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排球少年!!】#影日#白痴夫夫的日常(十一)

(十一)、和呆子远征二三事——休息日·漫画

 

马之骨漫画店。

“欢迎光临,请问两位有什么需要。啊,先说一句,今天我们店里的调酒师先生会为来到店内购书的每一位顾客挑上一本最适合他们的漫画书,两位要不要尝试一下。”可爱的黄色长发女孩热情地招待着影山和日向,温柔的声音让两个刚从人妖咖啡店逃出的男生得到了安慰,影山和日向的大脑放弃了思考,跟着女孩走到一个中年男子的面前。

中年男子的眼睛被刘海遮住,让人无法看出他的真实想法。

“调酒师先生,请给两位客人各挑一本漫画书吧!”被温柔女孩称为调酒师的中年男子貌似在盯着日向看,影山有些奇怪,明明眼睛被遮住,这样能看清日向吗。

日向感受到调酒师不冷不热的目光,自己的内心似乎被翻出来、重新读取再存档一番,有些不自在,想躲到影山身后。

十几秒后,调酒师的目光离开日向,转身去书架找书。

温柔女孩看出日向的不安,安抚道:“客人请不要害怕,调酒师先生虽然看起来严肃,可人很好的,很会照顾客人,他总是能看穿客人的真心,选出客人内心最想看到的漫画书。”

调酒师很快搬出一摞书放到日向面前。

“啊,是《钻石王牌》!我很喜欢看这本漫画书呢!”温柔女孩看到漫画书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我有在我们店里买御泽的同人本呢,投手与捕手的爱情真是天造地设,阴阳交合!我记得在耽美区第五排第三列左数第二格就是御泽专属区!”

看到店员姐姐那么兴奋,日向有些好奇,“这是讲投手和捕手爱情的漫画吗?”

“不是,抱歉,我一时得意忘形、口无遮拦了。”温柔女孩微作惩罚似的拍了下自己的头,“这本可是很有名的棒球热血漫画,男主角泽村荣纯作为投手,被东京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捕手御幸一也吸引,从乡下到东京读书,一直想成为队伍的王牌,想在比赛中让御幸接自己的投球。可是队伍里同年级中有个被称为天才投手的降谷晓,降谷在高三没隐退前俨然已经成为队伍的王牌,泽村一直充当不起眼的继投。不过泽村一直没有放弃,用自己的方式鼓励着棒球队,在每场比赛拼尽全力支援所有人,他被周围人否定过、遇到失败和瓶颈、和挚爱的前辈分离、得过投球恐惧症、关键时刻被迫换下场,他最后用自己的努力和棒球队一起得到甲子园的门票。”

日向听着温柔女孩的介绍,感同身受般眼泪汪汪地望着影山,影山被看得不自在,问日向:“你看我干什么,我又没有欺负你。”

“我觉得这漫画是在说我。你就是天才降谷晓,我想成为王牌,可最后却成了最强的诱饵。”

影山抬高声调,稍稍扬起下巴,日向比自己矮很多,但影山享受那种类似闭着眼从眼缝中加倍俯视日向的快感,“你对东峰前辈是王牌这件事有什么疑问吗?”

日向哼了下鼻子,不甘地握住拳头,委屈道,“不是,没有疑问,东峰前辈排球比我好,个子很高,人又温柔······如果我是他该多好。”

“呆子!”影山放下微倨的下巴,低下头,神情真挚得有些吓人,“你就是你,不要说这种傻话。况且只有你能接住我的传球,你让我有了继续存在的价值,传球的时候身后没有一个人的感觉太可怕了,我不想再体验了。”

很少被影山赤裸裸地夸赞,日向有些不好意思,感觉到脸上有些发热,日向低下头,眨着眼睛,脑袋晃来晃去,小声回应,“虽然你这么说,我也没那么厉害啦。”

影山没有看到日向害羞的小动作,拿起其中一本漫画书翻看几页,小声嘟囔,“我倒觉得那和那个主角很像,和挚爱的前辈分离,呃,谈不上挚爱,关键时刻被换下场,不过和日向合体技的完成度越来越高,以后应该会好些吧。”

温柔女孩尴尬地看着两个男生打情骂俏,想插嘴又怕说错话,支支吾吾地问影山,“这个客人,您也喜欢这部漫画吗?”

“有些中意,不过这一摞也太多了吧,有三四十本吧?”

“目前发售的单行本有44册。”温柔女孩看出影山在纠结,想起自己前段时间看的御泽同人本,灵机一动,“我能冒昧问一句吗,您是不是参加了学校里的运动类社团?”

影山有些疑惑,“是啊,在排球队里担任二传手。有什么问题吗?”

“原来是二传手!”温柔女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据我所知,二传手可是排球队里的大脑呢,如同军队里的司令官,全盘引导队伍的进攻,很帅气!”

被温柔女孩这么夸赞,影山有些不自在,抬起左手挠起头发:“也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啦。”

日向听到影山被称赞,凑上前去,骄傲地向温柔女孩显摆:“影山很厉害呢,天才二传手,球场上的王子殿下,都是说他的!顺便一提,我是副攻手,影山总是给我传一些很厉害的球呢!我——”

不知道日向接下来又要胡说些什么,影山便捂住了日向的嘴:“日向你说的太多了!”

温柔女孩侧过脸半捂着嘴,眼里有着奇怪的神采,“这么说来,两位客人是二传手和副攻手的关系哎,那和投手和捕手的关系很像呢!怪不得两位都对这本漫画感兴趣,要是客人觉得44本太多,我推荐两位看M老师画的同人,画风和原作几乎一模一样,剧情发展和人物性格拿捏到位。”

说着说着,温柔女孩便把影山和日向带进了耽美区,剩下调酒师在风中凌乱。

温柔女孩从书架上挑出四五本漫画书,一本一本地向影山和日向介绍,“这一本是讲捕手如何和性格迥异的投手们搞好关系,里面有很多作者的心得。排球队的二传手么,作为队伍的中枢纽带,和其他队员处理好关系很重要呢,影山先生可以从中借鉴很多经验呢!”

“是吗?”影山半信半疑地接过温柔女孩递过来的漫画书,书的封皮是穿着防具、戴着拉风眼睛的捕手,标题是《最强投捕搭档》,简单热血。

解决完高个子客人的需求,温柔女孩观察起矮个子客人,“这位客人么,虽然看起来个子不高,但是目光坚定,敏捷有爆发力,也十分努力,和《钻石王牌》的主角有几分相似呢,我推荐您看这一本《心中的王牌》。这本漫画中有些暧昧的恋爱情节,不过不会影响到您观看的心情。”

“是吗?”

    温柔女孩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点了点头。

“既然店员姐姐那么大力推荐,那我就买这一本了!”日向对温柔女孩说的话没有一丝怀疑,满心欢喜地拉着影山去付款。影山没有挣开日向拉住自己的手,但总感觉自己忘了什么。

走出漫画店后,日向说自己有点饿,吵着要去吃可丽饼,影山只能作陪。两人跑了好几条街才找到卖可丽饼的店,可惜那家店今天不营业。影山觉得光是陪着日向就是种考验或是试炼,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多了,忍耐力也变得难以掌控。最后影山不再询问日向的意见,直接带着日向去麦当劳,请他吃了一顿快餐。出了快餐店,两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了起来,日向看到有趣的店就想进去一探究竟。

   早上出发前,菅原前辈说今天的降水概率是30%,可以不用带雨伞,但下午却忽然下起了雷阵雨,此刻正在某公园闲逛的影山和日向都被突如其来的大雨弄得手足无措,用手提包、刚买的漫画书挡在头上,可还是无济于事,两人很快变成了落汤鸡。

夏日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在影山和日向找到庇护地点时,天上的乌云已经向东飘去,雨渐渐停了下来。

影山和日向脱下淋湿的衣服用手拧干,没有毛巾,只能用力摇头甩掉头发上的雨水。

“日向你把刚买的漫画书拿出来晒一晒吧。”

“哎呀,我差点忘了!”日向没有背包出来,刚才匆忙把刚买的漫画书用来遮雨,日向觉得自己对不起温柔的店员姐姐,跪坐在地上,像摆贡品一样把湿透的漫画书虔诚地摊开时,却不小心撕掉一角。日向愈加细心的翻看漫画书的受损情况,大概有五页被撕掉一角,很多页面有被墨迹晕染。日向尝试翻看几页,却在书里的画面上看到了不可思议的分镜,“影山,你看一下,他们两个是不是在接吻?”

“诶?”影山蹲下身,朝日向手指的地方看去,果真有两个男人在接吻。一天之内遇到很多事情,影山有些见怪不怪了。

“这本漫画书不是讲棒球的吗,为什么两个男人会接吻呢?影山?”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影山把拧成一团的衣服展开,迎风甩动,希望能早点变干。

日向回想一天的经历,感慨道:“今天真是遇到很多奇怪的事情呢,比如那个人妖咖啡店,影山,为什么会有人妖呢?那些人都有小弟弟吧,为什么会喜欢穿女人的衣服,穿女人的衣服很舒服吗?”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上午还蛮期待你穿女仆装的。”影山用稀疏平常的语气波澜不惊地说出了令人震惊的心里话。

日向站了起来,“啊?影山你在说什么,你是变态吗?”

“呆子,你说谁是变态啊!”

“影山飞雄是变态,竟然想让我穿女仆装!你怎么不自己去穿啊!笨蛋影山!”

“哈!我怎么可能穿女仆装,要穿也是日向穿啊!”

“为什么是我穿!”

“你长得很可爱啊!”

日向忽然泄了气,看来不能用常识和影山对话,可爱哪里是用来说男孩子的,影山分明是笨蛋!

两人的衣服干得差不多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日向想起泽村前辈说过最后一班车在六点,所有人返程时最晚坐最后一班车。影山和日向对目前两人身处何处毫无头绪,只能问路去车站。

影山和日向一路小跑勉强赶上最后一班电车,在电车里没有遇到任何熟悉的人。一个小时后,两人平安抵达森然高中附件的站台,此时暮色沉沉,暑气渐消,四下寂静只闻蛙声蝉鸣。

从站台到森然高中有一段阒静的林间小道和一汪湖水。月亮和西方的长庚星同时落入水中,风过林响,水纹皱皱,凉爽惬意,影山和日向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路过湖边时,影山拉住日向的胳膊,“日向快看那里!”

顺着影山指的方向,日向看到很多一闪一闪的东西在慢慢移动,最后停留在一颗大树上。那棵树像圣诞树一样闪闪发光,但又有些不一样,大树上的光芒柔和温馨,点点晕开,明暗缓慢有节奏地更替着。

“是萤火虫,真漂亮啊!”说着,日向朝那棵树的方向走去,影山跟在后面帮忙撩开左右的树枝。

“影山。”日向叫住影山,“今天我真的很开心,和影山在一起总是能遇到有趣的事情,要是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怎么突然一本正经······”被日向这么一说,影山有些尴尬,不知为何,脑海里闪过漫画书上两个男人接吻的画面,难道自己······这么一想,影山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日向的背影。

看了好久的萤火虫,日向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遂转身拉住影山的胳膊一起回学校。影山被日向突然一拉,重心不稳,扑到日向身上,紧紧抱住日向的身体。

“影山你没事吧!”日向此刻背对着影山,感受到肩膀上影山温热的喘息,想起了下午看的漫画,两个男人接吻的画面挥之不去。

大概过了十几秒,影山“噌”地后退几步,假装咳嗽几声,“我没事。”短促的语气掩饰内心的骚动。

“那、影山没、没事的话,我们快回去吧!”日向不敢回头,竞走般匆匆向前赶路。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个问题一直盘亘在两个少年的心中,直至乌野高中排球队东京远征结束。


ps:配图来自tumblr;上两话忘记加标题了,抱歉(*^__^*) 

评论
热度(21)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