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罗路】自白——part1相遇

【罗路】自白

part1 相遇


为什么会救路飞?

这个问题被很多人问过,尤其是自己船上的船员。“草帽可是我们的敌人啊,船长为什么要冒那么大的危险救那家伙呢?”“虽然我知道医者父母心,船长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是天性,但是对方是爱惹事的草帽我就不明白了。”“船长是为了和海军做对吧!”“草帽那家伙也真厉害,被四皇之一的红发罩着,顶上战争时还靠着个人魅力俘获白胡子海贼团众人,留着那家伙,日后争夺one piece时必为大患,船长可要三思,别因为一时意气救了那么厉害的对手。不过我相信船长的实力,解决一两个草帽还是绰绰有余!”

类似的疑问还有很多,到底找个什么样的借口才能堵住所有人的嘴呢?罗枕卧在贝波身上,帽檐滑下来遮住微闭的眼睛,听着熟睡中贝波匀速的心跳,感受贝波软绒的肚子一起一伏,四周有腥咸的海风,温热的阳光,掠过头顶的海鸥,远处争相跃出海面的海豚,这祥和太平的景象让人忘掉刚刚过去的血腥战争,睡意袭来,罗放弃思考决定小憩一会。

炮火的灰尘让视线看不到前方,溅起的火星燃起一栋栋残损的民房,倒塌的房屋挡住伤者的求生之路,疯狂的海军射杀着生病的住民,知情的强盗趁乱抢走财富,空气里是血腥、硫磺、硝石、绝望和死亡组合在一起的味道,罗抱着身体已经凉透了的修女撕心裂肺地嚎哭,“谁来救救我们!”而这声音被屏障遮住,罗置身黑暗的破箱子里,猛敲着箱子,手指关节处已经血肉模糊,喉腔喊出血来,嘴里腥腥的,眼泪把前襟染湿。忽然,罗听到了自己破碎不堪的声音,霎时间四周一片空寂,自己的心脏却放佛被人撕开一个洞,流不出血,无伤性命,却永远也补不好。罗低下头,双手全是血,自己已不是无能为力的小孩子,手上的血不是修女的、也不是柯拉松的、更不是自己的,而是手术台上那个叫做蒙奇·D·路飞的。此刻的草帽当家的和那时的自己很像,明明拼了命要去救人,却被对方拯救,弱小的人只能为自己的弱小感到屈辱不甘,连活下去的权利都是别人给的。呐,草帽当家的,你以后会不会和我一样,一辈子被复仇的锁链缠住?手术台上的人没有说话,眼皮动了几下,似是被梦魇困住,不,是在被残忍的现实折磨吧!罗舔了一下手上的血,D吗,血也没什么不同,都是那么让人厌恶的颜色和无能的味道。

 

“船长!有草帽的新闻!”

罗用左手拨起帽檐,微皱眉看着夏奇兴奋地指着报纸上的草帽当家的,被吵醒后有些意兴阑珊。

夏奇察觉到船长的低气压,识趣地把报纸放在贝波的爪子下,等船长有兴致再看。

罗瞥了一眼贝波的爪子,黑白报纸上的草帽当家的穿着一贯的衣服,身上的绷带乱七八糟,肯定是胡乱发泄后甚平或雷利那些不懂行的老头子给他乱绑的吧。看他的姿势,应该是在为自己的哥哥默哀,右臂上似有手术时没见到的刺青?呵,敲了16下钟,D可真是不安生哪!

视线离开草帽当家的,罗长嘘一口气,最近总是梦到白色城镇、柯拉松和草帽当家的。记得当初自己第一次听到蒙奇·D·路飞这个名字的时候,大为吃惊,原来也有这种人啊,敢把隐姓D彰显于世,冲破一切规则束缚,全凭意气用事,捅了再多篓子也能收得了场。

不知是因为D,还是因为他的事迹,罗一直很想结识他,现在阴差阳错之际,自己却成了他的救命恩人。罗轻笑,斜起的嘴角有些阴谋的味道。去马林梵多是为了见多弗朗明哥,柯拉松的仇人,但是去了又能怎么样?手中带着阳光味道的草帽已经回到主人的身边,空荡荡的,鬼哭也没能沾到仇人半点的血迹。现在的自己只是超新星中的第三位,报仇的时机还不成熟,至少要站在和多弗朗明哥同等的位置。选择走海贼这条路到底对不对,呐,柯拉松,快来告诉我。如果你活着多好,即使是在我睡着时偷偷讲给我听。

为什么会救路飞?

让政府头疼的人越多越好,都是D一族,都是超新星,他和自己经历很像,对他很感兴趣,只是顺势而为······

也许只是太寂寞,草帽当家的,你会和我一样,选择复仇吗?还是放下仇恨,选择一条和我不一样的道路?

下一次相遇,告诉我答案好吗?

to be continued~

ps:新开的短篇,分为三小章节,这几天会更完,内容都是我看完漫画后的一些想法,属于暧昧向,谁叫路宝不懂情爱之事(#‵′)最近深陷罗路不能自拔\(^o^)/祝食用愉快~若感到人物ooc请用力吐槽~



评论
热度(16)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