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十七)

(十七)、戒指


“这么无拘无束逛超市的感觉真是久违了!”凛把挑好的蔬菜放进宗介推着的购物车里,指着左前方的冷冻区拉着宗介推车过去。当明星后,凛的日常作息全被打乱,鲜有机会逛超市,倒是经常去便利店买便当作为夜宵吃。

“以后一起逛超市的机会多着呢。”

“嗯,也是啦!”凛专心挑着牛肉,最后在两盒牛肉之间摇摆不定。“宗介你家冰箱里还有牛肉吗?”

“最近都没在家里吃饭,冰箱里早空了。你想买什么都可以。”

“太好了!那这两盒我都要了,今天吃不完,可以留给你明天吃。”说罢,凛把两盒牛肉都放到购物车里。“宗介,前面是饮品区,晚上要不要喝啤酒?”

“你最近都在录音,要保护好嗓子,禁止烟酒和辛辣食物。还是买点润喉茶和润喉糖。”

“切,宗介像我妈一样。”凛嘴上不饶人,可心里却暖滋滋的,听宗介的话没拿啤酒,只拿了几瓶有润喉作用的饮料。宗介享受着凛小小的傲娇,心里似乎有只小蚂蚁在爬,痒痒的。

在超市一番扫荡后,宗介开车载着凛回到自己的公寓。凛把食材放进冰箱后,吵着要帮宗介做饭,可是被宗介拒绝了,只能坐在厨房外的椅子上双臂枕在椅背上,歪着头喝起酸奶,欣赏宗介的厨艺。

“为什么不让我帮忙啊?”

“凛只要执着于某方面,就一定在那方面能做出一番成绩,可是唯独料理不行。我们俩得到国际比赛的奖牌后,国家队分配给我们每人一套公寓。你为了庆祝有了新房子,特意做了一顿饭,叫上队里的人一起庆祝。你还记得中井尝到你做的菜后怎么评价吗?”

“啊!原来是那事。黑暗料理,记得中井吃过后去医院挂水了。好吧,我真是在料理方面没天赋呢,虽说努力很重要,可是努力也要看适不适合,这些年也算明白这个道理了。我弃权,宗介要做得比以前更好吃哦。”嘴里叼着酸奶盒的一角,凛摊开手掌。

宗介低头看着手中的菜刀,看来凛是忘记了。记得那次凛为了做足十人份的饭,手指被菜刀切破,被热水烫到,留下了好几道很深的伤口。手上的伤口没有经过正确的处理,就开始下水进行大强度的练习,结果凛一直泡在水里的手发炎了,被禁止练习到伤口愈合。凛那几天在泳池边看队友游泳,自己不能下水只能干着急。虽说让凛打个下手也无妨,可只要凛一进入厨房,宗介总会想起凛那双伤痕累累肿胀不堪的手,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呀,宁可不要凛帮忙也要杜绝凛受伤的可能性。

都说专心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这句话不假啊。穿着浅蓝色围裙的宗介在厨房里淘米洗菜,卸下了游泳时那副过于认真坚韧的外壳,俨然成了温柔称职的家庭主夫。察觉到凛一直盯着自己看,宗介有些无奈,“要是无聊,去打游戏吧!”

“不要,我想看着宗介做饭。”盒子里的酸奶已经被喝完,可凛就是坐在椅子上不想把酸奶盒扔进垃圾桶,不想错过宗介做饭时的每一种表情。如果时间可以按暂停键,凛希望可以暂停在此刻,看着心爱的人在为自己准备晚餐,对两人来说是简单的平静却也是难得的美好。凛拿出手机,调成静音模式,装作玩游戏,对准宗介的正面、侧面、背影偷偷拍了好多张照片。

“叮咚,叮咚,叮咚!”

“凛去开门。”宗介抬头看了凛一眼。凛按灭手机显示屏,有些心虚地去开门。

“山崎先生,啊,不是,您好,请问山崎先生在家吗?”站在门口的是位五十多岁的女人,看到开门的人不是宗介,有些迟疑。

“宗介他正在做料理,不方便,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告。”

“哦,我是隔壁的川端梅子,前段时间去韩国旅游,给山崎先生带了些特产。我搬来后,山崎先生对我很照顾,这些作为谢礼。请问你是山崎先生的朋友吧。”

“谢谢川端阿姨。”接过川端手中的特产,凛开始自我介绍,“我是宗介的青梅竹马松冈。”

“怪不得,宗介的朋友都是一表人才。松冈先生是单身吗?”

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的人就问自己是不是单身,凛条件反射地警戒起来,“不,我有女朋友了。”如果是狗仔的话,这样说最保险。

“哎呀,真可惜,我还想帮你介绍女朋友呢!我开了家婚姻介绍所,给,这是我的名片。”川端熟门熟路地从钱包里拿出名片递给凛,“松冈先生可以介绍给朋友。话说我一直都想帮山崎先生介绍女朋友呢,山崎先生年纪轻轻就得了好几个奥运冠军,现在在国家队当教练,事业有成,人又温柔,高大英俊,是很多女孩子喜欢的类型!”川端原本一脸可惜的表情,提到宗介后又恢复如初。

宗介的优秀之处,凛比任何人都清楚。“劳烦阿姨的好意,宗介也有女朋友了。”

“啊拉!这么快,上次我问的时候,宗介还说没有女朋友呢。松冈先生知道是哪家女孩子吗?山崎先生那么优秀的人,女朋友肯定也是很漂亮很出色的人。”

凛觉得自己的嘴角在抽搐,“宗介的女朋友很漂亮也很出色。她对宗介一心一意,两人感情很好。”

“原来是这样!”川端惊讶地半掩住嘴,若有所思的的神情,凑到凛的耳边,“那他们很快就要结婚了吗?”结婚?一直困扰凛的问题在不经意间被人提出,凛半张的嘴僵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川端看到凛有些为难的表情,拍了下凛的肩膀,“不方便就不用说了,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见见宗介的女朋友!那我先走了。”

“阿姨您慢走,我就不送了。”看着川端梅子走到拐角,凛大力甩上门。

宗介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关切道:“怎么了,凛,谁来了?”

“邻居,川端梅子阿姨,说是给你带韩国特产。”凛的声音有些不悦。

“哦。川端阿姨开了家婚姻介绍所,有事没事就给人介绍男女朋友,她是不是要给你介绍女朋友?”

“是啊,一上来就问我是不是单身,有没有女朋友。对了,宗介我给她说你有女朋友了,她问你什么时候结婚。”

凛没有坐回原来的椅子上。牛肉咖喱已经煮好,鲷鱼烧也放进了烤箱,定好了时间,宗介擦干手后去了卧室。凛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静寂的房间里突然响起手机的铃声,打破了有些僵硬的氛围,凛看了来电显示,有点不想接电话。

“松冈,我是前田。打扰到你和耕作约会很抱歉,不过有件急事要通知你。我和巴黎的同事沟通好了,确定把录音地点改到巴黎了,我们明天下午要去巴黎。”前田尚舞一向雷厉风行,说起话来也是干净利索。突然被告知明天就要离开东京,凛惊讶地大脑一片空白,“啊?这么突然!”

“似鸟先生没有通知你吗?”

“没有啊。”

“我昨晚才给似鸟说的,可能他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明天下午4点直接在机场见,这段时间你就好好陪陪耕作小姐吧!”

“那大概要在巴黎待多长时间?”凛渐渐恢复正常。

“要看进度,如果快的话,半个月,慢的话将近一个月吧!”

“这样啊,那好,前田前辈,明天机场见。”

宗介从卧室出来后看到凛在接电话,就站在沙发后面等凛通完电话,“明天就要走?”

凛点了点头,“明天下午的飞机,去巴黎,半个月左右能回来。”

“这样啊。”宗介绕到沙发前,单膝跪地,握住凛的手。“本来想晚些再说的,现在看来不说是不行了。”凛惊讶地抬头,却看到宗介湖绿色的眼睛里充满着赤诚与爱恋。“凛,小时候我们常玩扮新浪和新娘的游戏,我是新郎,你是新娘,那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简单,不需要考虑家人、朋友、社会。现在虽然在交往,我们却不能像小时候那样随心随性。我幻想过和你结婚的场景,做过无数次结婚的梦,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凛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可是,现实却是,结婚和婚礼或许只能放弃。但是,凛,我爱你。结婚是一纸承诺的话,我愿用这颗一生都爱你的心给你承诺,让相信‘我爱你’成为你一生无悔的选择。”

感觉左手无名指上有异物,凛抽出被宗介的双手包围着的手,发现无名指上被戴上了戒指。银色的戒指圈上刻着两只小小的正在接吻的鲨鱼和鲸鲨,尺寸正好。

“凛,答应嫁给我吗?”宗介的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深情,期待着、不安着。

“宗介······”凛的声音里有些哽咽,掰开宗介的手心,拿出宗介手里剩下的另一枚戒指,抬起宗介的左手,握住无名指,轻轻地戴上,小心翼翼地亲吻戒指。“笨蛋,是你嫁给我好不好!”

“凛!”宗介的眼里瞬间流光溢彩,紧紧地抱住凛,“我饿了。”

“那去吃饭,牛肉咖喱饭已经做好了吧。”凛回抱住宗介,看着手指上的戒指,心里被幸福充斥着。

温热的吐息在凛的脖子上徘徊,宗介的胸腔里传来笑声,“不是的,我想要吃你。”宗介用舌尖恶作剧般地轻一下重一下舔着凛的耳郭,凛的耳朵很快红了起来。宗介对凛的反应很满意,沿着凛的脸颊一路舔舐亲吻下来,停在了唇边。额头相抵,对望的眼神里浮动着暧昧的流波,凛微微抬起下颚,和宗介双唇相接。几下轻触后,两人张开嘴渴求着彼此口腔的温度,双舌交缠。没有比两情相悦的吻更动人了,银链般的津液像蛛丝一样网住两人,口水的呻吟煽情地刺激着两人的神经叫喧着想要更多、更激烈的纠缠,肢体间接触到的皮肤迅速升温。凛在半推半就间躺到了沙发上,宗介禁锢着凛的身体,手从凛的衬衫底下探入,动情地抚摸着凛诱人的身体。

“咕——”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双唇分开,凛微喘着气,脸上染着樱桃红,眼神瞥到一边,有些羞赧,“我饿了,宗介。”意犹未尽,可又不能饿到凛,宗介在天人交战后吻了下凛的额头,“那吃完饭继续。”宗介起身去厨房,反正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

凛慢慢坐起来,心脏还在急速跳动着,双颊的红色迟迟褪不下去,虽然设想过两人的做爱的场景,可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环境下,凛却有些不自在。难道必须是受干扰的情况下自己才能彻底放的开吗,难道自己是抖M?想到这里凛不免冒汗,这不可能吧。

“凛快来吃吧!”宗介已经把做好的牛肉咖喱饭端到餐桌上,刚出炉的鲷鱼烧冒着热气,凛的肚子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双手合十,凛和宗介异口同声,“我开动了。”



评论
热度(13)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