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排球少年!!】#影日#白痴夫夫的日常(六)

(六)、呆子明明亲到我了

(承上文)

更衣间风波暂时告一段落,乌野排球队的队员们穿上黑色的队服,排成两列沿着沙滩开始耐力跑。日向翔阳难得的没有抢着跑到队伍的最前方,而是老老实实地在最后一排和影山飞雄并排跑着。

“影山,别生气了。我给你道歉。”日向翔阳朝着影山飞雄弯腰低头,双手合十,要多虔诚有多虔诚。

影山飞雄继续跑步,你干地可不止这一件让我不开心的事情。

“对不起!影山君,我不会挑泳裤,我只是想让你多给我托几个球才骗你说我很懂。”

影山飞雄继续跑步,呆子,你不陪我买泳裤我也会给你托球。

“其实我觉得那个泳裤真的很好看,可是——”日向翔阳靠近影山飞雄,半掩着嘴,小声道:“可是其他人都不喜欢,他们形容的实在是很好笑,所以我也跟着笑了,真的很对不起!如果泳裤再选大一号或许更好······”

影山飞雄继续跑步,就是气你不帮我说话还跟别人一起笑我。

“别生气了嘛,嗯——要不然以后我买草莓芒果味牛奶,你买菠萝香蕉味牛奶,我们每天都换着喝?我也不会抢你的包子吃了。”眉毛拧了几圈,日向翔阳咬着牙做出了很大的让步。

影山飞雄继续跑步,蔚蓝的天,深邃的海,少年们挥洒着青春的汗水,时来的海风拂去了心灵上的尘土,“成交!”

“诶?太好啦!”挣开了枷锁的小狮子雀跃地腾空跳起,欢呼着自由,一个意外,右脚踢到了影山飞雄左侧的肋骨。平安落地的日向翔阳发起怵来,这和发球砸到影山的头相比,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这种程度一点都不疼。”影山飞雄拍了拍衣服上的沙子,继续跑步。

“诶?”平时那么爱炸毛的影山竟然没有责怪自己?难道影山刚才在更衣间就耗光了所有的怒气储备?

耐力跑结束后,泽村大地宣布一天的活动安排。

“接下来是自由活动,下午4点半在更衣间门前集合。在解散之前,我们先抽签分成两人一组,抽到相同签数的人今天一天都要在一起。”排球队一年级新生之间的关系不是很融洽,彼此间班级也不在一起,除了社团训练没有其它可以增加情感交流的途径。因此,泽村大地和菅原孝支商量后,决定用这个方法来促进一年级新生之间感情的培养。

“啊?惩罚游戏吗?”

“我倒觉得挺有趣的。”

“总感觉很微妙,要是抽到和影山一组,我也不愿意。”

“要是能和洁子前辈分在一组就好了!”

“洁子前辈会参加吗?”

······

唧唧喳喳,真像一群正在抢食的乌鸦。头上青筋一根一根地突起,泽村大地忍不住怒吼:“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快来抽签,无论和谁一组都不能有怨言,也不能交换!”

“是!”主将生气时太可怕,队员们全都服服帖帖地遵从指示,按照从高年级到低年级的顺序抽签。

在听到要抽签分组的安排时,影山飞雄一直在心里祈祷着不要抽到月岛萤,执念太重以至于将心中的想法喋喋地念了出来,周身泄出黑暗气场,让身后的日向翔阳以为影山还在生自己的气,不敢靠太近。可是很不巧,分组的结果是:泽村大地和菅原孝支,东峰旭和西谷夕,缘下绿和田中龙之介,影山飞雄和月岛萤,日向翔阳和山口忠。

得非所愿,愿非所得。影山飞雄眉间密集的褶皱可以挤死蚂蚁,耷拉着的嘴角快要冲出下巴,眼神如刽子手行刑时般凶恶,整个人像是来自地狱的使者。

在抽签前,月岛萤就感到一股寒意,得知抽签结果后,那股寒意似严冬的冰刃一般刺向全身。不用猜,月岛萤也知道那股寒意的来源,当然是存在感爆棚的王子殿下啦。影山飞雄像只蓄势待发的地狱三头犬,月岛萤双手掐腰,歪着头朝影山“切”了一声,宣布没有硝烟的战争拉开帷幕。

菅原孝支在签子里动了点手脚,无论影山飞雄怎么抽都是和月岛萤一组。看到影山和月岛一开始就那么浓的火药味,菅原孝支笑着拍住影山飞雄的肩膀,“影山,别摆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哦。月岛可是我们队里很有实力的副攻手,虽然他的心思很难懂,平时嘴也不饶人。但是,你作为二传手,不能不和月岛沟通,所以,趁这次机会好好了解他,以后在比赛中能够灵活运用月岛的力量,多得几分。可以吗,影山二传?”

“嗯嗯,菅原前辈说的对,影山就别摆着臭脸了,很吓人的。”日向翔阳举起胳膊,双手捏住影山飞雄撇着的嘴角,拉出向下弯的弧度,“要多笑笑啦!”

弯着的嘴和立着的眼睛形成奇妙的表情,宛如惊悚版的马戏团小丑,日向翔阳的手有些挂不住了。影山飞雄拉下日向翔阳的手,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月岛萤一副看笑话的表情看着影山飞雄走到自己面前,“哎呦,王子殿下竟然和庶民为伍,真是怠慢了。”

“月岛,今天请多指教!”像是吞下了过期的三明治,影山飞雄强忍着发酸发臭的口感,不甘示弱的语气咬着牙说了句违心的话。

“太好了,今天算是迈出了第一步。那么我去找大地了,日向要和山口好好相处哦。”菅原孝支松了口气,笑着揉了揉日向的橙发,毛茸茸的触感让人心情愉悦呢。

“嗯,菅原前辈!”虽然很担心影山和月岛,无能为力的日向翔阳也只能在心里默默为影山点了支蜡烛,去找山口忠了。“山口,今天请多指教啦!”橙色的眼睛有着不输于太阳的光彩,那是山口忠所向往的自信和坚持。双手绞在一起,山口忠低头看着沙滩,讷讷回了句“嗯。”

“山口,那边有堆沙子比赛,我们也去玩吧!”日向翔阳春水般荡漾的眼神里满含着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山口忠点了点头,“嗯。”被日向翔阳拉着手臂一路飞奔到堆沙比赛的现场,山口忠累得直喘气,休息半天才参加到堆沙子的队伍中。

运动神经发达的日向翔阳堆出的沙子有种毕加索的后现代主义感,山口忠愣是没看出来是什么东西,当然裁判也没有看出来。而山口忠堆出的沙子城堡却得到了裁判的好评,被奖励了五个西瓜。看到日向翔阳失落的表情,裁判有些不忍,毕竟是小学生,重在参与嘛,还是给他个安慰奖吧。于是日向翔阳得到了一副水彩笔。

“日向,你堆地到底是什么?”

“呃,山口没有看出来吗?是正在扣球的主攻手!原型是小巨人。”要不是怀里抱着西瓜,日向估计要跳起来了。

“这样啊,日向真的很爱排球呢。”

“那是当然啦!我本来想堆出二传手‘咻’地把球传给主攻手,主攻手‘嘭’地扣下去的沙子,可是时间限制没来得及。”

“要是影山在的话,你们俩可以一起堆出那个场面。”

“嗯!肯定会的!”日向翔阳猛地点头,眼神里是自信的流波,放佛和影山在一起自己就是无敌的。“说到影山,我很担心他和月岛,他们不会打架吧?”

“这倒不会,月不是崇尚暴力的人。”

“额,是这样吗?山口很了解月岛呢。我们去看看他们吧!”

“嗯,我也想把西瓜分给月吃。”

当两人抱着一堆西瓜找到影山飞雄和月岛萤时,被眼前和谐的情景吓住了。同一个沙滩遮阳伞下,影山和月岛二分场地,影山睡得正酣,月岛背对着影山津津有味地品着文库本。

“嘘。”日向翔阳忽然转过头一脸贼笑地冲山口忠做出噤声的手势,蹑手蹑脚地走到影山飞雄的身边,打开刚得到的水彩笔盒,拿出黑色的水彩笔,趴到影山飞雄的脸边,握住水彩笔的右手颤颤巍巍地在影山飞雄的鼻子下勾出两撇。感觉有些不好看,日向翔阳翘起了小腿,拿着水彩笔在空中比划着,构思胡子尾端的画法。山口忠可以预想到影山飞雄醒来时发怒的场景了,咆哮的霸王龙尾巴一扫而过,树木尽数折断,日向真是不明白不做死就不会死的道理啊。山口忠决定不淌这个浑水,把西瓜放到月岛萤身边,去小卖部借水果刀。

“嘭!”后脑勺遭到重击,日向翔阳顺势趴到了影山飞雄的脸上。

嘴唇上被软软的东西撞击,浅眠中的影山飞雄眼角皱了下,慢慢睁开眼,入目处是日向微微颤动的长长的睫毛。鼻腔里呼出来的气息相互交缠着,让彼此脸上的温度上升了几分。理智上线后,眼前的情形让影山飞雄惊讶地张开嘴,含住了日向翔阳的嘴唇。舌尖上有淡淡的柠檬清香,影山很确定日向刚吃过柠檬味的棒冰。几秒的停滞后,日向翔阳被撞昏的大脑渐渐清醒,睁开眼看到影山黑曜石般的眼睛里映着自己的脸,嘴唇被温热包裹。一股热气涌向大脑,日向刷的脸红,赶忙转头,却正面埋进沙子里,啃了一嘴沙子。

“噗!噗!噗!”日向翔阳艰难地爬起来,背对着影山飞雄,跪在地上拼命吐着嘴里的沙子。突如其来的一系列状况让刚睡醒地影山飞雄有些蒙,唯一确定的是日向那呆子刚刚在偷吻自己。“日向——”影山飞雄还没有问出口,就被夜莺般的声音打断。

“那个,橙发的小弟弟,你没事吧?”循着由远而近的声音,影山飞雄看到一路小跑过来的比基尼女生。“我们在玩沙滩排球,刚才的扣球威力太大了,我没有接到,打到你了,很抱歉啊。”

嘴里的沙子总算吐完了,日向涨红着脸,不敢直视靓丽的比基尼,“没事啦。”

影山飞雄上下打量起比基尼,腹部隐约可以看出肌肉的线条,股四头肌比一般女生强壮,看起来弹跳力和爆发力都还不错。感到一股粘人的视线,捡起球的比基尼顺着视线看到了影山飞雄。

“那是什么,大叔?猫?哈哈哈哈。”比基尼先是惊愕了下,然后双手抱住排球,弯腰笑了起来。“年轻就是好,可以尽情胡闹啊。”

影山飞雄的鼻子下面是还算对称的八字胡,两侧脸颊各有三条弯弯曲曲的猫须。分开看各有萌点,可是两者合在一起却很微妙。影山飞雄莫名其妙地摸起了嘴角,难道自己睡觉流口水了?

被比基尼的笑声吵得没心情看书,月岛萤放下手中的文库本,转过身去看引起骚动的罪魁祸首们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噗!哈哈哈哈!影山那是什么!”指着影山的脸,月岛萤笑得坐了起来。

我脸上有东西?影山飞雄转过脸征询日向的意见,“日向,我的脸怎么了?”

幸亏刚才趁乱把水彩笔藏到屁股下,日向翔阳底气很足,可是红红的脸,憋着的笑,又假装一本正经严肃的表情要多可疑就多可疑,“影山,说实话,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你还是去更衣间照照镜子吧。”眼神在闪躲,日向在说谎的时候眼睛不敢直视对方,影山心里的疑问更大了。

“是啊,快去吧,王子殿下!”想到马上就会有更多的人看到王子殿下出糗,月岛萤的内心如沐十里桃花的清香,舒畅无比。

“快去吧,小弟弟!”比基尼在离开前给了影山建议。

去更衣间的一路上,看到影山飞雄的人要不指指点点,要不大笑。影山飞雄不得已用外套包住脸,只留眼睛在外面。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后,影山飞雄立马烧红了脸,赶紧用水搓起脸上黑色的笔痕。

日向被排球砸到头,日向在偷吻自己,日向在对自己说谎,影山飞雄的脑海里串联起日向一张接一张的表情。一切线索通往一个答案:日向在我脸上画胡子,被球砸到后吻到我,对我说谎是别人做的,让我出丑。

“那个呆子!那可是本大爷的初吻啊啊啊啊啊!”

此时,沙滩上的日向翔阳已经把罪案工具毁尸灭迹,和山口忠、月岛萤啃起了西瓜。

—————————————————

PS:梗的来源是汤上的几张图,作者不记得了,盗图侵删





评论
热度(24)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