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宗凛#插足(二十二)【完结】

(二十二)、未来


听到走廊里传来的木屐声越来越响,宗介放下手中的文库本,起身走到门前,刚想打开门,门就被急匆匆赶来的凛拉开。突然对视的两人都惊讶地微微张开嘴,随即笑了起来。

“宗介你穿和服看起来很不错哦!”凛解开呢子大衣的腰带,脱下大衣递给宗介。把凛的衣服挂到墙边的衣架上,宗介歪着头冲凛浅笑,“是吗?”

“嗯!”凛的语气里充满着自豪。深蓝色的竖纹和服很符合宗介的气质,严谨认真带着一丝禁欲和温柔,半敞开的衣襟口露出小麦色的肌肤,健壮的胸肌若隐若现。凛直热的视线让宗介有些不自然,遂把准备好的牛奶拿给凛,“给。”凛接过牛奶杯后,心不在焉地小抿一口,眼睛狡黠地四处张望。

看着凛的表情,宗介了然,问了句,“凛,有事情要告诉我?”

“嗯!”凛开心的点着头,“琴乃给我发了邮件,说是已经公布我们分手的消息。”

“哈?那么突然!她和那个导演怎么样了?”宗介觉得不可思议,虽然心里百般不愿凛和耕作的绯闻,但如果绯闻可以保护凛,自己也是会做出让步。

“琴乃说和岩井俊有进展了,她今天下午向东京电视台的人爆料和我分手、喜欢岩井俊的事情。”轻快的语调忽然变得低沉,凛低着头在房间里踱步,“以这种形式宣布分手,让琴乃一个人承受娱乐的压力和骂名,给事务所带来麻烦,我心里很过意不去。但是想到能没有束缚地和宗介在一起,自责和开心的天平没有犹豫地偏向了开心的那一方。”凛抬起头,眼神里充满挣扎,“呐,宗介,我是不是太任性自私了。”

宗介还以为耕作要一直和凛保持“情侣”关系,没想到那个女人这么豪爽,怪不得凛一直都很敬佩她。“凛,你没有任性自私哦。”宗介走到凛的身边,抱住凛,侧脸贴着凛的耳边。任性自私的人是自己才对,不管不顾,一直都想让他们“分手”。

“本来你们的情侣绯闻就是建立在互相利用的基础上,现在你们各自达成目的,所以不需要自责。”凛善良而敏感,总是能发现他人的难处,默默地在一旁守候,小心翼翼地呵护,努力成为一个让人信赖的人。偶尔的撒娇和不满也只在宗介的面前袒露,宗介对凛的这一点虽然没辙,但很享受这种被凛依赖的感觉。“不过是凛的话,肯定会自责。虽说耕作一个人担了移情别恋的骂名,但是娱记肯定不会放过你,明天事务所肯定会接连不断地打电话过来,凛可以趁机帮耕作减轻点负担。”

“也是啊。那我们明天就回去吧,我想早点找爱商量接下来的对策,争取把对琴乃的伤害降到最小。”

“嗯。”宗介轻轻咬住凛的耳朵,手探进黑色的针织衫里,来回抚摸着凛的腰际线,“难得的休假,真不想明天回去啊。”

酥麻的感觉让凛全身的神经紧张起来,凛按住宗介不安分的手,“电影十二月才开始拍,这期间除了处理绯闻,应该没其他事情了,我们可以在一起很长时间。”

手被凛束缚住,宗介微微弯腰,低下头,舔起凛的锁骨,“半个月啊,不够,完全不够。”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宗介就用吻堵住了凛的嘴。像是要夺去凛的呼吸一般,宗介占领着主导权,在凛的嘴里疯狂扫荡,不放过任何角落。一番深吻后,凛依偎在宗介的怀里喘着气。

“凛,我们同居吧!”

还没有缓过来的凛,双手抓住宗介的衣襟,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宗介。凛被吻过的嘴唇像新鲜的樱桃一样惹人爱怜,水氲的眼里充满着情欲,食髓知味,宗介忍不住又采撷了几口。

“等等,宗介。”虽然和宗介接吻很享受,可是凛迫切地想知道刚才自己有没有听错。

“等不及了。”在泡温泉的时候宗介就想侵占凛,可被无关人士妨碍了。宗介在凛的耳边吹着气,手又开始挑逗凛的敏感地带。腹部被火热的东西顶住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凛被宗介手指抚摸的地方开始发热,身上的羊毛衫被拉扯的不成样子,腰带也在刚才说话时被宗介扯掉,胯下的欲望慢慢抬头。

“凛,我想要你。”宗介粗重的喘息声呼洒到凛赤裸的胸膛上,凛的四肢百骸像是迎接春天的到来,欢欣的张开怀抱,沐浴和煦温暖的春风。多次的水乳交融,身体互相熟悉,不需要语言,两人都知道如何让对方舒服。当宗介的分身进入凛的体内时,凛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压抑的呻吟声刺激着宗介更加卖力的播种,交缠的身体上有汗水流下,淫靡的气氛让房间的温度上升了几度。

激情过后,两人都瘫躺在床上。十一月的室内有些冷,宗介起身给凛清理了身上残留的爱液,拉起被子盖住两人赤裸的身体。虽然凛也有锻炼身体,可是持久力和耐力都不如作为游泳教练的宗介,做爱后懒洋洋地使不出劲,只能任凭宗介处置。刚开始凛还很害羞,不想让宗介清理那么隐秘的地方,可自己实在没力气去浴室,只能听之任之。幸好今天才做了一次,凛很快恢复了精神,想起宗介刚才说的话,“宗介,你刚才说要同居?”

“嗯。”宗介握住凛的手,“现在你总是在我家和你家之间来回奔波,太累了。你每天回家的时间不固定,可我希望以后,无论谁回到家都会有人等着。所以啊,以后我搬到你家住,或者你搬到我家住,再或者我们买一套新房子。”

“宗介,谢谢你。”

“笨蛋凛,以后不用对我说谢谢。”吻了吻凛的手指,宗介弯起嘴角笑了起来。看着宗介没有杂质、像得到宝物的小孩子一样的笑容,凛觉得自己的内心被云彩包裹着,飘着飘着,暖暖的、舒服的。想起在巴黎看到的一场同性恋婚礼,凛忽然兴奋起来,“宗介,我们结婚吧!我知道巴黎塞纳河右畔的11区有家教堂,他们可以帮同性恋主持婚礼。前田先生认识那个教堂的教父,我可以拜托他把教父介绍给我们当公证人,这样我们就可以举行婚礼。总觉得有个证明的仪式,心里会更踏实点。你说怎么样?宗介。”

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凛本以为宗介听到后会很开心,可是宗介安静地看着凛,良久,宗介才问了凛一句,“凛,这样好吗?”

“什么意思?”凛被宗介的冷静搞得有些焦躁。

“没有祝福的婚礼,你真的愿意?”

“哈?为什么会没有祝福,遥他们都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了,再说江也已经祝福我们了,宗介,你在想些什么啊?”

宗介有些犹豫,“阿姨,她还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吧!”

“你说我妈••••••”凛沉默了,这几年没回几次家,自己有什么事情都是江转告给妈妈的,和宗介的关系也犹豫着不敢告诉她。

“凛,我把我们的关系告诉我爸妈了。”

“诶!”凛惊讶地看着宗介的眼睛,语气里充满着担心,“他们,他们怎么说••••••”宗介弯起手腕,揉了揉凛的头发,“一开始啊,爸妈都被我的发言吓住了。不过现在,他们多少可以接受了。过年的时候,凛和我一起回家吧!到时候爸妈肯定会认可我们。”

“是吗?”怀疑,不安,凛的心情低落下来,从宗介手中抽出手,抓住了床单。“我曾设想过我们的未来,可是,怎么想都是漆黑一片,见不得光的爱情,得不到理解的关系,身份、地位、他人的眼光••••••我不想让伯父伯母讨厌我,让他们认为我把他们的儿子带到了歧途。”

“我们一起长大,我爸妈一直都喜欢你,你难道忘了以前我爸总是说你是我家的半个儿子吗。”宗介重新握住凛的手,给予凛安慰,“凛,以前我说不奢求婚礼,不奢求别人的赞同,可是,我还是很贪心,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让所有人都祝福我们。你主动说要办婚礼,我很开心,可那远远不够,我希望我们的婚礼有对你我都重要的人的参与,希望得到他们的祝福,希望我们的爱情不要躲在黑夜里,要堂堂正正地在阳光下呼吸。”

“宗介••••••”垂下眼睑,凛低声说道,“原来你想了那么多。”

“凛你只需要笔直前进,后面的事情都由我来解决。不过,我还是希望凛能当面给阿姨坦白,这样是得到谅解的最好方法。”

虽然内心挣扎,不安,但是时候下定决心了,凛咬了下嘴唇,“嗯,我会的。过年的时候,我会给妈妈坦白,然后去宗介家,争取获得伯父伯母的认可。”

宗介抱住凛,下巴蹭着凛的头发,“他们一定会认可我们的,然后我们去巴黎举行婚礼,回来后买一套房子,以后住在一起。如果阿姨想要孙子,我们可以去领养一个,不过凛很不擅长照顾小孩子吧,呵呵呵呵。”

凛摇起头挣扎着抗议宗介的判断,“谁说我不擅长照顾小孩子啦!要是领养了,无论多少我都照顾给你看!”

“呵呵,嗯,嗯,那凛可要好好加油喽!”

“真是的,宗介你不相信我吗!”

“没有啊,只是想到凛手忙脚乱抱着小孩子的场景,有些忍不住想笑。”

“哈!有什么好笑的。”凛掐了下宗介的腰表示不满,“明天回去后,我们就同居吧,住在你家,不,是我们的家。”

“遵命,老婆大人!”宗介嗅着凛的发香,嘴角扬了起来。

“哈!为什么是老婆大人,我可是男的呀,叫我老公才对啊!”

“哈哈哈哈!”宗介笑得腹肌都颤动起来,凛更加恼火了,用脚踢了几下宗介的小腿。

“到底是老婆大人,还是老公大人,要不要验证下。”宗介爬起,把凛压在身下,意味深长地眼神让凛的脸瞬间羞红。

“你白痴啊!”


PS:谢谢亲们一个多月的陪伴,我的第一篇宗凛文在宗介生日这天完结了。

第一次写长篇,文笔稚嫩,有很多不足,请见谅~~

最近很忙,所以番外会过一段时间奉上,然后我也会写其他动漫的CP,希望感兴趣的亲们继续捧场,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まだね~~

图来自P站,侵删。

评论(4)
热度(17)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