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二十)

(二十)、温泉


“凛?”酒红色的头发在温泉的热气中宛如晨雾中绽放的山茶花,遥睁大了眼睛,急切地走到温泉池边。

凛正给宗介按摩肩膀,忽然听到背后有熟悉的声音,转过身惊讶地发现围着浴巾的遥。“遥?”凛停下了按摩,站起身来,“你怎么会在这儿?”宗介皱了眉,拿起岩石上的浴巾,扯开后围住凛的下身。

月光下,凛乳白精瘦的身体被朦朦胧胧的水汽包裹着,看不真切。“我——”遥刚想回到凛的问题,却从凛的身边感受到一股凌厉的视线,“山崎也在啊。”

“嗯!”凛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下脑袋,“我和宗介一起来温泉旅行,刚泡进温泉里。你呢,真琴没来吗?”

“遥酱!等等我们啦!”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渚欢快的声音响满整个浴场。

“渚小心别摔倒,地面很滑的,遥前辈就在里面不会跑的。”理智的腔调里带着关切,怜推了下眼镜,紧紧跟在渚的身后。

“凛!还有宗介?”姗姗来迟的真琴看到遥和凛对峙的场面,内心波澜起伏,“你们怎么也在?”

凛抿嘴一笑,“哈哈,真是奇遇啊。我和宗介来箱根泡温泉,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早知道你们也来泡温泉,就约好一起来了。”

“是这样啊。”真琴松了口气,摆出笑脸,“遥的餐馆发放员工福利,给了四张温泉旅馆的优惠券,所以遥邀请我们一起来泡温泉。现在这个季节正好可以看到枫叶。”真琴四周看了下,树上黑漆漆的一片,“可惜是晚上,看不清枫叶,呵呵。”

“遥酱在那边!凛酱也在啊!”跑了一圈的渚终于找到遥,甩下围在腰间的浴巾,一股脑跳进温泉里,溅起大量水花。凛用手遮住溅来的水花,坐回水中,有些无奈,“渚,小心点。”

“凛酱!”渚游到凛的身边,抱住凛的手臂,橙黄的眼睛亮闪闪的,“好久不见凛酱了!凛酱为什么也在箱根,难道是和遥酱约好了?”

“没有约好,我和凛偶然得到优惠券,临时决定来的。”宗介盯着渚用来抱住凛的胳膊,眉间有褶皱,不爽的语气。

“啊,宗酱也在呀!真巧啊!”也不知道是渚神经大条,还是故意无视宗介灼热的视线,依然抱住凛的胳膊。凛揉了揉渚的头发,招呼着遥他们一起泡温泉。“抱歉,我工作太忙了。本来说好要和你们一起在夏日祭典的时候看烟火的,结果四个月过去了,也没有见到你们。”

“没关系,都是社会人了,工作最重要嘛!”真琴拉着遥坐到了泉眼旁边,凛的对面。自从遥出现,宗介的脸色就一直不好,带着提防,看到真琴识趣地把遥拉到对面,眉间的褶皱松了下来。

“诶,凛酱真的很忙吗?”渚放开了抱住凛的胳膊,撅着嘴拍起水玩,“这几个月总是有娱乐新闻,天天报道你和女朋友到处旅游的事情。记得没错的话,半个月前你们还一起去了京都,网上有很多你们在二条城和八坂神社的照片,超甜蜜的!”

“嗯,凛前辈,我们一直都想问你,这次一定要认真回答我们。”怜一脸严肃,直直地看着凛的眼睛,“你真的和耕作琴乃交往了吗?”

“哈?”凛有些头疼,这些家伙的事可真多呀,不过这次还是趁机会说给他们吧。“我和琴乃没有交往。”

“诶!”渚和怜同时叫出了声,真琴惊愕地张开了嘴,遥瞪大了眼睛呼吸有些急促。

“因为一些原因,我和琴乃在没有告知事务所的前提下,开始假扮情侣。事情解决后,我想开新闻发布会坦诚我和琴乃的关系,可是事务所不允许。我们的新戏正在热播,琴乃的电影快上映了,我的新歌也刚发布,如果突然说分手,会影响事务所和彼此的人气,而且琴乃也需要和我的绯闻······总之,现在只能继续装下去,等时机到了会宣布分手的。”

自从那次岩井俊送琴乃姬金鱼草书签后,两人的关系迟迟没有进展。岩井俊只有被逼迫的情况下才会认清自己的真心,这样认为的琴乃拜托凛继续维持“情侣”关系,等时机到了便和岩井俊摊牌。凛从巴黎回来后,通告不多,但是接了一期《和我一起寻找美食》的工作。《和我一起寻找美食》是一档美食节目,每期邀请一个明星作为嘉宾去日本各地寻找美食,一期有四集播放一个月。目前正在播放的一期是琴乃做嘉宾,下一期是凛。凛想帮琴乃,所以答应琴乃继续假扮情侣的要求,并在琴乃拍摄《和我一起寻找美食》时,几次三番地去探班,制造绯闻话题。狗仔们难得的很配合,添油加醋地去报道。宗介虽然知道凛和琴乃的情侣关系是假的,但还是介意凛和琴乃的来往。凛也察觉到宗介的不满,因为每次从琴乃那里回来,宗介总会变得有些S,在做爱的时候迟迟不让凛释放,在凛被快感顶上云霄时,宗介不停地在凛的耳边低语着“不要见她”。

或许是这几个月凛和琴乃的绯闻报道得太多,岩井俊也终于按耐不住,主动找琴乃谈谈。琴乃在去见岩井俊前,拜托凛把宗介介绍给她认识。当琴乃在凛家里见到宗介时,先是大吃一惊,后又似懂非懂地说“凛那么优秀的人,很难想象有女孩可以配得上他,如果对象是宗介的话,或许不存在这个问题吧。”在琴乃临走时,给了宗介两张箱根的温泉旅馆优惠券,算是给这段时间占用凛的赔礼。

“啊!不会吧!”渚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真没想到竟是这样。”怜摇着头,一时无法接受,“那你们一起出去玩也是在假装?”

“也不能这么说,我和琴乃是好朋友。况且我们也不是出去玩,琴乃在拍《和我一起寻找美食》,我去学习经验,下个月是我做嘉宾。”凛敞开双臂搭在岩石上,微微歪着头,“娱乐杂志上的报道,大多是危言耸听夸大事实,不能相信。所以啊,以后有什么事情不明白就直接问我,免得引起误会。”

“诶?这样可以嘛?凛酱可是很忙的。”

“嗨,我再忙,接一通电话的时间还是有的,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啊!怎么不可以。”凛笑着泼了渚一脸水。

猝不及防,渚的头发全被凛泼湿,哗哗地滴着水。渚甩了甩头发,“啊,凛酱真狡猾!我也要泼你!”渚总觉得凛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如果说凛是朝阳的向日葵,那么自己是山涧里的苔藓,两个世界的人。因为游泳结缘,也因为游泳渐渐疏远。看着凛在另一个世界发光发彩,想联系凛,却总担心自己没那个资格,毕竟自己不是遥,和凛有着剪不断的羁绊。幸亏这次遇到了凛,凛的几句话解决了渚纠结很久的问题,或许可以恢复到从前那种朋友关系了。山涧里的苔藓沐浴到了阳光,渚笑出了声。

凛和渚的泼水游戏牵连到池子里的所有人,真琴和怜也参与其中。宗介没有参与,单臂枕着岩石,看着凛欢快的表情,嘴角慢慢地翘了起来。因为水气和时不时泼来的水滴,宗介看不清对面七濑遥的表情。本来只属于两个人的甜蜜旅行,却被无关人士插足,宗介心有不悦。可是看到凛开心的样子,也释怀了。岩鸢的那群人帮凛打开了心结,让凛可以继续游泳,他们对凛来说是很重要的伙伴,凛很珍惜他们。爱屋及乌的道理宗介也懂,可是对于遥,宗介无法做到毫无芥蒂。

真琴虽然和渚他们一起玩起了泼水,可一直在意着遥。遥听到凛亲口否认有女朋友时,很受打击,虽然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可是真琴知道,遥的内心在动摇。遥好不容易才从封闭的贝壳里推开一丝缝隙,真琴决不允许遥退回去。

“不玩了不玩了。”怜的眼镜上面全是水珠,视线模糊不清,险些栽进水里。“渚,别泼了,安静泡会温泉吧!”

“嗨,嗨,怜酱真无趣。”嘴上抱怨着,渚还是游到怜的身旁,摘下怜的眼镜,拿起石头上的浴巾擦了起来。

“累了吧,凛。”宗介把凛拉到身边,递给凛一瓶牛奶,“喝吧!”

“谢啦!”瓶盖已经被宗介打开,凛接过奶瓶仰头喝下,牛奶从嘴角流了出来。宗介伸出食指擦掉凛嘴角上的牛奶,把沾上牛奶的食指放到唇边,吐成舌头舔了几下。被宗介挑逗的举动惊住,凛原本就红润的脸似乎要烧着了。“宗介!”小声的责备宗介,凛往渚和遥那边看去,幸好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注意到凛的举动,宗介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像白痴一样,凛根本就没打算把两人的关系告诉他们吧。

“遥,你怎么了!振作点!”遥失衡地斜着滑入水中,双眼无神,脸上红的像番茄一样。真琴慌乱地抱起遥,不知如何是好。

听到真琴的叫声,凛扑下水游到遥的跟前,摸摸了遥的额头,“真琴,没事的,遥只是泡得时间太长,有些头晕,回房间平躺休息一会就好了。还有,最好喝点甜的饮料。”

“遥酱竟然会晕温泉,真不可思议,明明那么喜欢水。”渚张着嘴看着真琴把遥抱回房间,一时难以相信。

“这与喜欢水没什么关系吧,晕温泉是身体的原因吧。”怜有些担心遥,难得能来温泉圣地泡温泉,结果还晕倒了,“真琴前辈一个人去没关系吗?”

“放心吧,真琴会照顾好遥的。”凛回到宗介身边,把浴巾叠好放到头上,闭上眼睛安心地享受温泉的滋润。

“嗯,也是哦。真琴前辈一直都很会照顾人,听说在小学生之间很受欢迎呢。而且真琴前辈一直都很照顾遥,应该没问题,我真是白痴,竟然会担心真琴前辈照顾不好遥前辈。”怜自言自语分析了一堆,渚早就不耐烦了,趴在岩石上回击了一句,“怜酱一直都是白痴,现在才发现。”

“渚!”

“好啦好啦,难得和凛一起泡温泉,不和你争辩了。凛,最近很忙吗?对啦,你的专辑我和怜都有买哦,歌都很好听,尤其是那首《秋日的回忆》,听起来很感动,我都会唱了!我还以为凛是摇滚或者朋克类型的歌手,没想到凛的风格那么多变,田园抒情歌曲唱得很有感觉。听你的歌,感觉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一部爱情电影!”

“是吗,谢谢你们的支持啦。是前田前辈的词曲写的好,我只是唱了出来。”

“哪有啦,凛前辈的声音很好听,虽然说词曲很重要,但是没有了凛的声音,那词曲只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你把我说的太厉害了。”凛有些不好意思,“第一次尝试,还有很多不足,下一张专辑会做得更好。”

“凛酱太谦虚了,期待你的下一张专辑!不过下一张专辑发行的消息要提前告诉我们哦!”

“会的啦,下一张专辑会在发行前送给你和怜,还有遥和真琴的。”

“太棒啦!凛酱我们约定好喽,不准食言。”渚抓起凛的左手,拉了勾。

怜看到宗介皱起眉头,忽然意识到什么,“那个,宗介前辈,从我们来了之后,你就一直没有说话,是不是我们太吵了?”

“没有啊。”突然变成所有人瞩目的对象,宗介有些不自然,“你们和凛久别重逢,我也不好意思插进去,所以······你们继续聊你们的,不需要问我。”

“啊,怎么可以这样,宗酱也和我们一起聊吧!”渚移到宗介面前,微笑着,“宗酱,为什么会和江酱分手?”

“诶!渚,这个事情江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一上来就问这种问题你也太失礼了。”

宗介有些愣住,没想到叶月渚能笑着脸直率地问出让人难以回答的问题,凛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宗介叹了口气,“没关系哦,可以问这个问题。我不喜欢江了,所以才分手。”

“那宗酱是有其他喜欢的人了?”渚真的很敏锐啊,似乎看穿了宗介。

宗介看着凛,凛低着看水。“是的,我有喜欢的人了。”

“交往了?”渚步步紧逼,宗介索性承认,点了点头。

“所以宗酱的手上戴着戒指。”渚一副了然的语气。

戒指!凛泡在水里的手握在了一起,被发现了。

“凛酱,不要摘下戒指哦,我早就看到了。那么好看的戒指就一直戴着吧!”渚双手搭在凛的肩膀上,直视凛的眼睛。

“渚······”凛欲言又止。

“凛前辈,夏天听说宗介前辈要和江订婚,我们都吓了一跳。后来取消订婚,我和渚大概也猜到了,今天看到你们俩在一起,才真正确认。”渚的直接让气氛有些僵硬,怜适时出来救场。

看着渚和怜关切的脸,凛下了决心。“抱歉,一直瞒着你们。我不知道该怎么给你们说。毕竟宗介和江交往过,而且我们都是男的······”双手绞在一起,凛低着头,声音里充满着歉意。

“凛酱,爱是不能选择的,既然你和宗酱两情相悦,那就不要顾及那么多,我和怜都是男人,不也在一起了吗,难道你要否定我和怜?”

“不是,我没有否认你们······”

“所以说,凛酱,挺起胸膛大胆承认吧,我们不是伙伴吗?”

“是啊,凛前辈,我们会支持你的。”

“渚,怜,你们······”鼻腔温热,眼里雾气堆积,凛涨红了脸,“你们······谢谢你们!”

“别哭啊,凛酱。”渚抱住凛,安慰地拍着凛的后背。

这戏剧性的突转让宗介有些无法适从,本以为凛不会在岩鸢那群人面前承认两人的恋情,结果这么轻易的,不但承认,还得到了祝福。宗介忽然觉得有些口渴,围起浴巾,暂别凛和渚他们,去买饮料。

按下自助售货机上的指示键,可乐“咕咚”一声掉了下来。宗介弯腰捡起可乐,突然听到橘真琴的声音。

“山崎?”



评论
热度(21)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