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迷;小说;同人;漫画;电影;摄影;喜欢萌萌哒和反差萌~

【影日】白痴夫夫的日常——(十二)不速之客

十二、不速之客

影山揉了揉眼睛,确认眼前这个在朝晖下咧嘴笑得发光的橙发家伙是日向。

“早上好!”日向看着眼前毫无防备的影山,穿着松垮的灰色睡衣,头发乱蓬蓬的,眼皮倦怠得耷拉着,左眼角还有一粒眼屎,一副刚起床的样子。

“早上好——”影山打了个哈欠,随即想起什么,有些炸毛,“好个毛呀,你怎么来我家了?”

日向踮起脚把影山头上竖起来的头发压下去,“我昨晚给你发短信了呀,没看到?”

“短信?”影山侧身让日向进入房间里,“我昨晚很早就睡了,没看到短信。所以说,你那么早找我干嘛?”影山把日向带进客厅,给日向倒了杯水。

日向接过水杯,咕噜咕噜喝完,一早骑车赶过来现在有些渴。“还用说嘛,当然是找你一起写暑假作业啊!”

“暑假作业······”影山听到就头疼,看到日向一口气把一杯水喝完,便又倒了一杯水递给日向。“和我一起写······日向,饶了我吧。”

“诶?”

影山双手摊开,像个白痴一样稍稍歪了下头,“我一点都没有写。”

日向撇了撇嘴,本以为和自己水平差不多的影山已经写好了,自己随便抄他的作业也不会被发现,结果影山那家伙总是不出意料的让人失望啊。

“再说啊——”影山又打了个哈欠,“你怎么不去找月岛、山口他们?他们肯定写好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原因······”日向慢慢喝着水,有些抱怨,“再说难得周末不训练,我不想老是看到熟人啊。”

“难道我不是熟人。”影山小声嘀咕了一句,日向没有听到。

“影山,你不去洗漱一下吗?”

影山揉了揉头发,感觉到就这样衣衫不整地招待日向有些不周,“嗯,我想去洗个澡,你是要在客厅坐着还是去我房间?”

日向听到后眼睛里闪过水光,“当然是你的房间啦!我第一次去高中同学的房间,影山的房间是什么样的,我有点期待呢!”

“我的房间在二楼,跟我上来吧。不过,话说在前头,我的房间没那么值得期待,没藏什么PTA禁止的东西。”

“看过才能知道嘛!”日向屁颠屁颠的跟在影山后面爬楼梯。

影山把日向带进房间后便去洗澡,丢下日向一个人在房间里。如影山所说,他的房间整齐得无趣,不像日向期待中的高中男生的房间。房间的东侧是堆满书的书柜,日向凑近看发现大部分是崭新的文学名著,和日向头部齐高的位置有几本书显得很旧。出于好奇,日向拿下那几本,发现全是与排球相关的杂志刊物。日向无奈的摇了摇头,终于知道影山的房间里有那么多书他还是那么笨的原因了。书柜旁是衣帽架,上面挂着影山昨天穿的黑色外套。房间的西侧是床和衣柜,床上的海蓝色被子凌乱地堆成一团,枕头上有凹下去的痕迹,床上方的墙壁上贴着排球健将(貌似在电视上看过,叫什么来来着?)的海报。书桌在房间的北侧,正对窗户,窗外有棵樱花树,绿叶浓密,日向暗暗决定明年樱花开的时候来影山家看樱花。桌子上有台电脑,书包扔在桌脚边,地上有个哑铃,椅子是可旋转的。影山的房间不大,但因为东西摆得太过整齐以至于给人一种空荡的感觉。

房间探查结束后,日向瘫坐在影山的床上,把书包里的作业本拿出来后,意识到如富士山般沉重的作业量,瞬间干劲全无,干脆直接躺倒在影山的床上玩会儿手机游戏,等影山洗完澡再说。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日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正坐着等影山进房间。

“咚——”

影山趿拉着拖鞋围着浴巾走进房间,头发上还滴着水,看起来比刚才精神很多。日向瞪大了眼睛看着影山精瘦的上半身,腹部的肌肉大概有6······不,8块,可能是二传手经常托球的缘故,影山的上臂显得格外结实有力。

“你不穿衣服?”

“笨蛋,怎么可能,衣服在衣柜里,这就穿。”影山给日向一个白眼后,正大光明的拿掉遮住下体的浴巾,打开衣柜翻找衣服,留给日向一个全裸的侧身欣赏。

日向愣愣地看了一会影山的裸体加穿衣秀,觉得有些不自在,便把目光转移到窗外的樱花树上,不知不觉间脸上泛起了红晕。

影山换好衣服,发现日向有些奇怪。若是在球场上,影山会第一时间读取日向奇怪的原因,而平日里日向的表情更丰富,很难明白每个表情代表的意义。“日向。”

“啊——你换好衣服了?”日向不知道该不该把头转过去。

影山似乎明白了日向的芥蒂所在,大步走到日向面前,“当然喽,我去吃点东西,然后去书房搬个椅子,你把要做的作业都准备好。”

日向把视线转向影山,乖巧地点了点头。


“啊啊啊啊啊,英语好像天书啊!”日向咬着笔头,愁眉不展。

“嗯嗯嗯。”同样头大的影山敷衍几句,“日向,帮我看一下这道题该怎么做,我看到椭圆就不爽,圆形多好看啊,像排球一样。这种在坐标轴里的椭圆感觉被束缚住了,美国不是有橄榄球吗,椭圆形的,要是坐标轴上的椭圆像橄榄球一样自由飞走多好。还有啊,既有椭圆又有坐标轴,要算什么直线的表达式?这么复杂的东西,我们真的学过吗?”

两人坐在桌子的邻边,日向前倾下身子便能闻到影山身上沐浴露的味道,淡淡的甜甜的,像棉花糖一样舒服。“好像学过,期末考试考过这种题,老师讲课的时候,你不会都睡过去了吧?”

“好像是睡过头了。”影山用一种和食堂大妈说再来一碗的语气搪塞自己的错误。

“真服了你,我数学写了一半,你先拿去抄吧,丑话说在前头,我可不保证正确率哦。”日向叹了口气,深深觉得自己找错了人,还想抄影山的作业,没想到却被影山抄。

“帮大忙了!”影山揉了揉日向的头发,“作为额外服务,我告诉你一个做英语题的妙招,英语题基本都是选择题吧,然后用我珍藏已久的决胜铅笔,正确率大概百分之三十。”说完,影山打开抽屉,小心翼翼地把决胜铅笔拿出来,双手毕恭毕敬的供奉给日向,“这可是在佛光寺开过光的,很灵的。”

日向用双手半信半疑地接过决胜铅笔,有些懵,“真管用?”

“亲测有效!”影山信誓旦旦。

日向咬了下嘴唇,“既然正确率那么高(影山和日向英语分数一向都是个位数),那我就用喽。”


影山妈妈上班前会给影山做好午餐放在冰箱里,影山每天中午只需在微波炉里热一热午餐便可以吃。今天日向来得突然,家里虽有些菜,但是两个人都不会做饭,影山只能带着日向一起去外面吃了顿拉面。

吃过午餐后,日向提议玩会儿游戏。影山拿出自己最擅长的游戏“勇者智斗恶龙”,想在日向面前露一手。可惜影山排球天才的头脑没有体现在游戏上,很快被刚上手的新人日向干掉。影山恼怒之下扔掉游戏机,继续写作业。

下午三点多,日向打起了瞌睡。昨晚日向一想到第二天要去影山家就兴奋得睡不着,第二天很早就醒来,总共睡了四个多小时,现在扛不住了。

影山看着日向的脸离桌面越来越近、脑袋晃来晃去,有些担心,双手托起日向的脸,“日向,太困的话,就在我床上躺会吧。”

“嗯。”日向有气无力地回了句,浑浑噩噩的爬上影山的床,很快就坠入梦乡。

房间里空调嗡嗡作响,掩盖住了窗外躁人的蝉鸣。影山抄完日向的作业,感到一些疲倦,看着日向睡得香甜的脸,生出几许睡意。

干脆和日向一起睡吧!这么想着,影山把日向往床里面推了推,侧身躺在床上。日向睡着时总是不安分地转来转去,把被子踢到床尾,影山的脸也被日向的拳头砸到几次。迫于无奈,影山只能搂住日向,用大长腿压住日向的小短腿,虽然日向嘤咛了几声表示不满,但总归是安静下来了。

没多久,影山也睡着了。

夏日的太阳总是卖力的释放光和热,马路上的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屋内一片安详,只有少年们轻微的鼾声和空调运作的响声。凉风吹动书桌上的作业本,满是密密麻麻、歪歪斜斜的字体。

少年们的夏天还在继续。


评论
热度(24)

© 草帽向南 | Powered by LOFTER