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九)、和呆子远征二三事——其一:名为鱼跃的惩罚

(九)、和呆子远征二三事——其一:名为鱼跃的惩罚

影山自主练习完后已经9点多了,用手背擦了下两鬓的汗水,开始捡球网前用来练习的矿泉水瓶。把一切收拾完毕,影山走到体育馆门口时,忽然停下脚步,眨了眨几下眼睛,又回到球网前,从球框里拿出一个球,眼睛里有一丝波光闪烁。

穿着灰白格子睡衣的菅原在宿舍走廊看到体育馆里还有昏黄灯光,心里涌出很多想法,最后只有一个念头清晰地留在脑海里,不能输给后辈,明天要更加拼命的练习啊!想起日向的委托,菅原的眼神柔和了些,向体育馆走去。

“影山!”菅原看到影山已经关上灯,正从体育馆里走出来,遂大声叫住了影山。

影山转身的同时把手中的排球藏到身后,看清来者是菅原后,放松了神经,把藏在身后的球抱在了胸前,“菅原前辈。”

“果然拿着球呐!”菅原走到影山身边,看到影山怀中抱着的排球,笑了起来。

“啊——哦。”影山反应过来菅原说的是什么意思后,有些不自然,“菅原前辈也知道,我和日向日向最近一直配合得不好,所以我们想在自主练习后能做些简单的传接球,慢慢掌握彼此的节奏。”

“嗯,我知道。影山和日向都很努力,我相信你们一定会顺利完成合体技。所以啦!”菅原拍了下影山的肩膀,“今天你和日向的共同练习暂时取消。”

“诶?”对菅原的话有些不解,影山歪着头,眉毛摆成八字,“可是,我和日向约好了。”

“呐,我们今天不是做了很多的鱼跃吗,日向一直得不到要领,摔了很多次,胸前都淤青了,所以我和大地让日向今天早点休息,毕竟明天不知道还要做多少鱼跃。”菅原苦笑,在四所学校的对抗赛中,乌野输的次数最多,被罚做鱼跃和上山冲刺的次数也最多,虽然乌野全员每天都有进步,但是进步的球队不仅仅是乌野。“然后啊,日向哭着脸对我说晚上要和影山一起练习,不能放你鸽子。日向很想和你一起练习呢,但是身体最重要,不能出师未捷身先死,所以我就来转告影山你了。”

“这样啊。”影山回想起这几天自己在鱼跃时好几次亲吻地面的感觉,不禁咬起下嘴唇,一阵冷汗。“没办法,那我把球放回去吧。”

趁影山放回球的当口,菅原提醒道:“影山,日向正在泡澡,你抓紧时间也去泡会。今天不能共同练习,你们还可以在泡澡的时候交流下自主练习的成果。”

“好的!谢谢菅原前辈!”

 

日向靠在浴池壁上,低头看着胸前大片大片的淤青,有些丧气。

“日向。”

“影山?”日向循声望去,围着浴巾的影山正向自己走过来。“那个,今天不能一起练习,抱歉!”

影山揉了下日向的橙发后轻轻向上推起他的头,“我知道,让我看看你的伤。”

“诶?伤?”日向被影山的话弄糊涂了,被迫昂起的脸上带着泡久的红晕。

“就是鱼跃摔的伤。”松开手,影山进入浴池,温热的水瞬间将身体包裹。

日向看着影山入水后坐到自己身边,有些不好意思,“没什么大不了的,又没有流血。”日向说完后把身子侧到一边,悄悄挪了下屁股,想远离影山。

影山似乎没有注意到日向的不自然,前倾着身体拉开日向遮在胸前的手,看着日向胸前大块大块的淤青,隔了好久才冒出一句“真惨啊。”

日向有些不开心,“不需要你的同情!我已经掌握要领了,以后不会摔成这样。”

“是吗。”影山有些心不在焉,以前合宿的时候日向那家伙还很瘦弱,现在已经长出肌肉,肤色也不如以前的白皙了,现在的日向看起来越来越像个运动员了。

影山不温不火的反应让日向恼火起来,“切,不就是鱼跃吗!不信我马上就做给你看!”说罢日向站了起来。影山看着全裸的日向,想起他第一次鱼跃的惨状,条件反射地拉住日向的手,表情严肃,“不用做。”

“欸!”日向被一本正经的影山给弄得云里雾里,有些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影山。“你是影山吧?”

不顾日向的反问,影山自顾自地说起,“鱼跃是有窍门的,等一会回到寝室我教你。”和日向接手臂触的手掌心感受到日向高于自己的体温,影山松开手,坐回原来的位置,也不知道是浴池温度太高,还是其他原因,影山的脸慢慢变得水红。“菅原前辈把治疗跌打损伤的药给了我,让我帮你涂,你要是泡完了,就去我衣柜里拿自己涂吧。”

刚才被影山握住的地方开始发热,但是对影山行为的好奇心让日向无暇顾及那不正常的发热,“你吃醋药了吧。”

被日向这么一说,影山也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为什么会觉得日向每天摔在地上很可怜,为什么不想看到日向身上再多出几块淤青,为什么要主动教日向鱼跃,想得太多,总觉得脑子都快被热气注满了,叫喧着氧气不足。影山放弃思考,选择一个一直盘踞在心里的结,草草回答,“你是我的搭档,我想早点练出合体技。”

名为好奇心的藤蔓触及到影山裸露在外的肌肤后,最终却无功而返。日向心里的小九九们一瞬间被失败这块重石压在脚下,日向一下子泄了气,“你不说我也知道,绝对会成功的。”

“嗯,绝对会成功的。”汗水不停地滴落在地板上,鞋底踩到时发出刺啦的声响。最近在自主练习时,影山总是把摆在球网前的矿泉水瓶假想成日向,十几个日向依次具现化,从手中传出去的球渐渐能停下来,再渐渐能落到矿泉水瓶的旁边,这几天,球已经能够准确落到矿泉水瓶的正上方,虽然成功的概率不高。

两人沉默起来。

日向很快恢复精神,指着后背,“影山,一会你帮我涂药吧,我今天后背撞到栏杆上了。”

“哈?你有没有认真练习,怎么会后背撞到?”影山把日向的身体掰过来,看到肩胛骨的下方有一道斜着的青痕,咂了下嘴。

“我有好好练习的!跟月岛一起和黑尾前辈、木兔前辈,还有列夫他们,很厉害的说!不过,特训内容就不告诉你啦,等比赛的时候你就知道啦!哎!别按那个地方,很疼的!”日向一个机灵甩开影山的束缚,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很自信嘛——”影山越听越觉得有些怀疑,日向和月岛一起?“那明天争取不要再被罚鱼跃。”

“那是当然的!”日向有些心虚地信誓旦旦。结果,第二天,乌野排球队连输了二十三次,继续被罚在球场鱼跃。

影山看着日向渐入佳境的鱼跃,提着的心安稳地回到心室里,看来今晚不需要鱼跃的特训了,不过跌打损伤药还是要继续帮呆子涂。想到昨天晚上帮日向涂药的情形,影山忍不住傻笑起来。呆子那家伙的身体意外的很敏感,被碰到的地方总是在颤抖,日向憋着笑、满脸羞红的样子让影山有种奇怪的成就感。

影山傻笑的时候,日向感到一股寒意,后背的淤青莫名其妙的疼了起来,月岛在一旁瞥着眼吐槽影山的表情很蠢。


撒西不理~~重度拖延症终于更新了~~

评论
热度(11)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