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十)、和呆子远征二三事——休息日·“女仆”咖啡店逸事

(十)、和呆子远征二三事——休息日·“女仆”咖啡店逸事

 

为了不影响学生的正常学习,森然高中的校舍建筑例行检查都是安排在暑假,正好和四校排球集训的时间重合。远征接近尾声,各校的队员们都很疲惫,几个教练一起商量决定放假一天,让队员们恢复精力。

 

第二天一早,月亮还隐约挂在天空的时候,黑尾铁朗揉着眼睛,从手指缝间看到孤爪研磨的眼神里有些和平日不同的感情,有些无奈,“研磨你对游戏太热情了吧,连我这个青梅竹马都有些吃醋,有点不想陪你去了。”

“是你说要陪我的。”研磨有些惊讶,平日只要自己想做什么,黑尾总会陪着自己,这已经成为习惯。今天是任天堂XX游戏的发售日,研磨觊觎很久,黑尾也知道自己想买那款游戏。昨晚研磨还没有提买游戏的事情,黑尾就主动说趁休息要和自己一起去排队买游戏。

“哎、哎,谁叫研磨没了我就什么都干不成呢。”听出研磨语气里的紧张,黑尾有些得意。

“黑尾——”研磨还没有说完话,就被迎面冲上来的翔阳和影山惊得说不出话来。

“啊啊啊啊啊啊······”日向在前面闭着眼睛狠命跑着,身后一阵灰尘扬起。

“啊啊啊啊啊啊······”影山在后面立着眼睛拼命追着,身后大团灰尘扬起。

黑尾半张着嘴,眼皮耷下一半,嘲讽语气,“这两个人吃兴奋剂了吗,大清早你追我赶,是要抢亲,还是中了五百万啊。”

日向跑到站台后急刹车,结果滚到路边草地上,喘着粗气,“影山,是我赢了!”

影山比日向慢了零点几秒到达站台,停下后直接走到草地上,提起日向的衣襟,日向整个人被拎了起来,“还不是你耍赖!要不是你说及川前辈在那棵树后面等我,我怎么会折回去!”

日向被拎得满脸赤红,想要挣开影山的魔爪,用两脚踢着影山的大腿,可是影山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还是死死抓住日向的衣领。日向有些恼怒“被这么蠢的谎话骗到,影山是超级超级超级笨蛋!”

“哈!呆子,你说什么,你才是笨蛋!”影山耻于承认自己竟然会相信日向说的超级容易拆穿的谎话,长跑造成的体内血管翻滚激荡,再加上日向的话的刺激,影山无意识地将脸贴进日向,日向不甘示弱地撇起嘴,两人间的空气温度持续上升着。

研磨看过翔阳和影山的斗嘴很多次,刚开始还有些担心,后来就无所谓了,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两人一会就会恢复正常如胶似漆,而且也轮不到自己当和事佬。这不,乌野的田中已经赶到两人跟前劝架了。

电车来后,影山和日向开启暂时冷战模式,日向缠上了研磨。影山很想和同是二传手的孤爪研磨亲近,探讨二传奥秘,但是日向那家伙明摆着要霸占孤爪研磨,影山一时来气,离开座位,站到孤爪研磨的座位旁边,“孤爪前辈,我想和你学习二传经验,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看出对方的空隙加以攻击的,你是怎么协调主攻手和副攻手的进攻模式的······”

研磨感到头皮发麻,从斜上方传来的黑色气场不断侵蚀自己的保护层,如果是在空旷地方就好了,好想逃啊。研磨选择无视影山的逼问,低头玩起手机游戏,可影山还是不停地念叨着。和研磨坐在一起的日向有些看不下去了,“影山你够了,不要再继续说了,研磨被你吓到了。”

影山停下碎碎念,“那孤爪前辈,我可以今天一天都和你在一起吗?”

“啪!”研磨的手机掉到地上,游戏离通关只差一步,研磨傻了眼,“啊”了一声。影山拾起研磨掉在地上的手机,放到研磨手里,“孤爪前辈这是同意了啊,那,今天一天请多关照!”

研磨朝过道左边的黑尾投去求助的目光,谁知那厮正和乌野的月岛和山口聊得开心,眼角的笑纹都扯出来了。

“研磨,我今天一天也陪你!”翔阳坚定的眼神让研磨更加崩溃,我只是想和黑尾一起买个游戏而已!“翔阳,你今天没有预定吗?比如想买什么,想去那里玩之类的?”

“这么一说,我想看像东京塔、彩虹大桥、两国国技馆那样的很大很壮观的!”

翔阳说的那些都在东京啊,研磨对埼玉市也不了解,昨晚只查了电器街的地址,“翔阳,埼玉市有没有那样的建筑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去电器街买游戏。”

“今天一天只买游戏?”

“嗯,游戏发售首日,排队会等很久。”

日向抬头看影山那副无论研磨去哪里我都誓死追随的表情,只能狠下心,“没关系,我陪你,电器街应该还有其他可以玩的地方吧?”

“呃,等我谷歌一下。嗯······有漫画店,女仆咖啡店,电玩城,家庭餐厅,执事奶茶店,可乐饼店,还有商场,大概就是这些了。”研磨说完后,越来越觉得翔阳不会喜欢那些地方。

“啊,传说中的女仆咖啡店,只在动画里看到过,原来真的有!影山你有没有去过女仆咖啡店?”日向自从听到女仆咖啡店就一门心思扑在上面,完全没有注意到研磨接下来说了什么。

翔阳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影山,影山也回复他同样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原来他们俩对这个感兴趣啊,研磨松了口气。

“没有去过,真的有、女仆咖啡店、那种地方吗,孤爪前辈?”影山认真地看着研磨。

“当然有,在东京有很多。”

“那研磨去过吗?”

“呃······”初中校园祭的时候,黑尾的班级的活动是女仆咖啡店,因为女生数量不够,黑尾说研磨娇小可爱适合穿女仆装,拼命求研磨去帮忙,研磨才被迫穿上女仆装,黑尾还在研磨换衣服的时候拍了很多这样那样的照片,这种黑暗历史,研磨不想回忆起来,瞪了一眼黑尾,有些心虚地说:“没有。”

此时的黑尾正被山口忠称赞发球技术好洋洋自喜,正想学着木兔光太郎教日向那样也教山口忠几招必胜发球技,却突然感到脊背发凉。

“那我和影山等你买完游戏,我们三个人再一起去女仆咖啡店!”翔阳闪着亮光的眼睛让研磨不好意思回绝,而且影山那家伙也跃跃欲试的模样,研磨只能答应翔阳的提议。

 

电车很快就到了埼玉市,下车后,研磨有些赌气地拉住黑尾,落下一句:“不用你陪我去买游戏了,我和翔阳还有影山一起去,你和月岛他们玩去吧!”转身就拉着翔阳朝电器街的方向走去,不给黑尾留下回话的机会。黑尾难以置信地弯了下头,犬冈走拍了一下黑尾的肩膀后和灰羽列夫摇着头一起离开,木兔光太郎则笑着看着黑尾,说了句“你家二传是不是反抗期”后就被赤苇京治拉走了。“笨蛋,别管人家家务事!”赤苇京治小声教训着木兔光太郎。

呃,我都听到了······黑尾还没有搞清状况就被周围人同情了一遭,可是自己除了陪研磨买游戏就没有其他预定了,一时只能杵在原地。

“黑尾前辈,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那就和我们一起去电器街吧!月想买nightwish的新碟,我陪月一起去的。”

“山口,不要乱邀请别人。”月岛有些不高兴,在电车里山口一个劲地夸赞黑尾,这还要拉上他一起买东西,明明约好两个人安静逛街,不想被其他白痴搅得不得安宁。

“黑尾前辈又不是外人,月的拦网不就是黑尾前辈教的嘛,月别闹别扭,我们就和黑尾前辈一起去电器街吧!”

“电器街······”黑尾想起要和研磨去的地方便是电器街,“什么嘛,总之都是要去的,研磨那家伙。”

“黑尾前辈你在说什么?”山口听到黑尾在小声说些什么,有些担心黑尾会生月的气。

“啊,没什么,那我和你们一起去吧!”黑尾露出招牌微笑,那胜利者模样般上扬的嘴角让月有些忿忿。

 

电器街。

游戏专卖店门口的队伍像蛇一样盘旋几个弯,横据几条街,站在队尾的研磨看着前面的队伍,对自己能不能买到游戏感到悲观,但是不想放弃。

日向悄悄拉着影山的衣角,红着脸示意影山朝后面看。影山看到日向指示的地方,也红起了脸,但是想到在电车上说好要先陪孤爪前辈买完游戏再去女仆咖啡店的,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研磨注意到翔阳和影山有些不对劲,朝四周看去,发现身后有一家女仆咖啡店,瞬间了然。“翔阳,你要是想去那里,你和影山一起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排队就行了。”

“可是我们说好一起去的。”

“翔阳,没关系的。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去女仆咖啡店,我蛮讨厌那种地方的,你们俩一起去吧!”研磨把手放在翔阳的肩膀上,想让翔阳释怀。

“真的,那我和影山一起去了。”日向还是有些介意,但女仆咖啡店对日向的诱惑力更大。影山礼貌地向孤爪前辈告别,跟着日向一起朝女仆咖啡店走去。

走到门口时,日向突然停下来,抬头看着影山,露出期待中掺杂着可怜的表情,“影山,你先进去,打探下敌情,然后出来告诉我,我再进去,可以吗?”

日向这呆子向来怯场,影山虽然一直大方潇洒,不过头一次来这种全是陌生女孩的地方还是有些不自在,但是自己不能在日向怯场失了威风,影山对日向摆出一副什么都交给我了吧的表情,大无畏的进了女仆咖啡店。

从橱窗玻璃上,日向看到影山进店后立马被三四个女仆围住,被拉扯着进入一个房间,然后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也过去了······五分钟过后,日向的脑子里想出无数个可能,影山被绑架了,影山被女仆带进去做不好的事情,影山被抹杀了······越想越觉得影山活下来的几率越小,在这里也看不到排队中的研磨,日向想只能靠自己来解救影山了,跺下脚鼓足勇气推门进入店里,闭着眼睛大喊:“影山你快出来!我来救你了!”

“哎呀,又来了一个可爱的boy,橙色的头发娇小的身体真让人有绑起来蹂躏的欲望呢。”一个画着浓妆的“女仆”走到日向的面前,“她”足足高出日向一个头,撩起日向的头发在手里揉搓,“不过,boy不要害怕,你是来找人的吗?”

日向慢慢张开眼睛,入目处是一马平川的胸部,抬起头看到浓妆艳抹的“大姐姐”,紧张地快说不出话,“我,我,我要找刚才进店里的影山,他进来五分钟还没有出来,你们对他做什么了!”

“阿拉,原来是找刚才那个帅气的小弟弟啊,放心,我们什么都没有对他做,他被姐妹们带进‘爱之冲击’包间,我带你去找他,还有boy,你想喝点什么?”

“哈,影山是安全的呀。喝点······宝矿力就行!”日向跟着艳丽的“大姐姐”,心跳声都传到耳膜边。原来女仆咖啡店里的姐姐们都是那么打扮的,像演员一样,和她们比,妈妈和大婶阿姨们都太朴素了。

“boy你可真可爱啊,在咖啡店里要宝矿力喝。到了,你朋友就在这里。”“大姐姐”推开门,“艾丽,千早,小樱,爽子,这位boy在找你们的客人,你们可要好好招待这个可爱的boy哦。”

日向被眼前四个环肥燕瘦、各有千秋的“大姐姐”晃瞎了眼,忘记坐在四人中间自己想去解救的人。

看到日向,影山松了口气,被问东问西好久,自己一个人实在应付不了四个人。

 

在翔阳被推进包间的时候,研磨还在排队,无聊地用手机上网找附件的餐馆,意外发现推荐栏里有翔阳他们去的女仆咖啡店。研磨有些好奇地点进去查看评论,第一条是“店里的起司蛋糕很好吃”,第二条是“店长是个S呢”,第三条是“进去才知道是人妖咖啡店,不过店员们都很漂亮,咖啡也很好喝”,接下去的内容研磨没有看下去,直愣愣地盯着“人妖”两个字,心里直叫坏了。研磨不能离开队伍,毕竟队伍已经向前走了三分之一,胜利曙光在望,现在只能打电话告诉翔阳,希望他们俩没出什么事。

 

“爱之冲击”包间里,放着舒缓的情歌,房间里的布局粉嫩可爱,像少女的闺房。

“飞雄酱,这是你的朋友吗,真可爱呢。”千早站起来迎接突然到来的日向,把日向拉倒影山的旁边,“可爱的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呢?”

“呃,那个,日向,日向翔阳。”忽然被捧到中央,日向有些受宠若惊。

“翔阳酱啊,你是和飞雄酱一起打排球的吗?”小樱给日向递过一杯水。

日向接住水杯,手还在打颤,“嗯,我们一起打排球。”

爽子像是发现什么宝物似的突然挤到影山和日向的中间,“艾丽,千早,小樱,你们觉得翔阳酱是不是超级适合穿女仆装!”

日向露出错愕的表情,影山有些惊讶,但抑制不住地期待。千早将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眼神里闪过一丝狡黠,“嗯,很适合呢,翔阳酱长得很可爱,尤其是眼睛,水汪汪闪闪发光,让人充满保护欲呢,而且个子不高,正好可以穿艾丽的衣服,你们说是不是?”

千早一提,爽子和小樱都兴奋起来,纷纷附和,催着艾丽脱下衣服给日向试穿。艾丽有些不情愿,但是千早悄悄在艾丽耳边说了一句话后,艾丽用一副我都是为了你的表情看着影山,决定把衣服借给日向穿。

艾丽带着浑浑噩噩的日向去包间里的隔间换衣服,影山的目光跟随着日向直至隔间的门被关上。千早打趣道,“飞雄酱,放心,艾丽不会对日向做什么的。”

影山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猛地站了起来,“艾丽怎么可以和日向一起换衣服!”

千早、小樱和爽子被影山的反应吓到了,有些摸不着头脑。咖啡店的店员虽不能说都是男性,但都长着那玩意,为什么不可以一起换衣服?难道飞雄酱对翔阳酱的占有欲那么强烈?来这种店,难道他们俩正如千早猜的那样,真的是一对?

千早联想起飞雄酱和翔阳酱的各种反应,忽然明了一切,原来这两个少年不知道这里是人妖咖啡店啊,忽然有了想捉弄两人的意思,便扯出一句“大家都一样,不用担心”来安慰影山。可是影山不听劝,执意要把日向从隔间叫出来。

日向半推半就地被弄进隔间,浑浑噩噩间,眼前的景色让日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大姐姐”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脱衣服,“大姐姐”的胸部什么都没有,“大姐姐”脱下衣服后,胯间鼓出一块,“大姐姐”是男人的念头开始出现在日向的大脑里,意识到自己正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日向立刻转身打开隔间的门,猛然看到赶来的影山正站在门口。

影山看到日向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先是舒了一口气,再是感到一丝遗憾。只穿着三角内裤的艾丽看到影山,惊讶地叫了出来,这叫声吸引了影山的注意。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虽然艾丽身上的体毛都被剃掉了,但是胯间的东西摘不掉,影山反复看了好几遍确认,“你是男人?”

“讨厌,奴家是女孩子啦!不要这么赤裸裸地看着奴家,奴家会害羞然后爱上你的。”艾丽故作娇羞地遮住三点,媚声媚气,扭着腰抛着媚眼,走到影山的面前,想要挑起影山的下巴。

影山大脑里的警铃瞬间响起,抱住日向便拼命往外跑。艾丽干瞪着眼看着疾风般跑开的两人,女仆装掉到地上,“他们俩这是搞什么?”

千早叹了口气,“不是常有的事嘛,不知道这是人妖咖啡店,进来后发现这里的美女都是人妖,然后落荒而逃。我还蛮喜欢飞雄酱的,身体很结实,新鲜地让人欲罢不能,可惜了。”

影山和日向跑出店后又漫无目的地跑了好久,停下后发现周围的景物太陌生。

“影山,我们迷路了。”日向茫然看着四周的建筑。影山皱起眉头,“日向你和孤爪前辈联系一下。”

“嗯!”日向掏出手机,发现两个未接来电和三封未读邮件,都是研磨发来的。日向打开邮件,第一条:“翔阳,那家女仆咖啡店里其实是人妖咖啡店,快点出来吧!”第二条:“翔阳,你们没事吧,出来后给我打个电话吧!我已经快排到游戏店了。”第三条:“黑尾过来陪我排队了,翔阳平安出来后给我发个邮件就行,翔阳和影山一起去玩吧,不用来找我了。”

“影山,研磨说那家女仆咖啡店里的女仆都是人妖,我们果然去错地方了,研磨还说不让我们去找他了,黑尾陪他排队了。”坐实了设想后,日向整个人虚脱起来。

影山拉住往下瘫坐的日向,“有小弟弟的人怎么可能是女人,我就觉得奇怪,他们个子都那么高,说话声音那么怪,还让你和他们一起换衣服,这些都太奇怪了,我刚才还以为他们是女装癖,原来是人妖啊,日向,女装癖和人妖有什么不一样吗?”

日向顺势靠在影山身上,“我不知道啊。那种事情不想回想第二遍,影山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尤其是月岛!我可不想再留给他其他嘲讽的理由了。”

“笨蛋,我怎么会告诉月岛!日向,我们去那家漫画店里休息一会吧!我正好想买一本排球杂志。”

“好的。影山你扶着我,我没力气了。”



tumblr上看到的两张图,很逗,分享一下~~

好久不更文,抱歉啦~

评论
热度(22)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