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二十一)

(二十一)、插足


    “你怎么在这儿,七濑怎么样了?”宗介拉开可乐罐的拉环,里面的气体“呲呲”地往外冒。

“遥他已经睡着了,我出来买饮料。”宗介从自助贩卖机前走开,真琴笑着点了下头,选了红茶。蹲下身捡起从贩卖机里出来的红茶,真琴瞥到宗介还没有离开,试探的问了句,“你和凛在交往?”

“啊——嗯。”咽下嘴里的可乐,宗介低声笑了,“你也看到戒指了?”

“戒指?”真琴朝宗介的手上看去,左手无名指上戴着银色的戒指,“啊,你们戴了对戒?”

“什么呀,你没看到?那你怎么猜出我和凛在交往?”

“刚才坐在你和凛的对面,戒指那么小,没注意。是遥,刚才,睡下前告诉我的,你们在交往。”

“七濑?”宗介的眼神沉了下来,“橘,方便的话,可以出去谈谈吗?”

真琴对宗介的邀约有些诧异,可还是答应了下来。

回廊曲折深,风吹枫叶响,月明园静寂,偶有水流声。

宗介身着深蓝色竖纹和服,斜倚在亭柱上,指间随意地夹着一根燃到一半的万宝路,徐徐从嘴里吐出的烟圈在寒冷的空气中凝聚不散,眼神穿过庭院,似乎在看着远方。坐在亭子里的真琴单手撑额,看着宗介,“没想到你会抽烟。”

“只是会而已,平时不抽的。”手里的万宝路快要燃尽,宗介走到亭子里,把烟蒂拧灭在桌子上的墨绿色烟灰缸里。

“如果我没猜错,山崎是想问遥的事情吧!”

“确实。”宗介坐在了真琴对面的方凳上。

“那你想知道什么?”

“上次,和江取消订婚的第二天,七濑找到我家,他说让我不要妨碍凛。”

“遥果真去了呀。”坐实了猜想,真琴有些失落。

“你知道?”

“不,我和遥相处那么多年,遥想什么我大概都能猜到。那天,遥从凛家里出来后,撒了谎说要回去拿东西,所以我想遥应该是去找你了。”

“这样啊,你还真是痴情。”宗介轻笑,忽然听到从远处传来的木屐声,踏踏,踏踏,渐进又渐远,“你和遥进展的怎么样了?”

真琴长舒一口气,“本以为已经有了进展,可是今天看到凛,遥好像动摇了••••••诶,我也不知道到底算不算有进展。”

“橘,有时候真觉得你很可怕,一直陪伴在喜欢的人的身边,却丝毫没有欲求,甘愿在凛的阴影下。难道你是守护七濑的圣母吗?”

“哈?我又不是圣母,也有欲求的啊!”真琴睁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随即又自嘲道,“我一直认为不束缚遥才是最正确的。凛出现后,像狂风骤雨一样,迫着遥打开了封闭自己的城堡,露出了一丝门缝。凛走后,遥把门关上,又龟缩在城堡里。如果听任遥的选择,他会一辈子呆在自己的城堡里不出来吧。有时候我想,如果凛没有出现在遥的世界,那么离遥最近的人一定是我,不论遥选择做什么,我都会在旁边守护他。”

“离七濑最近的人一直都是你。”

“额?”微皱着眉头,真琴有些不解。

“我以前一直没有认可七濑,或许是因为我太想和凛在一起了,把七濑视为眼中钉。现在我和凛在一起,反而看清了很多。七濑曾经对凛很重要,但是,现在和未来对凛最重要的人只会是我。橘,你应该和我一样吧!”如湖水般平静的眼神里,是释然和坚定。

被宗介直视着的真琴忽然笑了,“哈哈哈哈。”低沉的笑声惊起枝头的乌鸦,扑棱棱地煽动翅膀冲出层层丫丫的树枝,飞向暗黑的天空。

“我回去再泡会温泉。”宗介起身晃了晃脖子,深吸一口气。

“山崎!谢谢!”

宗介抿嘴,做了再见的手势,没有回头,渐渐消失在幽静曲折的回廊。真琴拿出手机,给遥发了封邮件。


宗介出去买水后,一直没有回来。渚在温泉里泡得久了有些耐不住,“宗酱应该回去了。凛酱,我们去看看遥酱吧!”

“呃,好的。你们先过去,我回房间换身衣服。”

“嘿嘿,凛酱是想看宗酱吧!”

“哈!”幸好泡了很久的温泉,全身都变得红润,被戳穿事实的凛,脸上变得再红也看不出来。“行啦,你们快过去吧!我马上就去。”

“好啦,好啦,凛要快点哦。”

转过弯,看到房间的灯亮着,凛忽然兴奋起来,小跑过去,拉开和式房间的门,里面只有正跪在地上铺被子的女服务员。

“啊,松冈先生您好!”服务员放下手中的被子,跪在地上行了礼。

“宗介、山崎先生有没有回来?”期待落空,有些失望,凛收下急切的心情。

“山崎先生刚才回来了,说要去再泡一会温泉。”或许是服务员的年纪大了,毕恭毕敬的语气慢条斯理地回答。

“又去泡温泉了?这么说,我们刚才错过了。”凛摸了摸下巴,掏出手机给宗介发了封邮件,“我去看遥了,一会回来。”

换了衣服,凛按照渚说的房间号找到了遥的房间。推开门,凛只看到了坐在桌旁的遥正呆呆地看着手机,有些奇怪,“遥,渚和怜呢?”

陷入沉思的遥忽然被凛叫住,有些惊愕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凛。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凛皱了下眉,遥的脸色已经恢复平日的白净,但表情有些严肃。

遥回过神,摇了摇头,“渚和怜刚走,他们的房间在隔壁。”

关上门,脱下鞋,凛坐到遥的对面,“他俩还说要看你,结果那么快就回去了。”

遥把手机塞到坐布团下,“我没事,他们要去吃夜宵就先回去了。”

“遥,在泡温泉的时候,你的表情很不对劲,有什么心事吗?”

遥把头转向一旁,“没什么。”凛站起身,走到遥的面前,按住遥的肩膀,力气大到让遥不得不直视凛。

“遥,我希望你能告诉我。”直率认真的眼神看穿了遥的伪装,遥低下头,犹豫着。凛松开束缚遥的手,半仰着头,双手撑在榻榻米上,“呐,遥,我曾经被你拯救过,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帮上你。”

“凛,我喜欢你。”

纸质的吊灯散发出昏黄的光线,凛看着那像线团一样的灯,微微眯着眼睛,“我知道。”江说她曾经以为凛和遥互相喜欢,凛虽然很意外,但还是仔细想了这个问题,或许真是当局者迷。遥对于凛来说是梦想的旗帜,遥的才能十分耀眼,在水中游刃有余自在畅快,凛被遥的那种姿态吸引,每每和遥竞争都会有血液燃烧的感觉。在凛自暴自弃的时候,遥拯救过凛,让凛明白游泳的意义,坚定自己的梦想。在人的一生中,总有一个或几个引路人,对于凛来说,遥是其中一个。

在凛的语气里没有意外,遥的心慢慢沉下去。

“遥,你对我来说很重要。”半仰的身体慢慢直起,凛站了起来,走到窗边,“以前我总是执著于你,让人误会我喜欢你,对此我感到抱歉。”握住窗棱的手有些颤抖,凛咬了下嘴唇,“遥,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一个我想珍惜一辈子不放手的人,所以——”猛地推开窗,冷气直冲室内,遥抬起头看着凛,却不经意看到窗外正圆的月亮。“遥,我希望你能幸福,走出这间屋子,向外面看看,一切都会豁然开朗。”

“凛。”凛的眼里闪着光彩,遥垂下眼角,被水藻紧紧缠绕的心慢慢清明起来,“凛,可以问一个问题吗。为什么你能接受宗介?”遥一直以为凛喜欢的是女人。

“啊!你知道了!”凛的眼眶微睁,扯了下嘴角,“我还想该怎么对你和真琴说呢,这样也好。上次你来东京,我还没有接受宗介,不如说想彻底放弃宗介,所以找了琴乃假扮我的女朋友。后来江找了我,她让我放下包袱,坦诚内心。我和宗介不能在一起最大的原因是江,理智上我不想插足江和宗介的感情,可是情感却背叛了理智。我一直很内疚,对江,对宗介,对家人。现在,江和百百在一起了,宗介也向我告白,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毕竟,和喜欢的人,和宗介在一起是我梦寐以求的。” 

“哪怕他是男人?”

“嗯。我不想用单纯的性别来限定我和宗介的感情,爱上一个人想和他在一起没什么不对,我只是顺从了内心。遥,真琴在等着你,不要再待在屋子里了。”口袋里手机一直在震动,凛掏出手机,看到了两封未读邮件。

“遥,我要回去了,宗介在等我。”凛的眼睛里都是笑意,遥忽然明白这种幸福沉溺的笑容从来不是因为自己,但此刻,自己却没有丝毫的难过,反而莫名的轻松起来,“嗯。”

“遥,你是喜欢真琴的吧!”门关到一半,凛忽然侧头狡黠一问,不期待回答,问完后直接把门关上,留下遥一个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良久,遥拿出坐布团下的手机,翻开刚才看到的邮件,“遥,可以试着和我交往吗?”寒风吹得有些冷,遥走到窗边,忽然想起什么,喃喃自语,“今晚月色很美。”不想关上窗户,遥走回桌旁,拿起手机迅速回了邮件“可以,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你的。”


听到遥房间的关门声,怜舒了口气,钻进被窝里搂住渚的腰。

“渚,遥前辈他没事吧?”

“嗯,有凛酱在的话,一定没事的。”

“总觉得输给凛前辈了呢,每次遥前辈有什么事情,总是凛前辈开导他,把他带出低谷,让遥前辈继续前进。”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谁叫遥酱喜欢凛酱呢。”

“要是凛前辈也喜欢遥前辈就好了。”

“凛酱也喜欢遥酱啊,只是和喜欢宗酱是两种喜欢。而且要是凛酱和遥酱互相喜欢,那真酱那么多年的守候也太可怜了。”

“嗯,也是啊。虽然我不是和你们从小认识,但总是感觉,遥前辈和真琴前辈的感情很稳定,也不知道形容地准不准确,他们的相处模式像老夫老妻一样,但是凛前辈出现后,遥前辈就变了。如果遥前辈没有认识凛前辈,他们或许就和我们一样幸福了。”

渚枕在怜的手臂上,躺正身体,语气变得深沉起来,“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相遇是必然的,发生变化也无可厚非。凛酱和遥酱的相遇,我们作为旁观者,是无法判断好坏,正确与不正确。不过,我相信,他们的相遇绝对不是坏事。”

怜看着渚坚定的眼神,想起了和凛相遇后的种种,嘴角慢慢地翘起,“嗯,确实如此。”



评论
热度(14)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