十六)、小别重逢

 

从六月初到八月底,持续两个月的拍摄终于结束,凛暂时告别了《青春物语》剧组。凛刚回到日本,就马不停蹄地赶到前田尚舞的录音棚,开始了封闭式的录音工作。凛原本想在拍戏和录音两个档期的空隙去见宗介,可是剧组因为受到凛和琴乃绯闻的干扰,拍摄工作推迟了几天结束。凛只能无奈地一下飞机就去见前田尚舞商量歌曲的事情。

明明都在东京,可是见不到面。虽然凛和宗介每天都有发邮件、通电话,可是不能见面、不能触摸的焦躁感快要击垮刚交往的两人。凛第一次参加歌曲录制,录音棚的一切事物都充满了新鲜感,可是那种新鲜感在精神状态不佳、频频出错的双重打击下也渐渐消失了。似鸟一开始以为凛还不适应录音工作,所以总是出错。当发现凛在休息时一直盯着手机,咬着嘴唇,眼神里交错着期待与落寞两种情感,似鸟忽然想到了原因。趁凛在录音棚里练习,似鸟单独约了前田尚舞吃晚饭。

前田尚舞的录音棚位于原宿的表参道,表参道汇集了很多国际潮流店,即使是夜晚也萦绕着动感活力的气氛。想到前田尚舞是大阪人,似鸟特地找了一家关西风味的料理店。刚做好的大阪烧外皮酥黄,咬在嘴里香嫩爽滑,热爱美食的似鸟对这家店很满意,暗暗决定等录完音就带凛来尝试。

“这家店的大阪烧口味还算地道。”

“是啊,前田前辈喜欢就好。那个,前田前辈,先说声抱歉,录音工作进展得不太顺利,凛、松冈他状态一直没有调整好。”

“确实啊,现在松冈的水平完全没有发挥出来,我正和巴黎那边的同事联系,过几天带松冈去巴黎录音,那边的录音设备、环境、专业人员的配备、后期制作都比东京好。”

“啊?那前辈有没有告诉松冈?”

“还没,巴黎的同事最迟明天晚上会给我回复,要是确定了,我再跟松冈说,现在先给你说一声,适当做些准备,如果确定了,后天就能出发。”

“这么急?”

“嗯,越快出唱片越好。最好可以赶上年底的日本唱片大赏。”

“这样呀!那就有劳前辈费心了。”

“我对松冈很有信心,可是他最近的状态真是,哎,只有两首关于思念情人的歌唱得还可以,其他的歌,松冈总是融入不到那种情感中去。松冈毕竟不是科班出身,技巧方面不如专业音乐人,但是如果能加入感情,唱出让人感同身受的歌曲,那就或多或少能掩饰技巧方面的不足。”

“前辈,松冈刚拍完电视剧就进入录音棚,第一次录音,状态一时没有切换好。而且,松冈之所以相思歌曲唱的好,是因为深有体会。”似鸟摆出一副我不说你也懂得的表情。

前田尚舞拍了拍脑袋,“哦哦哦!原来如此!松冈和耕作还正在热恋中,倒是我把其中一个关起来不近人情了。”

似鸟不得不承认耕作琴乃这个女友挡箭牌很好用,幸亏当时即使阻止凛和耕作要公布分手的举动,要不然不止两人的名声会受损,公司、剧组也会因此受到影响。“所以我想,如果他俩能见个面,说不定松冈的情绪和状态都会调整好,录音的工作会事半功倍。”

“嗯,也是。那明天下午的录音工作就暂停,让凛好好陪陪女朋友。”

 

睡觉前,凛收到似鸟的邮件,“凛前辈,明天下午休息,好好调整下状态。明天的录音工作请继续加油!”昏昏欲睡的凛在十几秒后才明白这封邮件的含义,不禁感慨爱那家伙真是自己的福音。想到宗介可能睡着了,凛给宗介发了封邮件。

“宗介,我明天下午休息,可以见面吗?”凛本以为明天早上才能收到回复,没想到一分钟内宗介就发来了邮件。

“当然可以!我明天正好在表参道附近的游泳馆,下午去接你。”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何况是半个月!想到明天就可以见到宗介,凛雀跃起来,暂时忘记了录音工作遇到的种种不顺,心思直奔明天下午的约会。“明天要穿什么呢?”打开衣柜,凛瞬间后悔自己的急切,来录音棚时只带了几件简单的换洗衣物。在试衣镜前比对了几套衣服,凛都不满意,难道要回公寓一趟?如果回公寓,和宗介相处的时间又会缩短,凛一百个不愿意,看来只能麻烦似鸟回公寓多拿几套衣服过来了。

 

最近举办的地区间友谊赛让宗介忙得焦头烂额,场馆的选择、运动员的训练、各代表队的沟通等事情都需要宗介过问。明天就是最后一场比赛了,国家队的游泳教练们决定一起去居酒屋喝酒提前庆祝解放。宗介喝的微醺的时候,收到凛的邮件。嘴角不可抑止地上扬,宗介连干了几杯啤酒,那幸福的模样被其他教练打趣是追到了梦寐以求的女人。宗介回到家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看着有些凌乱的房间,叹了口气,穿上围裙开始打扫。

 

每年8月底,东京原宿都会举行元气祭。宗介和凛约会的这天正好是元气祭的第一天。来自日本全国数百支队伍齐聚表参道和代代木公园,手持鸣器,身着民族服装,载歌载舞,生气腾腾,热闹非凡。

上午比赛一结束,宗介推掉了中午的庆功宴,赶到表参道的正信大厦,那是凛录音棚的所在地。宗介在大厦附近找了一家餐厅,简单吃了午餐后,拿起文库本耐心地等凛。窗外嘈杂的声音不时传到店内,宗介干脆放下手中的书,沐浴阳光,欣赏起元气祭的夜来舞。

街道上的歌舞升腾与录音棚里的严肃认真俨然是两个世界。兴许是快要见到宗介的缘故,凛拿出了干劲,上午的录音工作基本没有出错。和前几天一出错就皱眉相比,今天凛的表情柔和了很多,爽朗帅气带着幸福,像是在热恋中。下午发声训练结束后,凛换上似鸟带来的衣服,急匆匆地赶到宗介等候的餐厅。

一直留意着窗外,宗介很快发现了向餐厅走来的凛。凛显然是精心装扮了一番。红底黑格圆帽底下的酒红色的头发不安分地翘出一个小揪揪,白色短袖衬衫敞开一个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领子上松散地系着红底白点的领带,褐底红格子开襟马甲随意搭在身上,宽松的深咖啡色休闲裤上左右缀着不大不小的装饰口袋,右边裤脚被卷起,白皙的脚踝上带着红色脚链。宗介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蓝色背心外搭白色衬衫,一股中年大叔的沧桑感喷面而来,宗介忽然有些羞于见到凛。

察觉到宗介的视线,凛朝坐在窗边的宗介挥了挥手。宗介笑着点了点头,把文库本放进包里,走出餐厅。

“总感觉凛更漂亮了。”近距离打量凛,宗介不禁感慨。

“诶?刚见面就说这个,不应该说好久不见嘛!”凛左手握拳递到宗介面前,宗介笑着用左拳回应。

“也是。好久不见!”

“宗介,刚才你在想什么?”

“凛还是那么敏锐啊,我一瞬间的迟疑都被你发现了。”

“切,少恭维,快说什么事。”

“那个呀,也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我和凛在走一起像是古板的中年大叔和新潮的大学生。”

“哈?宗介你!哈哈哈哈哈哈!”凛忍不住笑了出来,本以为宗介是有什么急事,还担心约会会泡汤。“宗介你真是太好笑了。”

宗介看着凛的笑脸,忍不住想揉揉凛的红发,结果只摸到了帽子,只能无奈地把手搭在凛的肩上,摇了摇头,“别笑了。我今天比赛结束就赶过来了,也没时间换衣服。总感觉自己当上教练后,穿得越来越随意,而凛一向都注意衣着搭配,当了明星后更是,我猜凛的衣柜里可以装满整个巴黎时装周了吧。”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凛正对着宗介,双手分别握住宗介的双肩,上下打量了一番,“宗介穿得还可以啊!颜色搭配没问题,就是太随意了。不过宗介上班也是穿泳衣,不需要注意那么多。”

“喂,怎么不需要注意了,和你走在一起我可是很自卑的哦。”

“噗!宗介还会在意这些事情,真意外。”凛拉起宗介的胳膊,“要不我们一起去买衣服吧!”

“嗯,也行!”

仿佛掩盖住天空般延伸的树枝,层层的树叶将太阳光线遮掩在途中,街道两旁的榉树给行人提供了荫凉之所。凛和宗介并肩走着,看着街道上欢歌热舞的人群,似乎被那种热情与活力感染,两人的心情不由得轻快起来。

“宗介,快看那个橙色看板下,那个跳舞的大妈,有些胖胖的。”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凛一手扯着宗介的胳膊,一手指着那个胖胖的大妈。沿着凛指的方向望去,宗介看到一幅有趣的画面。上了年纪的大妈欢快地扭动着肥胖的腰肢,舞技虽然拙劣,但眼神里却充满着自信从容,一旁的大叔笑着伴舞,一副看着世界上最美的景色的表情。两人的视线随着舞姿的变动时而相聚时而分离,但眼神里热切而焦灼的爱意丝毫不减。橙色的看板下,两人忘情地舞动着绚丽的红服,像是一场别样的婚礼。

“那两个人是夫妻吧!宗介你说我们三十年后或者更远的将来也会像他们一样吗?”

“笨蛋。凛不会发福,舞又比她跳得好,我怎么舍得转开视线。”宗介忽然想起刚才在文库本上看到的一句话,喃喃念了出来,“说好一辈子,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小时都不行。”环住凛的肩膀,此刻的宗介似乎获得了整个世界。

 

虽说宗介和凛几乎逛遍了所有男装店,试穿了几十套衣服,折腾了一下午,可是在凛挑剔的选择下,宗介最后只买了两身衣服。西边的天空泛起了青蓝,宗介看了下手表,已经快六点了。“凛晚上想吃什么?”

“这么快就到晚餐时间了,真快啊!”待在一起的时间太短,分开的时间太长,只有珍惜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才不会在思念中后悔。凛抬头看着宗介的脸,眼睛灿若星辰,“好久没吃宗介做的料理了。我们去超市买食材吧!我想吃咖喱牛肉饭,也想吃蛋包饭,还想吃鲷鱼烧!和宗介在一起,胃口会变好呢!”

“想吃什么都可以。”宗介宠溺地刮了下凛的鼻子。一起去逛街,商量晚饭,去超市买食材,回家做饭,这种相处模式像老夫老妻一样呢。这样想着,宗介心满意足地咧起嘴角。



评论(1)
热度(7)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